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观点 >

    改革的春风来到林场林场改革实行个人承包责任制

        开几次大会承包落实不下去,林场里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承包林场的,场长徐祥国急呀!他找到林业局向局长汇报情况,局长下死命令,让他必须完成承包制任务,让徐祥国带这个头承包林场。
    改革的春风来到林场林场改革实行个人承包责任制
        “局长,我可以豁出去承包林场,可是我有一个条件,首先我要辞去场长职务,以一个普通工人的身份和工人同等权利竞争承包林场,消除工人的顾虑,我没有场长的优势和特权。”
     
        “好,你的想法是对的。你现在就写辞去场长报告,我签字。回去开大会你公布。”局长说道。
     
        徐祥国毫不犹豫写好辞去场长职务的报告,局长签好字,递给徐祥国。
     
        “局长,还有一个条件,我如果承包了林场,用工人员只有我选派。”
     
        “那是自然了,但是有一条,你必须保证全体工人有活干,有饭吃。”局长说道。
     
        “这有点难,改革是新生事物,谁也没有经历过,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我的愿望也是人人有活干有饭吃。”
     
        “你说的对,回去组织新的体制,再和局里签订承包合同,带领工人奔致富的路,这期间出问题是我的,我负责。”局长说道。
     
        “局长,我回去拿出改革方案,咱们再磋商。”
     
        徐祥国回到林场,马上召开工人大会,在会上公布了辞职报告,工人听了议论纷纷。
     
        “看样子,改革是真的,场长都没有了。嗨!等着下岗吧!”
     
        “城里国企工人的铁饭碗都砸碎了,何况咱们山沟里的瓷饭碗,能保住吗?”
     
        “今后上哪里吃饭说不清了。谁有资本承包吗?开玩笑。”
     
        “别议论了,好好听听,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承包林场?”有人说道。
     
        办公室主任走到主席台前说道:“搞改革,打破旧体制,势在必行。承包后成立林场责任有限公司,承包人就是公司总经理,承包期限局里暂定十年。我最后一次主持会议,承包落实后,我不再是办公室主任。下面全体员工包括徐祥国在内的人,都有权利承包林场,都可以上台来演讲,”主任话音落下,会场还是静悄悄的,一会儿又响起议论声。
     
        “大家别议论,站出来上台上讲话,再不发表观点,恐怕没有机会了,今天承包林场必须有结果,局里等着消息呢!如果没有人承包,林场留守几个人,其余员工全部放假,放假期间没有工资待遇,自谋职业生存。”大家听了主任的话又沉默了。员工们何尝不想有一个人能承包林场,挑起大梁重新把林场搞好,他们愿意给承包人打工,不至于失业漂泊他乡。
     
        徐祥国站起来,慢慢地走到主席台前,大家把希望的眼神一下子投到他的身上。
     
        “员工们,大家好!今天,我也和大家一样,以一个员工的身份出来说几句话。改革势在必行无可非议,咋办?我们这样挺着吗?总得有人出头带领大家把林场搞好吧?如果大家信得过我,愿意和我在一起共事,我敢冒风险挑这个头,承包林场。”徐祥国话音一落地,会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接着,徐祥国说道:“改革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那是要打破原有的体制,打破所有的坛坛罐罐,由国家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风险很大。赚的钱是大家的,亏了也是大家的。所以公司成立后,参与公司的人要兢兢业业的工作,把林场当做自己的家,没有时间概念,也就是说没有八小时工作制,植树造林抢时间、抢季节保质保量完成。”
     
        “我既然承包了林场,就要和局里签订十年合同,是我个人承包林场,但是所有的活计不可能我一个人完成,需要大家和我共同努力来完成。好了,我尽快制定承包规划,请大家这几天好好思考,愿意和我干的,过几天到我这里报名。”
     
        会议开到这里,行使最后权利的办公室主任宣布散会。
     
        几天后,徐祥国组织大会,在大会上宣布承包章程。
     
        一,林场正式职工有病不到退休年龄的可持医院诊断书办理病退。
     
        二,场内职工可办理停薪留职,自己谋职业。
     
        三,林场八个山林地段承包给八个人。从承包日起,种植的树林归个人所有,采伐林木要经过林业主管部门批准。
     
        四,林场的荒地承包,可以发展副业,养殖业,不影响林木生长可以种农产品及经济作物。
     
        以上章程试行,在实践中可增可减,造成员工经济损失由公司经理负责,为的是经理责任心更强,章程更完善。
     
        在会上有许多人报名,愿意到公司打工,有人还提出要承包山林和荒地。
     
        几天后,徐祥国张榜公布,承包人名单和愿意来公司工作的人员,并把上级承包人的优惠政策公布于众,三年免税收、免交承包费。当初没有承包的人免不了有些后悔。
     
        徐祥国和妻子张凤英把多年的积蓄拿出来,买树苗,买种兔、种猪,他俩要绿化一座山,同时要建一个大型的养殖场,先养兔子和猪。
     
        很快八位承包人,想办法筹集资金,买来杨树苗,这种大青杨生长快,五年成材,可用于造纸、装修之用。有的承包人把山势低洼处的小溪围起来,养起哈什蚂,当地人称“好蛤蟆”花肚囊,背是褐色,分公母。公哈什蚂称“公狗子”母哈什蚂称“母抱子”。母抱子价格贵,秋后可以在它的肚子里扒出蛤蟆油,一只哈什蚂扒出的油,晒干以后装在碗里,用温水加点蜂蜜上锅蒸,熟了膨胀后就是一满碗。那可是价值很高的营养品,远销广东及海外。
     
