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

      在飞机上睡得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看了下航行图,还在俄罗斯上空,果然是领土最大的国家。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去年底,成都开通了直飞马德里的航班,万里之外的西班牙之旅终于提上日程。即使直飞也要13个小时,但相比起转机的无聊等待,还是情愿选择直飞。
      
      凌晨的飞机是最好不过了,一上飞机就可以睡觉,到了当地正好是早上,时差都可以不用倒了。
      
      返程就比较惨,白天上飞机完全没有睡意,十几个小时几乎没睡着,看了三部电影加一部纪录片,唯一的好处就是因为风向的原因自西向东飞时间会比去程少一点。
      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而我好像挺适合乘坐长途飞机的,上次飞法兰克福10小时一觉睡了7小时,这次飞马德里13小时一觉睡了8小时。
      
      剩余醒着的时候干嘛呢,当然是看个电影发个呆,再用空姐递来的热毛巾洗个脸,捣鼓一下化个妆,美美的到达西班牙,O(∩_∩)O~
      
      图中的蒸汽眼罩很推荐啊,太适合飞机上睡觉了,(*^__^*) ……
      
      从法国飞过,飞过比利牛斯山的时候,航线图专门提示了,往下一望,清晰可见的山脊,提示着进入了伊比利亚半岛,即使太阳晒得暖暖的,舷窗上结起的冰块也依然存在。
      
      八点降落,入境处的边检人员还没上班,几个航班差不多到达排了老长的队。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Hola”,一位长得挺漂亮的边检人员边接护照边打招呼,她并没有穿制服,而且一个问题都没问直接盖章放行,相比起上次从德国入境一大堆问题问得发懵,西班牙人随意的性格立马让我们体会到了。
      
      马德里机场到市区并不远,地铁直达。在地铁站排队买票的时候,一个华人来搭讪,问我是不是来读书的,哈哈,老妈子看起来还像学生么~
      
      当看到四处的语言是西语而不是英语的时候,读一读很有意思。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很多词汇长得和英语差不多,即使有些长得不像,但读起来和英语读音差不多,比如这个“aeropuerto”是不是读出来就和“airport”差不多的嘛,这样的词汇很多,多呆几天简单的西语都是可以看懂的。
      
      而另一些重要的词汇比如“出口”-salida,就是纯西班牙语了,不过多看几次自然也记住了。
      
      西葡语虽然分属拉丁语族,英语分属日耳曼语族,但总体都是属于印欧语系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英语母语国家的人很容易就掌握多门外语。
      
      这种游客日票很合适,可以在购买的时间内无限次换乘地铁公交,A区基本包含了游客会去的地方。不同于德国、捷克进出没有闸门,西班牙和国内倒是一样的进出打卡。而欧洲地铁开关门几乎都是需要自己去按不会自动开启的。
      
      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
      
      从地铁站一出来,马德里灿烂的阳光便洒下来了。
      
      这是看到马德里的第一眼,和欧洲大多数城市差不多,不高的楼房,有历史感的颜色,转角的雕刻。
      
      很喜欢欧洲的城市,高楼大厦也有,但不多,即使在现代化的大都市柏林、法兰克福,也是钢筋水泥与优雅古典相结合。而马德里更多的是这样的楼房,就算不去景点,随意走在街头都很舒服,也许是在国内钢化玻璃摩天大楼看厌了。
      
      广场在欧洲的城市里是最常见的,大大小小布满城市的各个角落,是人们晒太阳、看书、交友、溜娃的好去处。
      
      西班牙广场在西班牙几乎每个城市都有,马德里的西班牙广场不大。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右边红色墙面那栋楼就是西班牙大厦,建于1953年,是西班牙20世纪建筑的典范,也是马德里的地标建筑。王健林在2014年购买准备改建为酒店、商场和住宅,期间因为改建问题闹得沸沸扬扬,现在又出售了。
      
