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生在特殊时期的企通社 却有着一个快乐的童年

      我出生于1966年,恰逢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听母亲讲,我是在盐山医院出生的,当时医院里有名的大
      
      夫,都被剃了阴阳头,扫楼道呢!我知道我是在一位医道还可以的大夫手下得以平安降临人间。因为后来我知道,
      
      到我成年的时候,给母亲接生那位大夫在县城就相当有名望了。生在特殊时期的企通社 却有着一个快乐的童年
      
      我的童年就是在十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度过的。要说一点印象也没有绝对不可能。所以从咿咿呀呀开始,
      
      就已经对样板戏有了深刻印象。雄壮的革命歌曲每日响彻整个村落,因而到现在为止还能哼唱上几句耳熟能详的革
      
      命歌曲。
      
      我所有的印象就是贫下中农治理学校,邀请老革命给我们讲战争时期的英雄故事,老贫农忆苦思甜,先进青年
      
      介绍自己舍己为人大公无私的先进事迹。当然这些都是积极方面的,至于地富反坏右如何扫大街,如何交代反动罪
      
      行,这个咱就不清楚了,因为那是咱出身好歹是贫农,家人没遭那份罪,所以没有切肤之痛。只是因为奶奶家穷,
      
      儿子不好找媳妇,所以娶进门子的儿媳妇可都是高成分。因为那时出身很重要,地主富农家的闺女不好找婆家的。
      
      于是这些所谓高成分的女儿就全都嫁到了奶奶家。不图别的,就是这贫农出身当时可是吃香得很。
      
      现在的学生三年级开始写作文,整句话写下来还很困难呢!可那时的孩子可了不得,动不动就让写诗歌,批判
      
      稿之类的作文。其实孩子哪来的天赋写这些深奥的东西。于是,每逢写作文的时候,就四散而去。其实一说大家都
      
      知道,那时的报纸铺天盖地,让我们自己创造出什么来,是不可能的,可我们能抄。这个抄是摘抄,我们会到大队
      
      部,学校收发室,所有能有报纸的地方会找适合自己的东西。所以写作文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还清晰的记得四年级
      
      的时候写的一篇作文,具体什么题目忘了,就是关于反击右倾翻案风,批判十七年黑干线的题材,不是自己有才,
      
      就是摘抄。校会上,我是唯一用普通话念稿子的学生。当时觉得还很荣耀。生在特殊时期的企通社 却有着一个快乐的童年
      
      那时保持正常上课很难,室外活动倒挺多。学校自己养猪养羊不说,还开辟了试验田,那试验田都是我们一铁
      
      锹一铁锹挖出来,一簸箕一簸箕运成的。我们会不定期的给猪羊打草,那时的我们也是兴高采烈;我们会到试验田
      
      劳动,那劳动场面也真正称得上热火朝天。另外我们时不时地去给生产队锄草,捉害虫。我记得最可怕的就是捉虫
      
      了,那豆子地的大青虫伏在豆叶上,看见都不寒而栗,就别再说用剪刀剪死,再放到塑料袋里。这种劳动不亚于让
      
      我下地狱。可那时硬是炸着头皮干下来,对于二三年级的孩子真是个了不起的举动。
      
      对于伟人,极为崇仰。一九七六年,三位伟人相继去世,对于周恩来总理和朱德总司令我们是了解一些的。而
      
      他们的去世并未感到十分的悲痛。而对于毛主席的去世却是印象极深。得知他老人家去世是在野外,我和母亲在拔
      
      草,起初大队喇叭响哀乐的时候不知是谁,而后得知是毛主席去世了,心里着实受了影响,感到十分悲痛也不为过
      
      。学校组织学生到规定地点去吊唁,而我被排除其外。当时已经是四年级学生的我,心里很是遗憾,也是一种失落
      
      。原因说起来很可笑,就是因为我穿的是红方格子的衣服,忌讳的!等到开追悼会时,才让参加。大雨之中人们肃
      
      然起敬,这种庄重的气氛记忆犹新。不分男女老幼,齐刷刷的站在雨地里,那种发自内心的悲痛场面,也许是人们
      
      当时最真的一种情感!生在特殊时期的企通社 却有着一个快乐的童年
      
      那时的文化活动较多,学校要排练节目,老师学生都参加。人们吹拉弹唱,也是样样拿的出手。每逢文艺汇演
      
      ,全公社的学生都集中到一个地方,看的,演的更是热闹异常。所以对于那时不太重视文化学习的孩子们来讲,也
      
      是一种现在孩子无法体会的快乐!班里文艺活动骨干,是我们极为羡慕的对象。他们的一举一动,身上的穿的裙装
      
      ,头上的发饰,都会吸引我们眼球。现在来说可能那时的他们就是所谓的明星效应。本人生性胆怯,上过一回舞台
      
      ,节目名字早忘了,怎么表演也忘了。只是孩子,但这也成为一种荣耀,多少年都忘不了。
      
      童年有太多的美好记忆,而对于那个特殊时期的我们,却也知道些关于那个时期特有的名词及内涵。所以所有
      
      的活动也带了政治色彩!而对于我们不经世事的小孩子,记住的只有快乐!生活很苦,但记忆里却是多彩的。很庆
      
      幸我们能在那样的环境顺利成长起来,也算是一种别样的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