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坛 >

    她能不能真正成为那个家庭中的一员而不再四处流浪

    凯又有媳妇了,可这个媳妇不是明媒正娶回来的,而是捡来的。
      
      凯曾经有过一个明媒正娶的媳妇,尽管她并不红颜却也薄命,生下儿子四年之后因为癫痫后遗症撒手人寰。凯是个瘦小少语,木讷老实的三十二岁农村男人。父亲常年有病,药不离身。
      
      当初明媒正娶那个媳妇的时候,农村男、女比例还不算失调,不是家里太不像样的,找个媳妇还不算难事。可现在,农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多女少,让走到今天的农村小男人们为老一辈人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买了单,不要说家里贫穷,还带着孩子的老实男人娶不上媳妇,就算家庭条件一般,长相尚可的小男人们很多还娶不上媳妇。
      
      如今儿子已经七岁,单身的凯带着儿子跟着贫穷的父母一起在生活的土地上刨食,勉强度日。
      
      某日,外出归来的父亲在县城街头带回来一个流浪的年轻女子,不言不语不挣扎不反抗,在凯的母亲相助下,稍作清洗之后露出清秀的年轻面目。女子躲入凯的房间插上房门,任谁敲打呼叫就是不开门。
      
      凯的母亲做好饭拍着房门叫她出来吃饭,女子还是不出来。无奈之下,只好端着饭碗再叫门,这下女子打开房门,放凯的母亲进入将饭菜放下后再将门插住。从那天以后,那扇门只为凯的母亲而开,女子寸步不离那间屋子,所有的吃喝拉撒睡全在室内完成。
      
      女子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但很少说话,大多时候都是沉默不语。无论家人怎么问,她就是不说家在何处,姓氏名谁。
      
      凯又有媳妇了,却不让进屋不让碰,还得母亲端吃端喝,这让村子里很多人不能理解,纷纷劝他们一家人将那个女子赶走算了。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多日相处下来家里已渐渐习惯了有一个人的存在,何况这一家子人虽说穷却很善良,怎忍心将她赶出再去流浪街头。
      
      凯每次赶集,都会带点小食品回来送给女子吃。让父母及亲戚都不能理解说起来还恨恨的是,凯总是把买回来的好吃的藏起来不让儿子看到,偷偷塞给女子吃。女子也渐渐习惯了来者不拒,从不看一眼或问一声家里那个孩子,只是房门不再插的那么紧,但还是不出来。
      
      女子偶尔也走出卧室门,那是在家里难得买点肉或鱼改善生活的时候,她自动请缨踏入厨房去做。她会做红烧肉、清蒸鱼,而且做的很好吃。只是,做好之后她就用碗盛走足够自己吃的端进屋里去吃,将剩下的少部分留给一家老小。
      
      日子过得太清苦,紧靠几亩薄田很难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无奈之下,凯外出打工,留下一院子的老弱病残。
      
      一年之后回来,捡来的媳妇不见了,据说被母亲赶走了,下落不明。凯偷偷落泪了,那个算不上真正媳妇的女子,也是他外出一年来最深的牵挂。
      
      当凯再次打工归来的时候,惊喜地发现那个捡来的媳妇又回来了。母亲说是她自己找回来的,母亲再次撵她走的时候,她冲着母亲叫道:“凯都不撵我,你撵我干什么!”
      
      没有人知道这两年她去了哪里,有没有受罪有没有吃苦有没有流浪街头,她不说谁也不知道。
      
      女子生病了,脸色苍白,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到医院检查,确诊为功能性子宫出血,血出的太多,仅剩下5g多血。保守治疗后效果不佳,医生建议输血之后做子宫全切。
      
      她自然身无分文,所有的治疗费用都是凯的母亲拿。先别说手术费了,仅手术之前几千元的输血费也让这个家庭捉襟见肘。凯的家人私下商量,将这个女子送走,不是不给她治,是实在治不起。
      
      闻听此言的凯默不作声,眼泪却如短线的珠子滚滚下落。疼儿莫如母,见此情形的母亲再不敢说送她走的话,只能和在医院工作的亲戚商量寻找最好是两全其美的万全之策。
      
      以做手术必须有合法家人的签字为由,想诱其说出家在何处,她又是谁。这次她到配合,躺在病床上头脑清楚,口齿清晰地说出家是邢台某镇某村以及她本人的名字。亲戚还将她说的地址及名字写在纸上让她确认。然而通过户籍查询,不要说邢台,就是附近县市都没有她说的那个镇那个村,更不用考证她名字的真实性了。
      
      勉强花几千元输了几个血后,使她血色素上升接近正常之后,凯的家人实在再拿不出做手术的钱了。以没人签字无法手术为由要求出院,可女子却异常清晰地要求自己在手术书上签字,自己对自己负责。大家也因此认定,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一定有很深的伤痛才迫使她出来流浪。
      
      最终,女子也没有做手术就出院了,出院的时候面色较之前红润了很多。她平时只和凯说话,尽管不多,却比其他人多,因为如果不是追问,她根本就不和其他人说话。
      
      入院最初,当医生告知女子是功能性子宫出血时,凯顺口说了一句:难怪一直不怀孕呢。从凯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大家判断,女子已做了凯的媳妇。
      
      出院后,女子又跟随一家人回到了那个贫穷小村。不知在未来的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