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话题 >

    柳下村有条巷子里边有家陕西风味

        浪漫的幸福的
    柳下村有条巷子里边有家陕西风味
        坐东面西。大雪纷飞的午后,和你相跟着进去了,伙计笑咪咪迎了过来:乡党,吃点啥呢?油泼面,一碗多调点辣子!伙计扬声向后厨招呼:油泼面两碗,一碗多来点辣子!
     
        光滑厚重的实木桌椅,你接过我脱的棉衣扣在椅背上,俩人一人一白瓷碗面汤,先除除风寒,我几口喝完面汤,搁下碗,你又给我添满。因为大雪的午后,店里没多少客人,听不到包间的喧闹,大厅里两排十二张桌子,只有七八位端着老碗,老碗是和盆一般大的海碗,青花瓷的,看着有点怀旧,端着有点岁月!厨房的小窗口,漫出缕缕氤氲!
     
        你我的油泼面端上来,也是一样的青花海碗,你瞅着海碗,眼里有点惊,看看里边不多的面,又复坦然,端起醋壶,给我倒些,给你倒些,我多一点,你少一点,我吃着刚有点酸,正是自己爱的味道。
     
        我顾不得你的吃相,忙着我的宽biangbiang,大青菜绿豆芽,还有满碗熟悉的味道!等我咥完,一嘴油辣子,浑身暖热抬头看你,还在划拉,好像没吃多少,心想:七尺男人,又不是皇亲国戚,平头百姓一个,有啥做作的,吃碗面还不是碎碎的事?
     
        你划拉你的,我看窗外大雪纷飞,一个女人裹着帽子,捂着口罩,蹑蹑地挪着步子,身后的脚窝子一个挨着一个,一会会也被埋了,几辆泊车已经银装素裹,白桦树在斜风里巍然,横着的枝头上也落了一层雪,落不住的依然翻飞!
     
        不知道啥时候你也吃完了,也在看外面,跟我一样地看着女人蹑蹑走路,白桦树斜风里巍然,你的嘴角没有我的油辣,发上有一草梗,我伸手捏下来!
     
        你撕一片纸巾于我,我揩揩嘴,起来穿棉衣!很多画面,亦真亦幻,其实我的浪漫简单素淡,却是一个想念!
     
        最里边那颗老牙松动发炎了,应了那句: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去医院要么拔了,要么吃药消炎,拔了那一片就会跟着松动,吃药消炎自己解决,解决有个过程,这个过程期间牙龈就肿了,肿地半边脸都胀了,感觉没了牙,没了嘴,没了脸,整个地一板块!药效最好的人工牛黄甲效唑,按照说明一顿吃四粒,三个小时一吃说明里没有,肯定连地有点紧,两天下来,效果明显,那个老牙不疼了,牙龈不肿了,半边脸有了感觉!
     
        吃药多了,还有一个效果,三天后早上七点,大解来了,蹲到马桶,努力努力再努力,无济于事!
     
        索性憋着,起来扫地抹桌子,浇花洗橡皮树叶叶,半大钟头过去了后座告急,复坐马桶,又是九牛二虎之力,依旧没有结果,起来冰箱倒一杯牛奶,也不管热了凉了,一仰而进,希望和以前一样喝了牛奶拉稀,想起老刘孙子在我家便秘,用了开塞露,会不会侥幸留下来,翻着抽斗真的有一支,趴在门垫上兀自挤了,继续趴着等待开塞露出效果!
     
        我妈便秘,我姐经常挤了开塞露,还要手捂半天,我偶尔也捂过,这会儿,遥就在卧室,我也不能叫她,看我这样子还不把孩子吓着,以为我犯啥病了!
     
        也许牛奶起了作用,也许开塞露出了效果了,拼尽气力,终于哗然!我已经大汗淋漓,倒卧沙发,无异当年生完孩子,坦然安逸,幸福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