      左边的是马德里塔楼,建于1957年,现在看来平淡无奇,但当时是相当罕见的。
      
      广场的中心是塞万提斯纪念碑,包括上方的塞万提斯石雕,前方的堂吉诃德和桑丘铜像,以及代表堂吉诃德真爱的两尊石像:平凡的村姑阿尔东沙和想象中美丽的杜尔西内娅。
      
      塞万提斯端坐在广场正中央,看着他塑造出来的这两个名扬世界的人物。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骑着瘦马拿着长矛的堂吉诃德走在前面,胖矮的桑丘骑的是塞万提斯创作那个年代西班牙普遍使用的毛驴,跟着骑士闯天下,他是可笑的疯子,还是可悲的英雄?
      
      游客们争相和他们合影,其实每个人都可能是堂吉诃德,或者桑丘,对理想有不可思议的执着。
      
      堂吉诃德身上分明有塞万提斯的影子,青年时代的塞万提斯抱着必胜的决心和年轻人的豪迈舍弃了本可以谋得的体面职业选择参军,这种狂热不正是堂吉诃德追求理想中的骑士主义的体现吗?
      
      塞万提斯左手在战斗中被打残,在阿尔及尔当俘虏期间曾数次向西班牙几位大臣写信求助,策划奴隶大逃亡,想必是他骨子里的英雄主义和正义感使然,堂吉诃德这个他创作出来的人物某时也正是他自己的缩影。
      
      西班牙的很多小公园都是这样的小碎石子,太阳大的时候走快了一脚灰,没有水泥是为了让公园更接近自然吗?
      
      马德里王宫偶遇士兵换岗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马德里王宫是西班牙国王的正式驻地,但国王和王室并不居住在这里,而是住在马德里郊外较小的萨尔苏埃拉宫。
      
      喜欢漫步在欧洲街头,总是有艺人在表演,悠扬的乐曲和蓝天、古典的房屋更配哦。
      
      走到王宫侧门看到很多人围在空地,一看时间差不多12点,明显有活动。
      
      果不其然,正如上次在首尔景福宫门口遇到换岗,这次又遇到了换岗仪式。
      
      视频更直接。
      
      王宫一侧是东方广场。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广场上的青铜雕像是国王腓力四世,哈布斯堡王朝国王。
      
      说到哈布斯堡,不得不八卦一下。
      
      欧洲的主要四大家族,卡佩、哈布斯堡、奥尔登堡、韦廷家族,其他家族暂不说,这个哈布斯堡家族,是欧洲历史上很NB的一个家族,除了法国、北欧三国、瑞士,其他欧洲国家都被他们统治过,家族成员出任各国皇帝、国王。
      
      历史先不讲,八卦下他们的面部特征,大下巴,地包天。
      
      这就是腓力四世的画像,厚嘴唇、突出的下颚是他们的特点。
      
      来看看他老爸腓力三世。
      
      他爷爷腓力二世。
      
      他曾爷爷卡洛斯一世。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如果这都不明显,那大BOSS出来了,腓力四世的儿子卡洛斯二世,原谅我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哈哈哈哈。
      
      卡洛斯二世是哈布斯堡家族在西班牙最后的统治,皇室的近亲联姻巩固了权力,扩大了领土,也造就了哈布斯堡家族的这种特征,在很多油画中,看到这种大下巴一眼就知道是哈布斯堡家族的,DNA果然是不会骗人的。
      
      说到这里,顺便讲讲西班牙的波旁王朝。
      
      上图的大下巴卡洛斯二世很早就被诊断为不孕不育,也是从他这儿结束了哈布斯堡家族在西班牙5代的统治。
      
      1700年卡洛斯二世去世,做了一件不太寻常的事,没有把王位传给他的奥地利表亲哈布斯堡王朝,而是传给了他的外甥,来自法国波旁王室的法王路易十四的次孙安茹公爵菲利普,他就是延续至今的西班牙波旁王朝的第一位君主。
      
      法国的波旁王朝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为争夺西班牙王位,引发了一场欧洲大部分国家参与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为争夺西班牙王位及其殖民地和海上霸权。
      
