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话题 >

    我为轻易就能看到人世间如此美景而心动不已

    踏进那个空间拥挤的小菜店门时,室内影影绰绰已经有好几个人在买菜了。不自觉嘟囔了一句:“哎呦!这么黑呀,停电了吗?”
      
      守在门边称菜、收钱的女主人正掀着箱盖子给顾客找钱,回应我说:“就是呀,越是天不好吧,这两天越上劲停电了。”
      
      一位戴着眼镜穿着公安制服的中年男子沉浸在自己世界里,想拿油麦感觉又不是很想买的样子,手上不下功夫地随意拨弄着油麦说:“吃什么菜吧?吃什么菜吧?俺俩都懒,她不愿意做,我也不愿意做。”看了看他身边,好像没有他的同行者,为他的自言自语感到可笑。
      
      “我还欠你二十元钱呢!”尽管没有回头看,也听出是小店男主人的声音,以为在说买油麦的男子,心下暗想:只听说顾客欠老板的钱,还没听说老板欠顾客的钱呢,他可真大方,敢把这里当银行。
      
      老板的话落音几秒钟后,并没有听到回音。心下诧异,不自觉扭头去看男主人。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除了男主人外,其他几个买菜的顾客也包括刚才拨弄油麦的男子都顺着男主人的目光看向我。瞬间的晕懵之后,对着男主人试探性地回问了一句:“在和我说话吗?”
      
      女主人先笑了,但没说话。男主人接住我的话说:“嗯,我说我还欠你二十元钱呢!”
      
      “你欠我的钱?你为什么欠我的钱呢?”并不灵动的大脑做飞速旋转,扫描记忆中和二十元钱有关的脉络。搜索完毕后断言道:“你没欠过我的钱吧!”
       
      男主人说:“前天你买了三十元钱的菜,给我五十元,等我给别人拿完菜再找给你钱时你已经走了,我一直想着呢。”
      
      女主人看我依然一头雾水,没有恍然大悟的样子,赶紧再做证实,毕竟是再从自家腰包里往外掏钱,岂可马虎。问我:“你年后来买过菜吗?”我刚点一下头,男主人接着说:“当然来过,她初四那天来的,是吧?”
      
      “嗯,来过,初三还是初四,忘记了。”前两天买过三十元钱的菜到是没忘,当时回家还和婆婆闲聊说:“现在的菜贵死了,一斤豆角就要十六元,比肉还贵”。只是,我给了他多少钱,他有没有找给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是一个数字盲更是钱盲,如果你欠我多少钱没还,我一定不记得,但你若给我一个表示不满的责怪目光,我一定记忆很久也不会忘记。
      
      心下有些小小的感动,但没有说出来,想说一个谢字,感觉太假,索性无言。
      
      结算的时候,女主人忙的忘记了二十元钱的事,我自己也没好意思说出口,只是觉得既然出去了,就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就在女主人将剩下的钱找给我的时候,在给顾客称肉的男主人冲着妻子喊了一声:“再找给人家二十元!”
      
      拎着沉甸甸的菜踏雪而行,我的心是轻松的。不是因为回来的那二十元钱,而是因为不用远望便可见炫目的皑皑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