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方明的做法让我们怀疑自己的人生 证件有那么重要吗

     
      
      我们的证件人生
      
      我记得那个日子,方明烧了他的所有荣誉证。一沓大红封面的荣誉证,凌乱架在一簇烟火中。那红边黑色的余烬,实在触目。一时我真有去伸手抢救的强烈欲念。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心里很痛。谁都清楚,每一个薄薄的本子后面,都是一串奋斗的汗水和泪水。我们用青春的无数时光去攀登,以为每一个证书都是一个台阶,会送我们走上俗世成功的峰巅,从而证明我们的分量,也是我们在这个世上留下的光辉足迹。越来越长大,倒逐渐看清它的无力和荒唐,然而还是无法离开它。这个我们寄身的世界,体制下的人生,实际上是已经被证件操纵着的。没有它,很多时候真是寸步难行。所以,我们把那些汗水的结晶物小心地存放,厚厚一把。在这个社会体制下的框架里行走,难说什么时候,会有一个个关隘横在面前,也许这本本就成了金贵的通行证。
      
      所以,方明点起的这把火,烧掉的仅仅是几张纸吗?引来的也许还有亲人的不解怨怒和担心。有以后人生某些路段的曲折难行。他遭遇了什么,使他生出足够的勇气来这么决绝?
      
      想起他前些日子的一个说说,某些堂皇大院庄严人物逼人的浊气。是不是那个冠冕的地方那些冠冕的人,这个压抑尘世的代表,伤害了他?这个闲云野鹤一样的人,他不羁的表象下有颗最自由柔软的灵魂,同时又有着挺直坚硬的脊梁,从不愿和俗世俗人俯首苟合。
      
      那天我犹豫了很久没有问他。有些伤只有自己独自舔舐才能逐渐愈合,别人的关心也许只是用无用的撕裂。并且每个人做事自有他的道理。方明,他从来步伐有力,不牵牵连连,他烧掉的,分明是营营碌碌的红尘心。
      
      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蚁蚁众生之外,实在有很多人是不需要荣誉证的。居里夫人的证书是孩子的玩物,马云大概没有谁颁给他的上岗证。农民种好自己的田,倒不必去操什么奖杯的闲心。王立群上百家讲坛,赢得观众的喜爱,不是靠的他的职称头衔。不写论文不出书不评职称的常萍老师堂堂课爆满。作家靠的是自己手中的笔,文字作品是通行证。有人连诺贝尔奖都可以拒领。她们他们脚已经足够有力,可以走一条自己的路,而不必去仰人鼻息,过一种谨小慎微受证件摆布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