      正是这一场战争,西班牙失去了直布罗陀岛,这个小岛就在欧非之间的咽喉之处,直布罗陀海峡,这就是当年北非穆斯林入侵伊比利亚半岛的一块垫脚石,也注定要在此后的世界历史中再次扮演着重要角色。
      
      直到1714年,西奥两国才签署和约,奥地利哈布斯堡王室承认波旁王室入主西班牙,这样同属波旁王朝的一君两国也被人们称作比利牛斯山的“坍塌”,西法两国变得息息相通。
      
      而合约要求腓力五世(安茹公爵菲利普)及其后代必须放弃对法国王位的继承权。自此,西法两国波旁王室正式分家,也揭开了波旁王室对断断续续统治西班牙三个多世纪的首页。带着堂吉诃德与桑丘的故事游西班牙 在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点一份大餐
      
      马德里王宫就是腓力五世1736年在被烧毁的巴奔堡皇家宫殿基础上修建的。
      
      周日的王宫门口,西班牙人推着婴儿散步,小孩追逐着街头艺人做出来的大泡泡玩耍。
      
      马德里王宫是除了凡尔赛宫、美泉宫的欧洲第三大王宫,可惜我没有进去参观,因为走到这里的时候,时差已经让我的胃想赶紧填点东西,而本准备排队买票进去参观的时候发现队伍排了很长很长,算了,此行还有很多王宫参观,而凡尔赛将是以后最想去参观的一个。
      
      去世界上最古老的餐厅吃一顿
      
      离马约尔广场不远的一条小巷子里,一家餐馆门口围着很多人拍照,不用怀疑,那就是botin餐馆了,它的全称叫Restaurante Sobrino de Botín,是一家米其林餐厅。此行吃过三家米其林餐厅,这一家味道算最好吃的。
      
      这家建于1725年的西班牙餐馆是世界历史最悠久餐馆的吉尼斯记录保持者。在关于马德里的小说诸如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弗雷德里克·福赛思的《眼镜蛇》里都可以发现它的踪影。
      
      海明威在《太阳照常升起》里面借用主人公杰克·巴恩斯之口称赞Botin为世界上最棒的餐馆之一。
      
      旁边的这一扇门应该是他们最古老的那扇门,上面的1725经过岁月的洗礼有些模糊了。
      
      “吉尼斯世界纪录”1987年版指出,1765年,西班牙着名画家戈雅,青少年时期在Botín被雇用为洗碗工。
      
      餐厅官网上有一些关于它的报道可以显示出它存在的久远。
      
      西班牙的午餐时间是下午1点开始,我在国内就预约了这天的第一餐,早到了一会还没开门就四处转转。
      
      如果没有预约到也可以体验一下周围的餐馆,好几家都是有地窖的。而我最喜欢的做的事儿就是去观察周围房屋的阳台,总是种满了各种花草,而且多肉在他们这儿就特别适合栽种,长时间的日照,早晚的温差,在西班牙的大街小巷总能看见爆盆的多肉,他们种的多肉才是多肉呀。
      
      我喜欢西班牙,因为西班牙人和我一样喜欢花草,这就是热爱生活的体现,(*^__^*)
      
