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保险 >

    梨花的尴尬之处在与败在了伟大诗人李白笔下的李花

     
      不能不令人长叹:梨花一种处境尴尬的花。
      
      梨花首先败在名字上,什么不好叫,非叫梨(离)花,自古伤心是伤离别啊。名字不好足以不能成事,《镜花缘》中唐闺臣因名姓不好,考了第一名才女愣是被降到第十一名。就拿雪花和梨花来说,虽说雪花胜过梨花三分白,梨花倒比雪花香七分,雪花名姓好,是叫迎春丽春的春字辈的小姐,梨花比雪花多一脉香又能怎样,谁都知道叫春香春红的只能是丫鬟。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是赞雪不是颂梨花,杜牧的“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干”?也是言雪而非说梨花,诗文里梨花总是雪花的配角,而且梨花还做不了雪花的最佳配角,文人动不动先想到梅花雪,只有没话找话说时,才会用梨花雪凑数。
      
      梨花败还败在未占天时上,开得不早不晚的,早一点开不说能和梅花斗雪迎春,至少能和李花共春并妍。人人都说梅花高洁高雅,梨花岂是不清纯不清贞?然而梅花雪花是良伴佳侣,梨花能否给雪花配上戏,还要问问观众答不答应?迎春的花儿有梅花,春深处红有桃花,白有李花,一红一白,一艳一素,一唱一和说尽春的意思,她梨花就难以置喙!李花不仅占了春的先,人家名字也好,李花,礼花也,人听人爱。梨花没赶上早,索性晚一点弄个送春使者当当也不错啊,可就算退一步说,春归送春的角儿还是轮不到梨花,有钦定的姗姗来迟者国色天香的牡丹和烂漫的荼靡呢。
      
      梨花之尴尬除了败在名字和不得时上,还有一条就是败在那一身缟素上,人人夸柳色,无非说柳芽柳花绽放生命的鹅黄,人们宁可赞叹柳树无端飘絮时奢侈而不计成本的低效率传播生命,也不为梨花更能蒂结甘甜的生命之果而动容。谁让梨花浑身全没半点喜庆之色,难怪白居易将其比作孀闺少年妇,而且又不像柳树取名柳(留),一下子就抓住了那些写赠别诗的诗人。幸亏大诗人李白的“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让梨花跻身春柳的行列,当了一回春的主角,结结实实让白雪伺候了梨花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