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深秋的冬味好像不是我所想要的那种人生滋味

     
      秋气冬味
      
      前些年,关山那儿好像是没有红叶的。我们意念里火红的秋意确乎只在遥远的香山。记忆里秋平淡无奇,萧索的田野山川,一阵风过,哗啦啦一地落叶,暗淡的青黄,枯涩,冷寂,勾起人心头阵阵的凉。
      
      当然也少有人去拜访它。除了相依相亲的农人,就只诗人画家偏爱它吧。那时普通人没有旅游的概念,各做各的事儿去,少有人去叨扰它。它就亘古地在那儿那儿,始终是它一直以来的样子。
      
      时光到了21世纪,好像一夜间,旅游狂潮席卷中国。一个个景点如雨后春笋,争奇斗艳。大小山川一个个被浓妆艳抹,隆重出场。春夏的喧嚷自不必说,秋冬也被开发者做尽了文章。秋天,红叶也不再遥远。各种旅游广告铺天盖地。山西,关山,修武,辉县,薄壁,哪儿哪儿都能红叶满山,经济科学的发展让各种设计成为可能和现实。
      
      不仅红叶,明艳的黄叶树也悄然出场。让个秋山好不绚烂。多年来,方圆县市也就白云寺和罗圈的银杏口碑相传,作为古老树种,它们的风姿成多少文人墨客心中的绝景。让我们欢喜和失落的是银杏在我们视野里渐渐多起来,小区,道旁,在深秋里落一片亮黄在地,添一抹不伦不类的暖。
      
      其实你不能不叹服那是一种绝美。站在峰顶,看漫山红遍,层林尽染,油然一份豪情在胸。这也始终是我的向往。然而终是不迫切,好像我只是在一个巨大的人造景观前,夹在一拨拨的游客里被谁设计着去生发矫情的感动。
      
      四十三岁,我也到人生的秋了。日子却在一天天喧闹起来,到了一人潮汹涌的地方,被迫去接受繁荣。幽固在高楼车流舞曲无尽的时尚中,好像变年轻了,我甚至去报了驾照。周末坐了老远的班车去练习操纵方向盘。
      
      时候已然接近阴历十一月,班车穿过车流绵长的市区,一个新开的大型商场让整整半个小城热闹起来了,车子终于挣出那片拥堵,来到郊外,冷寂的田野铺面而来,枯草败茎,一大片疏朗的林子,剑一样的枝条,我甚至能听到厉风在它中间穿行的声音。
      
      落日疏林数点鸦,,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醉人的诗句适时赶来,拨动我沉睡已久的感动。
      
      这才是最原汁原味的秋气,冬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