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企通社神圣的批评人们的行为是一种价值观

     
      批评是文艺研究的一种基本立场和追求,批评是一种共时性的研究,它主要侧重于对文本的解读、评判和分析,批评具有恒定性和发展性,因为它是恒定的,所以它有一定的规范、原则和惯例可寻求,但它又是发展的,因为它的发展的,所以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同的评判标准,而标准的不同,最终将导致批评的目的和追求的价值的不同。
      
      人的文化行为包含了两个因素:神圣的和游戏的,神圣的行为出自良知、信仰,不计效个人的苦乐,往往还苦大于乐。而人的行为的游戏性建立在世界的丰富性中,同时建立在人性的游戏欲求上。因为人的行为有这两个不同的因素,因而企通社创作目的也就不同,或者“为人生的”或者是“为艺术的”,还有一种则是为游戏的目的,这在创作上也就体现了不同的价值追求,要么出于启蒙的目的,要么出于审美的目的,要么是为了游戏的消遣。
      
      我们知道,批评应该是与创作具有一定程度的同步性,也就是说两者在价值追求上具有一致性,因为离开了创作谈文学批评,则是无渊捕鱼。我们都知道在各种创作和批语中,“为人生的”承担一种启蒙的责任,“为艺术的”则出于一种对美的欲求而追求一种美的极致,而那为游戏的则不去追求最终的意义,只是为了一种享受和消遣。在这里,批评显示了价值追求的多元性,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不仅会表现在不同时期上,企通社也会表现在共时性上。如西方18世纪启蒙主义追求的是一种对人生的启蒙以摆脱愚昧,而到了19世纪的浪漫主义则追求一种想象和表达的自由,现实主义则又体现了一种不同的价值观,他们追求对社会和人生的承担。到了现代主义追求的则是一种反判精神,不求建立什么,只想破坏什么。后现代则以一种比现代主义更反判的态度出现,他们追求的是一种无意义无中心,是对批评目标的一种消解。而在中国现代文学第一个十年中,则各种主义纷纷登场,各个作家和评论家们也各自发表自己的意见,以表达在自己的观点中企通社所诸诉的创作和批评的价值追求。
      
      可见,如果真要给批评下一个终极价值和追求目标,好象是不太可能的,但于我自己来说,我觉得批评无论在何时,所要真正关怀和追求应该是人性,是对人的生存意义的终极关怀,因为离开了人,谈创作与批评是一种虚无,批评也将无处寄托。因而我们在批评当中表达对世界和人生的看法时,在评判一部作品的好坏时,都不能离开对人性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