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若要抱一个炸药包没准一不留神就会把自己炸得粉碎

    社长把卜奇唤进自己的办公室后连忙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随后便热情地给卜奇让坐倒水甚是客气。卜奇看着平日里眼睛都不瞟自己一下的社长这会儿给自己又让坐又倒水的,真是受宠若惊:一个堂堂的领导在自己颓丧之时竟对自己这样客气热情,无疑使自己受外力创伤的心理获得了抚慰。卜奇巴结社长的有点口痴地:“社、社、社长,您、您、您有、有、有什、什、什么指示?”
      
      社长一直在寻找仕途上的同盟军,或者说寻找着自己的势力成分。从机关的人员结构上来看,几乎全是书记的人,唯有不受书记待见的卜奇尚可以争取过来吧,其做事笨头笨脑不说,为人也傻巴啦叽的,还时常犯犯二,一旦二劲犯起,多明白的人也难以跟他把话说明白,只会把明白人也气傻。像这样的人扯进自己的势力范围里,稍有不慎,那就是一个玩火自焚。所以,社长可不敢轻易把卜奇拽进自己的统一战线里,宁愿自身孤独受欺也不能抱一个炸药包,若要抱一个炸药包没准一不留神就会把自己炸得粉碎。当我的一张大字报“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出台,拉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帏幕,昭示着群众运动、人民战争拉开了大幕。这就给了社长一个契机,群众运动、人民战争嘛,人不论智傻,多为众;良莠不齐之众的运动,谁是谁非?于是,社长把刚刚在书记那受了气的卜奇唤进了办公室。
      
      社长和善地:“卜奇呀,我也没有什么指示,就是找你随便聊聊。”卜奇连忙站起来恭敬地:“您、您、您想聊、聊、聊点什么?”社长笑笑地拽着他坐下地:“坐坐,坐着说。我记得你写了好多入党申请书吧?怎么每次讨论入党的人选时总是没有你?你想想,你在什么地方得罪过了书记?”卜奇歪着头使劲想了想地:“我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书记呀,我敢得罪书记吗?”社长依然笑地:“那为什么……”卜奇突然打断社长的话地:“慢,未必是……”社长好奇地:“怎么了?”
      
      卜奇慢慢说着:去年春,书记带我去王庄,走到一个地主家门口时书记对我说,你站在门外等等我,我进去训斥训斥这家人。书记说完就进了地主家顺手把大门也关上了,我便站在大门外耐心地等着。可没有过一会儿,地主家里就传出地主的姑娘压着嗓子的喊叫声,我想书记训斥就训斥呗,干吗还要动手打人家的姑娘呢?打得人家直叫唤。我又不敢推门进去劝书记别动手,可叫唤声一声比一声急促,有几声就像差点儿要断气了一样,我着急呀,真怕书记一时失手把人家姑娘打死了。我顺着声音来到地主家的后院,发现地主姑娘叫唤的声音是从那个窗户里传出来的,我想看看书记是用什么手段怎么折磨人家地主的姑娘,我就悄悄地爬上了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