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观点 >

    中午下班时到修车摊儿让师傅给打开检查一下

        骑行野三坡
     
        端午节放假三天,去野三坡野了三天、疯了三天,回来又喝了三天、晕了三
     
        天,醒来忽然感觉刚刚所经历的一切似乎已恍如隔世。
     
        时过境迁,激情已逝,日志也懒得写了,本打算就这么不了了之算了,但是
     
        ,有两个故事却是非讲不可的。一个是与蔷薇姐扎带有关的故事,一个是与我扎
     
        带有关的故事。
     
        三十多年前几乎还不为外人所知的一个山沟沟早已有了一个动听的名字——
     
        百里峡,这就是野三坡的中心景区。二十多年前我曾经两度游览百里峡,所以这
     
        次就不打算再进去了。
     
        我不想进去,与我同行的蔷薇姐、若兰姐、香格里拉兄弟也不打算进去了,
     
        一是里边不可以骑行,二是步行进去时间不允许,这和已经飙升到110元的门票
     
        没有任何关系。
     
        百里峡可以不去,但路标上与之相对的苟各庄村却是非去不可的。因为那就
     
        是令我魂牵梦萦的铁凝笔下的香雪的家乡(小说中叫苔儿沟)。
     
        那个三十年前偏远闭塞、贫穷落后的穷山沟,如今早已是繁华热闹的旅游胜地了
     
        原来只有几十户人家、几十座石头房子的苟各庄村,如今已酒店林立,农家院遍
     
        地,看情形人口已增加千倍不止。
     
        尽管有些破旧的石头泥皮房还依稀可见,但早已人去屋空了。
     
        其实,我来苟各庄村的中心目的是要寻访当年香雪她们日日守候的苟各庄火
     
        车站,也就是今天的百里峡站,因为我去年曾经两度寻访未果(去年6月、7月分
     
        别有日志表述),始终心有不甘。尽管他们三人对其中的故事一无所知,但还是
     
        跟着我七万八转地一路寻找。其实百里峡火车站并不难打听,当地人妇孺皆知,
     
        只是这个火车站大门平时都是锁着的,只有火车通过时才会打开,所以我们只能
     
        从后侧绕过去直接上站台,尽管很多人见我们骑着自行车打听火车站颇觉奇怪,
     
        但还是热心地给我们指了路。就在我们费尽周折即将到达站台时,突然听到蔷薇
     
        姐车带跑气的声音,为了陪我看火车站让蔷薇姐扎了带也让我内心深感愧疚。
     
        图片
     
        回来时我们才发现,只要通过这几十级台阶,站台与街道近在咫尺,我们却
     
        绕了至少五六公里,早知如此,可能蔷薇姐也不会扎带了。
     
        第二个要讲的故事是我们本计划骑行三天,但在游览的西陵的崇陵和望龙湖
     
        后赶到易县县城吃饭时接到易县一个学生的电话,听说我来到了易县,非要请我
     
        喝酒,我说我已经吃完午饭了,又坚持要找两个同学下午陪我玩,晚上一起喝酒
     
        ,盛情难却,就向三位告罪,好在去西陵路上遇到了三个认识的小朋友一路同玩
     
        儿、一起吃饭、一起回保定,没让两位姐姐和一个小弟赶到孤单,不然我也不会
     
        答应开小差儿了。
     
        他们不孤单了,第二天早晨我自己往回走却孤单了。于是,走了不到三分之
     
        一便给逍遥兄弟打电话让他开摩托车来接我,一是陪我说说话有意思,二是我累
     
        了可以换着骑骑或拉着我走省点力气。逍遥兄弟接到电话,二句话没有就答应了
     
        。于是,我自己骑着既有了盼头儿,也有了劲头儿。
     
        没过多久,逍遥兄弟就迎上了我,先是替我骑了五六公里自行车,接着又开
     
        摩托车牵着我,我扒着他的肩膀也不用蹬,轻松多了,也快多了。谁知好景不长
     
        ,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后轮颠簸,心想不好,立马停下来,一看车带已经瘪犊子了
     
        。幸亏我带着工具呢,不然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麻烦就大了。
     
        其实我不仅带着补带工具,还带着一条备用内胎呢。但因为扎的是后带,换
     
        带需卸掉轮子比较麻烦,于是决定直接补带,补不好再说。一说补不好再说才发
     
        现我俩谁也不会补带。好在我俩都是聪明人,没吃过肥猪肉也见过肥猪走,照葫
     
        芦画瓢就是了。
     
        逍遥兄弟主动承担了补处女胎的任务,锉麻面儿,抹胶水儿,补丁是现成的
     
        ,一贴得,没多大功夫就完活儿了,打上气一看,效果蛮好,我很高兴,逍遥兄
     
        弟也颇有成就感。
     
        第二天早晨上班前一看,车带依然鼓绷绷的,就放心大胆滴骑车上班去了。
     
        为了保险起见,中午下班时到修车摊儿让师傅给打开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
     
        师傅说既然没跑气那就是没问题,但我坚持让师傅打开看看,因为我怕以后长途
     
        骑行半路上出了问题比较麻烦。人家是为了挣钱,所以,也没再说啥就给我打开
     
        了,师傅看了看,用手轻轻一撕,补丁就悄无声息地掉下来了,我问是不是锉得
     
        太浅或面积太小了,或是胶水儿不好了,师傅笑了笑说都是的,但这都不是最主
     
        要的,最主要是你把补丁粘反了。
     
        逍遥兄弟觉得我公开此事是恩将仇报,很不仗义,我却觉得他偷拍我给他帮
     
        忙锉胎的动作是别有用心,他一定是想一旦补带失败便用这张照片为证嫁祸于我
     
        的。
     
    更多资讯请关注卓越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