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我忽而融入社会的生活所做的事情似乎只有我自己的快乐

     
    生活
      
      我真的爱上了这座偏僻的小城市,爱上了这条河以及它的岸,它的一切。
      
      大凡那些个爷们通常都是用休闲时光去打牌或垂钓、游山玩水之类;而我却喜欢一个人独处江边悲天怜人,有时诗兴来潮时便会感天叹地----- 
      
      又近傍晚时分,与往常一样,择一条无人的长石凳坐下,将脚搁在面前的锁链上晃荡。周围人来人往,我的姿态略带紧张,因为孤身一人,便似乎自觉在别人眼里这是有点可耻的。
      
      清波辽远,柳色分明。男女老少在散步,或者坐在路边的石凳上聊天,更有三五成群的老人们聚集在一起奏起乐器高声飚歌。我是一个看客,看风景,也看人。我喜欢如此喧嚣而宁静的时刻,它明明被欢声笑语所充斥,却让人感到内心的宁和,那是真的尘世之乐。
      
      可是,我是独看风景。我总是一个人,所以无法激动,只像一个旁观者。似乎那些快乐与安宁与我无关。我只能一个人行走于此,无法融入。
      
      河的对岸是一座沙洲,它看上去明明只是一个整体,却不知为何要称它为双洲。我更喜欢它的冬天,草木萧条的样子,而非春夏时的郁郁葱葱。秋冬的它遥远的看去,更像一个荒凉的梦境。春夏的茂盛让我看不清他的真面目。河面上有摆渡的船,早已失去交通的功能,而成为人们浪漫的工具。
      
      尚在几月之前,我就站在对面沙洲的某堆石堆上,看华美而晦暗的夕照。清仓的光线中船夫撑着长篙在我们面前吆喝而过,船上许多少男少女欢呼雀跃着,面目不清,仿佛用昏黄灯光打着在幕布上,色彩暗淡的剪影。而我握着手机,听那头调侃的声音。头上刚已悬起一弯朦胧淡月。彼岸大堤上和侧面长桥上的路灯,对对排排,昏昏的黄,或亮亮的白,点点的投到水波里,泛出潋滟繁华的光影。我笑着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话,内心便觉此时是欣喜而安定的。
      
      而再次岸边独自默坐,遥望对岸却已找不到自己伫立过的地方。把心里的颇多感触打到手机上,一一发到可以联系的人。发完之后又觉得无比索然,因为知道他们并不能理解,或者只是嬉笑一声,道我又在伤春悲秋了。而我便也默默地嗤笑了自己一回,做这样无聊的游戏。这些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而已,又何必非要别人与我来共同体会些什么----- 
      
      最近忽而想起要去学跳舞,连我自己都奇怪自己的行动。在那个喧嚣的人群中到底适合我吗?不管怎样,我试着融入这个社会,至少是自己开心点。开心是自己给的,快乐是与他人共享的------ 
      
      我忽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