        有的承包人以植树造林,绿化山坡为主。利用大甸子的优势,养鸡、养鸭、养鹅。有的人发展养猪,有的人还养起牛来。如各路神仙,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原来死气沉沉的林场,现在是一派生机勃勃,林木茂盛,鸟语花香,鸡鸭鹅成群,猪满圈牛满栏,溪流岸边哈什蚂跳跃欢。
     
        一天,建国在医院门前待车,突然看见集体户老同学徐祥国急急忙忙奔医院来,有些吃惊。
     
        “二哥,你咋上这来了?有啥急事?”建国急忙迎上去问道。
     
        “建国,你说我能不急嘛!我公司一个员工昨晚上被毒蛇咬伤,生命危垂。我先到医院联系抢救,不唠了!我要上急诊科找大夫。”建国二话没说,紧跟徐祥国跑进医院。
     
        建国马上找到总务科的马玉霞,急忙把徐祥国来医院的事说清楚,玉霞急忙来到急诊科,徐祥国正在向大夫问诊呢!
     
        “大夫,一个林业工人被毒蛇咬伤了,能治不?”
     
        “人在哪里?是哪种毒蛇?说清楚?”
     
        “人马上就到,是“野鸡脖子”咬的。”
     
        “野鸡脖子是啥蛇?”
     
        “大夫,当地都叫它“野鸡脖子”是很毒的那种蛇。”徐祥国说道。
     
        “大夫,野鸡脖子就是鸡冠蛇,是东北剧毒蛇。”建国抢着说道。
     
        “啊!明白了,医院有治这种毒蛇的血清,能治。快把人抬来。”徐祥国急忙向医院门口跑去。建国和玉霞紧跟其后。
     
        巧了,一辆面包车停在医院门口,从车里下来一帮人抬着被毒蛇咬伤的人,向医院走去。徐祥国、建国、玉霞迎上去帮忙抬着担架向急诊科走去。也巧,这时拉客回来的秦卫东看见建国在抬担架,以为他找到大活儿,也急忙跟过去。
     
        大夫看了毒蛇咬的脚面伤口,创伤面发红肿,紧急做了相应的处理,让护士马上注射抗蛇毒血清,吩咐病人马上住院观察,随即挂了点滴。
     
        “伤者,来的算是及时,再晚点一条腿保不住了。”大夫说道。徐祥国马上让家属去办理入院手续,家属头一次到大医院,有些蒙门。马玉霞领着家属把要办的手续办好,伤者住进病房治疗、休息。秦卫东一直跟脚,把一切看明白了,知道咋回事,他这才有功夫和徐祥国碰个照面。
     
        “二哥,没想到咱们哥几个在医院碰头,农村蛇真多,我就怕它。”卫东说道。
     
        “哎!集体户老同学咋都在医院?建国在医院,你怎么也在医院,马玉霞人家在医院没错呀!她是医院的大夫。”
     
        “二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和三哥都下岗了,没有生活来源,混到大街上蹬三轮车呢!我们俩在医院门口等活,这么巧竟遇见你了。”
     
        “是啊!二哥,伤者安排好了,咱们好好唠唠。”建国说道。
     
        “建国,你刚把小家庭建立起来,就下岗了,点太背。在大街上蹬车多累,东跑西巅的好似要饭一样,你们俩去我那里干吧,我给你们安排好活,保证你俩有吃有喝。”徐祥国说道。
     
        “二哥,哪也不去了,你弟妹也下岗,生个男孩在家坐月子,我离得开吗?”
     
        “哦!这是大喜事呀!你那时办婚礼瞒我们。现在我知道你有儿子了,我当哥哥咋的也得表示。走!去你家。”许祥国说完一屁股坐在建国的三轮车上,对卫东和玉霞说道:“老同学,对不起,暂时失陪了,我要给弟妹下奶去。”
     
        徐祥国来到建国家,看见门前有一个胖婶子食杂店,没和建国打招呼一头钻进去,买了鸡蛋、奶粉、水果。付完账走出来,胖婶追出来,喊道:“喂!男士,你等等……,”
     
        “老板娘,你说我吗?差钱啦?”徐祥国不解问道。
     
        “不是,我不该收钱,你不是红旗大队红花小队集体户的徐……徐祥国吗?”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谢婶子,晓霞的干娘。这是你的食杂店?哎呀!了不起。”徐祥国说道。建国停好三轮车,上好锁,进里屋给晓霞报信去,这功夫才从里屋走出来,看见徐祥国拎这么些东西,忙说:“二哥,你这是干啥呢?”
     
        “三弟,你真的把干爹干娘接来了?食杂店是他们开的?没想到,他们在城里还能做买卖,了不起!”
     
        “建国,祥国买点东西,我也没有看出来是他,我还收钱了,多不好意思。”干娘说道。
     
        “婶子,没事的,如今是市场经济,熟人买东西都不收钱,你还不破产了吗?”胖婶听了笑起来。
     
        “祥国,我没猜错的话,你买东西上建国家,给晓霞下奶,对不?”胖婶说完又跑回食杂店,一会儿功夫,又拎出一大兜子婴儿食品递给徐祥国。
     
        “祥国,拿着,我送啥人家晓霞不要,你今天拿东西,她不能卷你面子。”胖婶子说道。祥国看看建国,又看看胖婶,没办法拿着吧!
     
        “谢谢婶子,我不客气啦!”祥国跟着建国进了里屋。3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