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题 >

    她说如果哪天离去了请帮我照顾这座城市的老母亲

         两个光膀子的男人,简陋的出租屋,低档的啤酒,劣质的烟头,他们用嘶哑的声音在哭诉:“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葬,在春天里”,反复聆听赵刚王旭演绎的这首《春天里》,七尺男儿的我绝没有矫情的意思,不知不觉中,我早已潸然泪下,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我的眼前晃现出母亲佝偻的身影。98年,年过五旬的父母竟然不顾我们的反对坚决南下东莞,暑假我们去看望老人,走进出租屋,天真的儿子脱口而出:“奶奶,你怎么住的像猪窝啊?”一脸讪笑的母亲回答道:“你以为是在家里还住楼房啊!”,大过年了,母亲塞给孙子一小叠钱,不懂事的他并不领情,“奶奶说话不算数,你说过年的时候要给我好多好多钱的啊?”母亲窘迫的喃喃着,“奶奶没用,奶奶挣不到钱!”后来听人说,母亲每天在车水马龙的都市里从垃圾中寻找可变卖钱的抛弃物,她每天背着废品包行走的距离都在20公里以上,而全年的收获不过区区2000元,听着歌曲,我的泪为当你拾废品的母亲流下,如果有一天,她老无所依,在这城市里她只能流浪,无情的城管一定会把她粗暴的驱赶!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我的心猛然一颤,这是在唱我吗?是的,一定是的!在这城市边缘辛苦打拼的我,也许真有一天会突然离去,这个城市不会留下我的半点痕迹,它不会知道我终日劳心劳力,它不会知道我好多时候四肢乏力一片茫然,它只会讥笑我的不自量力,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我只祈求,在这林立的高楼里,有属于我儿子的一隅!
      
      如果有一天,我能腰包满满的回去,我的儿女不需要再来这城市漂泊,再苦再累我也愿意。千千万万的农民兄弟,有几个不是怀着这个梦想离家别子来到这灯红酒绿的都市,他们干最累的活,他们做最长时间的工作,可他们的渴求无人在乎,他们只能喝下几杯烈度烧酒后嘶哑的呐喊,也许换来的就是白眼,记得有次我和客户在谈论工人工资要求时,“现在的工人快上天!”我不知道他轻蔑的一句竟然如此刺激了我,“做服装批发的一年可以赚个一百万,做工厂的一年可以赚个10万20万,为什么每天埋头工作13小时的工人就只可以得到两万三万?为什么给他们五万就不行呢?”
      
      泪眼婆娑中,我的眼前全是那些辛苦劳作而卑微生活着的农民工们,婆娑泪眼里,我耳边的声音更加撕心裂肺“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城市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葬,在这都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