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她的可怜的自尊造成了以后更加坎坷的命运

     
      曾经有一个人叫你牵肠挂肚,叫你魂牵梦萦;让你欲忘不能,让你刻骨相思。到最后不得不放下,让那段情殇在初恋时,终结于无奈中。。。。。。。。。。。。。。。。云儿很聪明,从小只听听课,作业有时都不做,侥是如此,她却始终是第一名。但云儿至懂事起就生活在自卑中,她腿有病不同于常人,走路有点瘸,所以她性格虽很活泼,却时常把自己沉封在一个孤寂的世界。。十八岁读高中时,她喜欢上了同村一个男青年,却不敢表达,只在眼神里流露出对他的爱恋。他或许读懂了她的神情,或许也喜欢她。总之,他在她放假时等在她经常坐的地方,会默默陪她好久,见她心情不好时就会海阔天空地胡侃一气,或给她讲外面那精彩纷呈而又陌生神秘的未知世界,这令她很向往,也很渴望体验那多姿多彩的生活。。。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转眼云儿高中毕业了,她要去外地上学了,照例他们又在“老地方”相会了,那晚的夜色很美,一如她羞红的脸庞,他拥着她,她娇羞地喊了一声“二哥”,突然,他拉着她,说:跟我回家。说完,不由分说拽着她,一路小跑回了他家,她还没看清他的小屋,正呼呼喘着粗气,却被他一下深深吻住了,她想推开他,可又心生不忍,心想随他吧!在他的热烈拥吻中,她也回应他,终于他放开了她,却又吻她的额头,脸蛋,脖颈,一直向下,她真的想推开他,推的手却是那么无力,她在他的强势进攻下,俯首称臣了,她把第一次给了他,她虽然是半推半就,但内心还是幸福而甜蜜的。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那感觉莫可名状。。。。。。。。。。。。临走,他拥着云儿说:好好念书,不要想我。怎么可能不想,她心心念念都是他啊!她看着家徒四壁的小屋,心内暗暗发誓,我一定和你把它建成一个温馨而幸福的小家。寒假,云儿回来,还去他的小屋等他,他进门,愣了一下,大慨没想到她会来,大半年没见,她多希望他抱抱她,可惜没有,他低着头,对他说:我大你六岁,我无父无母,一无所有,我们相差太多,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她一听,心里就火了,强烈的自卑感又在作祟,你不想要我的人,又何必要我的身,你嫌弃我,又何必招惹我。她绝望到极点,内心的苦痛谁又能知晓,看着蹲在地上抱头不语的这个她曾深爱过的男人,此刻除了厌恶就剩痛恨。她踉踉跄跄跑出他的家门,身后传来了他撕心裂肺地痛哭声,可惜她正沉浸在自己的苦痛中,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她的年轻气盛,她的可怜的自尊,造成了以后更加坎坷的命运曾经有一个人叫你牵肠挂肚,叫你魂牵梦萦;让你欲忘不能,让你刻骨相思。到最后不得不放下,让那段情殇在初恋时,终结于无奈中。。。。。。。。。。。。。。。。云儿很聪明,从小只听听课,作业有时都不做,侥是如此,她却始终是第一名。但云儿至懂事起就生活在自卑中,她腿有病不同于常人,走路有点瘸,所以她性格虽很活泼,却时常把自己沉封在一个孤寂的世界。。十八岁读高中时,她喜欢上了同村的一个男青年,却不敢表达,只在眼神里流露出对他的爱恋。他或许读懂了她的神情,或许也喜欢她。总之,他在她放假时等在她经常坐的地方,会默默陪她好久,见她心情不好时就会海阔天空地胡侃一气,或给她讲外面那精彩纷呈而又陌生神秘的未知世界,这令她很向往,也很渴望体验那多姿多彩的生活。。。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转眼云儿高中毕业了,她要去外地上学了,照例他们又在“老地方”相会了,那晚的夜色很美,一如她羞红的脸庞,他拥着她,她娇羞地喊了一声“二哥”,突然,他拉着她,说:跟我回家。说完,不由分说拽着她,一路小跑回了他家,她还没看清他的小屋,正呼呼喘着粗气,却被他一下深深吻住了,她想推开他,可又心生不忍,心想随他吧!在他的热烈拥吻中,她也回应他,终于他放开了她,却又吻她的额头,脸蛋,脖颈,一直向下,她真的想推开他,推的手却是那么无力,她在他的强势进攻下,俯首称臣了,她把第一次给了他,她虽然是半推半就,但内心还是幸福而甜蜜的。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那感觉莫可名状。。。。。。。。。。。。临走,他拥着云儿说:好好念书,不要想我。怎么可能不想,她心心念念都是他啊!她看着家徒四壁的小屋,心内暗暗发誓,我一定和你把它建成一个温馨而幸福的小家。寒假,云儿回来,还去他的小屋等他,他进门,愣了一下,大慨没想到她会来,大半年没见,她多希望他抱抱她,可惜没有,他低着头,对他说:我大你六岁,我无父无母,一无所有,我们相差太多,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她一听,心里就火了,强烈的自卑感又在作祟,你不想要我的人,又何必要我的身,你嫌弃我,又何必招惹我。她绝望到极点,内心的苦痛谁又能知晓,看着蹲在地上抱头不语的这个她曾深爱过的男人,此刻除了厌恶就剩痛恨。她踉踉跄跄跑出他的家门,身后传来了他撕心裂肺地痛哭声,可惜她正沉浸在自己的苦痛中,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她的年轻气盛,她的可怜的自尊,造成了以后更加坎坷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