      Botin门口的橱窗内展示了店里曾经的场景,他们现在使用的仍然是当年开业用的木烤炉。
      
      吉尼斯记录的证书。
      
      终于到饭点。推开厚厚的木门进去,迎面而来的吧台就历史感十足。餐馆并不算大,甚至感觉有点拥挤,不过欧洲餐馆大多数都是这个样子。
      
      吧台上赫然摆着一只切了不少的火腿,伊比利亚火腿可是到西班牙必吃项目。
      
      餐厅内部很紧凑,狭小的空间多摆几张桌子迎接更多的食客,哦不,很多应该都是慕名而来的游客。
      
      虽然预约的时候备注了想坐地窖,但结果还是安排在了二楼。
      
      整个餐馆的调调就是这个样子,复古但不陈旧。
      
      墙壁上的罐子是他家的酒壶,好漂亮。
      
      在地窖去拍了一张,看到满屋的人就没勇气去参观那个拱顶了。
      
      他们官网的一个报道可以看到这个古老的拱顶。
      
      餐厅的菜单很好看,上面还详细写了餐厅的历史,等菜的同时还可以做一道英语阅读理解题。
      
      在国外最讨厌做的事就是点菜了。botin的菜单还好,英文,并且还算简洁。
      
      当遇到全西语的菜单纯粹是崩溃的,而有时候英文菜单也很烦人,会把一道菜的每一种配菜写出来,甚至还有用了什么芝士,┑( ̄Д  ̄)┍
      
      配送的面包,和德国一样硬邦邦的,一咬满嘴的面包屑,不过德国面包那个硬度恐怕没人能比,真心应该叫磨牙棒,咬都咬不动。
      
      前菜安达卢西亚冷汤,西班牙人叫它Gazpacho Andaluz。
      
      这是一道西班牙有名的特色菜,名字叫冷汤,真的是冰凉的,适合西班牙高温的夏季,也通常作为开胃菜。
      
      侍者端上来的时候只是一碗汤,然后有四种东西让我选择,当然四种都要试一下啊。分别是面包屑、青椒粒、番茄粒和黄瓜。
      
      据说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把番茄和辣椒带到欧洲之前,它只是隔夜面包、盐、橄榄油、大蒜、醋等等的混合物。
      
      一口下去,酸酸甜甜又略带辛辣,最主要的是冰冰凉凉。汤细滑质地口感独特,青椒、黄瓜和番茄又有点嚼劲。
      
      但我家那位嗤之以鼻,他尝了一口就说太难吃了,而这个味道确实不那么适合中国人的胃,但人家的特色美食怎么能浪费,我反正硬是把这一碗喝完了。
      
      这家店的特色菜烤乳猪。据说海明威以前来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这道菜了。
      
      猪皮烤得脆脆的,肉质鲜嫩,一咬一口汁,确实配得上特色菜这个名字,而且味道也很适合中国人。
      
      而那位只爱吃川菜,认为什么菜都难吃的人点了一份在国外永远不会点错的牛排,黑椒味,配菜是蘑菇。
      
      侍者并没有问我们要几分熟,默认来了个估计五分吧,反正切开还带着血丝,不过这样的肉质少了熟透的厚重感,更能体会到牛肉的鲜美。
      
      餐后甜点巧克力冰淇淋倒是解了乳猪和牛排的腻。
      
      佐餐酒Sangria是必不可少的,西班牙的国酒。
      
      葡萄酒为基酒,加时令水果浸泡,再加入一些朗姆、威士忌或白兰地等之类的酒勾兑而成。
      
      所以名字虽然叫水果酒,说是混合型微酒精饮品,但每个调酒师加入的各种酒比例不同也造就了每个地方的Sangria味道不同,酒精含量也不同。
      
      Botin家的酒壶好美,水果全在酒壶里,倒出来看似一杯普通葡萄酒,喝起来可不是那么回事。
      
      后来在西班牙的每一天,几乎餐餐都点了Sangria,并不是我喜欢喝酒,纯粹是认为在当地就应该过当地人的生活,吃他们吃的东西,喝他们喝的酒。
      
      除了马德里和塞维利亚,其他地方的估计水兑了不少或者是烈性酒加得不多,喝起来确实没有太多酒味,感觉像冰镇饮料。
      
      但这一壶喝起来酒精味十足,因为有水果的原因又甜甜的不涩,就着香脆的烤乳猪我喝完了一整壶。
      
      那个下午在老城区的大街小巷,头晕乎乎的,去看了不可思议的马德里。
      
      “我已经开始微醺
      
      连脚步都弗拉明戈的声音”
      
      于是,从迈出Botin餐馆那一步开始,就开启了醉醺醺的西班牙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