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走上前去扒开上边一层灰尘

        百家乐资讯网 元旦假期中,闲来无事在大街上溜达,看见一群学生在溜旱冰,近几年来社会发展的太快,连季节都跟不上趟了,冬季下雪很少,连白霜也很少眷顾大地了。
     
        儿时奶奶家门口有个天然大水坑,一年四季不断水,进入冬季,到了三九四九沿冰走的时候,农家孩子们在上边当滑冰场,一边滑时不时发出惊叹的欢叫,两只胳膊举在半空中作燕飞动作。那时的孩子可没有溜冰鞋,都是自家妈妈熬夜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一旦把鞋弄湿弄破回家少不了挨训,男孩们在冰上抽陀螺,有的把陀螺上边贴上红纸,有的在陀螺上边用彩笔画上图案,等陀螺旋转起来时,放出各种'颜色的光芒,漂亮极了,男孩子们用手中的小鞭子不停地抽打着陀螺,陀螺在冰上转的更快了,一不小心呲溜滑处好远,笑一笑站起来继续抽打陀螺。
     
        从前我奶奶家吃水都是到村口井里挑水吃,洗衣服都去池塘中洗,那里的水很清澈的,奶奶家有一对旧木桶坏了,爸爸把木桶上的铁箍取下来,再弄个小铁棍,小铁棍前面弯个钩,让弟弟在冰上推铁环(也叫滚铁环)。
     
        小时候感觉冬天的雪下的比较多,天气也比现在冷,但空气比较清新,偶而有雾,那时没有霾,我爱冬天的雪,下雪了,雪花轻轻地在空中飞舞,无数个洁白的小雪花,随着微风一刮,忽散忽聚,给大地树木百草带来生机。
     
        化雪天,朝阴的地方化的比较慢些,走上前去扒开上边一层灰尘,挖起一团雪,即便小手冻的跟红萝卜似的,也不愿扔掉,津津有味地吃着天然雪糕,感觉凉丝丝的,入口即化甜甜的。
     
        一到下雪天,没啥农活可干,雪停了,老叔偷上家里的谷米,高梁拿上用荊条编制的大筐子,带上长绳子,我和姐姐跟在他后边,来到一个生产队用过的场地,那里还有一间小破屋,老叔先把地上的雪清理一下,然后把筐支起来,绳子一头拴在筐沿上,一头握在老叔的手里。在地上撒上谷米,躲在小屋里,一旦麻雀来吃诱食,一拉筐子就能扣住麻雀,正当我们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声响,恐怕惊动来吃谷米的麻雀时,飞来了几只野鸽子,吓的一群小麻雀展开翅膀扑棱棱全飞走了。这一起一落没有扣住麻雀,谷米也吃完了,气的老叔不能行。只好又重新撒上谷米,等待时机成熟。
     
        常言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群小麻雀又飞回来了,终于大功告成,扣了几次,扣了不少麻雀。老叔把麻雀拎回家中,他用剪刀把小麻雀的头一个个咔察咔嚓剪下来,顺着麻雀的脖子一捋,连皮带毛就撕下来了,动作很利索。那时也没啥嚼料,只放了点盐巴和大回香辣椒,在奶奶家自制的大铁锅里,煮起来了,随着老叔拉风箱发出的呼噜呯噜的响声,不大会麻雀肉香味从铁锅中飘溢出来。麻雀肉很细腻,香味中稍带点草腥味,说不上大快朵颐吧,也算满足了,连麻雀可怜的小骨头老叔都嚼碎咽肚了。
     
        老叔长大参军了,参军前他给我和姐姐用高梁杆皮子各人做了一个精致漂亮的蝈蝈笼,我爱不释手,睡觉时还抱在怀里不肯放下,生怕别人抢了去。现在想起那小蝈蝈笼还记忆忧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