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题 >

    有些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尽管我们没有故弄却依然自造了玄虚

     解读心情
      
      心情一: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有大亮,整个城市处在懒洋洋的半醒半睡之间。
      
      昨晚因为眼镜坏了而请假回家的儿子,必须赶在早操前返回学校。看看时间不是太宽松,于是送他回学校。
      
      回来的时候多了份悠然,加上难得有如此清新的空气,免不了四下张望,抬头望天。
      
      也就是此时,发现新景:在视线所及范围内的偏南三分之一处,由东至西呈现出一道清晰的黑白交界线。就如覆盖的黑布被慢慢掀起,掀到三分之一处停下来时的样子。在黑色的映衬下,天空也是黑黑暗暗无精打采的,而白色下方的天空却是亮色张扬。以为是阴天或者半阴天,成簇的黑云聚会,仔细看却不是。黑与白铺展的那么均匀,黑白交界线又是那么笔直延长。那一刻,有些激动,恨不能拿起照相机记录下这难得一见的景色。
      
      回到家里拉着老公去阳台看黑白交界线,然而视线却被对面渐醒的楼房阻挡,什么也看不到。是不是每一次黑夜都这样被白日逼退,还是在特殊的天气条件下才能形成如此奇特一景,我不知道。
      
      白天与黑夜有没有交界?我看到了。你看到了吗?没有吧,因为你还在睡觉呢。
      
      心情二:“进那间晚上没去过的房间,黑暗中闻到一股异香,一下想到了女鬼,不禁脊梁骨发麻。安慰自己:共产党员不信鬼!装作若无其事哼两句拐了十个弯的歌,可那心啊,恨不能从后背窜出去在门缝间以发射火箭的速度溜走。”
      
      此段心情是我在那天晚上加班时,去另一个房间回来后的感觉。第二天一上班就和同科室一位同事说起这事,同事将信将疑:“不可能吧,是不是你产生了幻觉?”“我很正常诶,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产生幻觉!”看我不像开玩笑而且有点着急,她便拉起我再次进入那个房间。奇怪的是,那个房间除了药味,再无一丝丝其他味道,更别说异香了。
      
      尽管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笑,但那表情分明是在说:还说不是幻觉吗?
      
      正说着,另一位同事,也是房间的主人来了。听我说完,她一点惊异的表情也没有,反而笑着说:“最近楼下房间晚上有个女的住在那里,可能她洗头后用了香型护发素。又因为楼上楼下外墙面贯通整块玻璃幕,两层楼和玻璃幕之间有条缝隙,所以才会有淡淡的异香飘上来,前几天晚上我来取东西的时候也闻到过。”
      
      原来如此,我和那位同事禁不住笑起来。
      
      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