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春天的野菜是母亲最期盼的

      春天来了,柔柔的风吹着,明媚的阳光照着,那被微风轻抚的柳枝,扭动着软软的腰肢,不时抛着绿绿的媚
      
      眼。着急的杏花,迎着早春略带寒意的春风里竞相绽开笑脸,她是花的第一使者,展露了春天最早的风姿。而悄悄
      
      降临的春雨,使得她花容失色。而随后的一场春风一夜之间催开了满世界的一片洁白。梨花开了!春天的野菜是母亲最期盼的
      
      徜徉于洁白的花的海洋,美的是景,醉的是心!在你眼花缭乱之时,那纯洁的世界里会涌动出显眼的色彩来,
      
      清脆的童音由远而近,于是那跳动的五彩缤纷便来至跟前。那展开的笑脸不正是那红艳艳的桃花吗?孩子是春天开
      
      放的花儿,在这表达他们是最合适的了。看着他们兴高采烈,恍惚间自己也回到那童年、、、、、、
      
      春天的果园好美,好热闹!那大片的梨园、桃园、苹果园是孩子们的乐园。孩子爱玩是天性。而作为孩子的我
      
      们却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我们的手里会一人提着一个长颈口的瓶子,边走边仔细找寻着什么。当身边不断有小飞
      
      虫飞过的时候,孩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等到它落的时候,飞快的用小手捂住,于是那如墨般圆圆的小东西就老
      
      老实实地进了瓶子。看到这,你不难明白,我们当初的劳动就是为捉小小的黑虫,这虫我们叫它“老蛊虫”。等待
      
      黄昏时,我们会放下书包,拿起瓶子,奔向果园。因为这时的果园老蛊虫最多。不要小看了这项活儿,一是为果树
      
      清除了害虫(因为这种虫子专门吃果树上的花),二是把这些虫子喂家里养的那些老母鸡,鸡吃了它,会多多给人
      
      们做贡献(下蛋)。于是孩子们会接连不断往瓶里塞。好的时候,会捉上满满一瓶。其实最兴奋的还真是逮“金谷
      
      豆”,这也是一种虫子的名字,不过这种虫子的个儿可比老蛊虫大多了。全身金黄铠甲,显得威武多了,并且飞得
      
      快飞得远,逮它可就费劲多了。于是孩子们往往比赛谁逮的最多为荣耀。不过有幸运的时候,等到天刚擦黑的时候
      
      ,我们会在麦子地里,蹲下身子,仔细瞧那麦陇,你会惊奇地发现,那威武的家伙正藏在麦苗间,于是我们会悄悄
      
      凑过去,飞快地用手一拢,那虫儿会乖乖儿落入你手心!令人惊奇的是,往往会逮住一对。于是夜幕里我们便兴奋
      
      地忙上一阵,拿手里会是满满的一瓶。回的家来,把这些虫子喂给鸡们吃,看着它们争先恐后,抢着吃的场面,那
      
      心情却也是格外的愉悦。春天的野菜是母亲最期盼的
      
      春天里,会有许多春天里的故事,还有很多的春天的幻想,而我关于的春天的记忆都和童年有着紧密的联系。
      
      在和煦的春风里,回忆温馨往事,于是那儿时的点点滴滴会清晰的再现于眼前!那花香,那虫儿,那小姑娘、小小
      
      子就如放电影般一遍遍从脑海过。于是,那感慨油然而生: 如果我们还能回到从前该有多好!
      
      办公室里摆放着一塑料袋,很是纳闷,悄悄打开来看:哇!野菜!绿莹莹的,还带着水珠儿!望向身边人,
      
      打听:“哪儿来的?”旁边小张神秘地告诉我,“刚才出校门了,地里挖的。”眼前这新鲜的野菜着实吸引了我的
      
      眼球!因为对于它们我是多么的熟悉!
      
      当春风吹醒整个大地的时候,最耐不住性子的就是这些小野菜了!你看,那道路旁,沟沿边上,地垄里,满布
      
      整个田野,是它们给与了大地新的生机。
      
      当灿烂的朝霞洒满大地的时候,勤劳的母亲早早儿把我们从睡梦中催醒,为的是圈里刚见肥壮的那头猪。这些
      
      家畜,是靠野菜来养活的。农民家的孩子是不允许睡懒觉的。于是我们揉着惺忪的双眼,迎着略带寒意的小风儿,
      
      手里跨只篮子,篮子里放一把小锄刀(专门挖野菜的一种工具),尽管还有着些许的不情愿的出了家门,奔向那一
      
      望无际的田野。当真正踏入散发着特有土香的田埂时,心里不由豁然!当脚步踩着棉花一样软的土地时,那感觉是
      
      特有的踏实和愉悦。春天来了,一切都那么新鲜,一切都那么富有活力。你看,那阳沟菜,刚刚露出嫩嫩的纤细窄
      
      长的绿芽,拿着手中的铲刀,顺着松软的泥土挖下去,连带那莹白色的根,全部挖将出来。心中的喜悦无以言表。
      
      还有那灯笼菜,燕子宜,杨树苗、青青菜,鸡爪子菜,苦菜等等,随着小手轻快的动作,纷纷入了小筐。而那蒲公
      
      英,金银菜,荷包菜,蕖酶菜,都是长在渠沟内的。所以我们的阵地要不断数转换,从田间到沟渠,到河沿,到道
      
      边,那四散的野菜,就这样渐渐装满了小小的筐篮。于是在灿烂阳光照耀下,我们带着刚采来的战利品回到家里。
      
      野菜带回家,一部分是喂猪。我们会挑拣出一部分人吃:荠菜,阳沟菜,婆婆丁儿(蒲公英)荷包菜,金银菜
      
      ,蕖酶菜、、、、、、把它们摘好,洗干净,用自家自制的大酱,蘸着吃,那青许、略带苦味、而又清爽的味道,
      
      弥漫于口间!日子还过得去,不是以野菜充饥,而是纯粹对野菜的喜爱!于是那滋味多少年都忘不了!
      
      当麦苗浇水的时候,我们会去麦地里挑崽蒜,因为那个小东西,漫布于麦田里,外形极像韭菜,一刀剜下去,
      
      一个小小圆圆的蒜头显出来,于是我们会把这东西,一颗颗剜下来,放进竹筐,等积攒多了,也能够包顿饺子吃,
      
      那滋味要比韭菜馅有味。如果少量,用些许面粉,把这东西掺进去,蒸成咸酱,也是一道美味!
      
      说到吃,我会想到榆树上的榆钱儿,会想到那刚发嫩芽的苜蓿。这些也称之野菜的东西,会让巧手的母亲,做
      
      成馅儿,烙耠子,糊糊饼子。这些食品曾经让我们回味无穷。
      春天的野菜是母亲最期盼的
      现在很少到地里挖野菜了,但是母亲还是忘不了爱吃野菜的我。于是春天里,周日的时候,母亲会告诉我:“
      
      早就给你挖了许多野菜,就等你来吃呢!”于是我会急不可待的回到娘家,大饱口福!回来的时候,母亲还会让我
      
      捎上许多。我知道那是母亲一颗颗从地里挖来的。每想到此,我的周身就会涌起一阵暖流!
      
      又是一年春来到,那遍地的野菜正在日益不断生长起来,等着有心人来采!于是我们又是满嘴的野菜香!那种
      
      清淡的美味,那种淳朴的情感,永久不衰!永驻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