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题 >

    我和小新的相遇 他也是那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

    我和小新
      
      清早,小新打电话给我说脚趾头又出血了。小新是福利院的一个小男孩,三年级,有着一张圆圆的脸蛋,一对大大的眼睛,聪明伶俐,还特别有思想,他为什么会在福利院,我至今也不知道。
      
      福利院坐落在一座小山头,春天里,山头开满了红杜鹃,几棵樱桃树点缀在杜鹃丛中,粉色的花朵和火红的杜鹃争艳。冬天败黄的灌木杂草被春风一吹又冒出了绿绿的枝芽,有些茶树发出的嫩尖还卷着没有舒展开,一层细细的绒毛附着在嫩绿的新芽上,一派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景象。站在福利院的楼顶平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开阔的视野,一条柏油公路从小山旁边绕过,零星的几辆车子,嗖的一声开过便安静沉寂下来。
      
      外面下着雨,天空有些灰蒙蒙的,没有明亮的颜色。我匆忙赶到福利院,遇到了一批来参观的客人,院内采用园林设计,感觉就像一座小公园,不仅各种功能室健全,还有着完善的无障碍设施。与参观的人群擦身而过,我上了三楼。
      
      小新的房间在三楼右边第一间,我推开门,窗户紧闭,窗帘都没有拉开,里面有些暗黑潮湿。小新正坐在床边,翘着一只脚,脚上纯白的棉袜子前面一团殷虹。有着自虐倾向的小新总是故意把自己的脚趾头弄破,在伤口将要愈合的时候又故意撕掉结痂的伤口,让伤口再次流血,我毫无办法阻止他的这种行为,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来给小新包扎了。
      
      小新叫我着姐姐,他说姐姐比阿姨亲近,没有代沟,我也就任由着他了。我蹲下身,小心的脱掉他脚上的白袜子,袜子已经和伤口粘在一起,脱掉的瞬间,殷虹的血渗出来,重新包扎好,换上一双干净的袜子。我坐下来,问他,为什么总要这样伤害自己,不疼吗?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才会感觉到一种快乐。我无法理解他的思想和行为。我试着用学过的一丁点心理学的知识帮助他,但是,一切都是徒劳。他岔开话题,说,姐姐,我脑袋里的瘤子好像又长大了一点点,但不疼。我疼爱的摸摸他的头,有一块小的凸起,怜惜的看着他。我想,他也许是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因为脑袋里的瘤子,因为自虐的心理。随后,他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沓纸递给我。说,姐姐你看看,这是我写的。我一张一张仔细的看着,这是他写的一个小说,小说里充满稚嫩的童趣,充满离奇的荒诞,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我想那些童趣只是他的渴望,那些荒诞只是他的梦境,那些幻想只是他的憧憬。我站起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此时雨已经停了,天空也渐渐明亮起来,光线投射在小新的脸蛋上,花开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