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话题 >

    企通社为她哥哥常阳惋惜,惋惜错过了这么一个伟大的女性!

    宁静发愣片刻后立即恢复了平静连忙说:“常院长,屋里请,请进屋吧。”常月边随着她往屋内走边说:“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医院帮助解决的吗?静静姐可不要客气哟。”宁静寒暄着:“没有,没有。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一定会麻烦常院长的。”进到客厅,宁海山见有客人来便礼貌地站起身来,宁静连忙给常月介绍说道地:“这是我爸爸。爸爸,她是我们医院的常院长。”宁海山听完介绍主动伸出手来地:“院长同志好。”可常月并没有伸手,她走到宁海山面前一个九十度的深深鞠了一躬:“伯父好!今天有幸拜见您老人家,看见您老人家身体硬朗就是我们这些做晚辈的福份呀。”宁海山呵呵笑容地:“客气,客气。常院长,请坐,您快请坐。”常月落坐,宁静也陪在一旁坐下。
      
      宁昊敏端着一个托盘上来,先给常月奉上一杯茶又分别给爷爷妈妈递上一杯茶后就自行告退,其举止就象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服务员。宁海山与常月寒暄了几句聊起了家常,聊家常自然绕不开家里都有些什么人,这些人都是在干什么工作的。常月告诉老人家:自己兄妹三个,有俩哥哥在部队里……宁静听她说哥哥在部队里自然就想起常阳,难怪第一次见着她就似曾相识,兄妹之间的基因共同遗传相承,一起长大的环境熏染,兄妹间既是形不象其气质其内涵也相差不远。
      
      宁静起身地:“小月,在家里我也不叫你院长,既然你管我叫姐,姐这就去做饭去,今天就在我们这吃一餐便饭。”常月也站起身地:“那我去打下手吧。”宁静拦住地:“别,别,你陪陪我爸吧,我有儿子昊哲帮忙呢。”
      
      宁海山是一个极其民主的人,在家任由孩子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宁静也是一个非常尊重孩子的母性,她除了曾经错怪过宁昊哲打了他一巴掌以外,她收养的五个孩子别说打连重话都没有对他们说过。可这些孩子似乎天生就懂事,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个个都自立。老大希希也就是宁昊哲今年参加高考,勤奋之余缺得就是时间,可他还是照样操持家务买菜做饭,既是宁静不要他做这些也拦不住他默默去干。敏敏看着哥哥要高考,主动把扫地拖地抺桌子整理内务的活揽过去了,再就是带着三个弟弟妹妹读书学习玩耍。这不,家里有客人,这些孩子就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谁也不高声暄哗吵闹大人。
      
      常月从宁老爷子那里得知:宁静先后收养了五个孩子,最大的今年参加高考已经十九岁了,最小的是在边垂小镇为了寻找给他们寄钱人时收养的一个男孩也念小学三年级了。常月听完宁老爷子给她讲述每个孩子收养的经过后,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敢吱声,只能默默无言地听着。特喜欢是边垂小镇所收养的那个孩子更是因为寻找她的缘故而无奈之举。她看到的不仅仅是宁静的善良,她看见的是宁静的母性的伟大。她为她哥哥常阳惋惜,惋惜错过了这么一个伟大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