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高三的教室里却是一张张苦行僧一样的脸 书摞在桌子上

      九月,微醺的季节,山坡和树叶都是暖暖的颜色,而高三的教室里却是一张张苦行僧一样的脸,书摞在桌子上,各色复习资料和试卷仿佛密不透风的墙,青春的明媚都被淹没在茫茫题海里,林小眉感觉自己快窒息了。刚开学,乱哄哄的气氛如同学生的心总是收不回来,而林小眉更甚,她自认为经历着青涩的初恋,反而觉得心事恰如初夏的合欢花,散发着幽幽的清香,美丽无比,却又苦涩。
      
      有时,心就绽成一团团花了,到处是芬芳,她喜欢这样隆重的对待自己的爱情,这初次的恋,是不安分的小鱼,游着,在心里,在眼里。
      
      她课后就去传达室,期待着自己的信,她给许然说过自己的学校,一天,一星期,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林小眉心慌了,其实许然始终没有说过喜欢自己,也没有承诺以后会怎么样,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他对她或许只是特别罢了,连喜欢都算不上。林小眉觉得自己失恋了,不是以前见不到许然时的思念和渴望,而是想他时却想不起他的样子,只有模糊的轮廓,梦见他时,也只有干净到透明的身影,眼睛呢,嘴唇,都记不起来了。
      
      就在她接近绝望的时候收到了包裹,看见单子上的字,眼睛就直了,是许然。小心翼翼的用小刀划开塑料皮,是一本书,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连一张卡片纸条都没有,翻开书,扉页只写着名字,许然。她想着该会有一封信的,不过,心里的激动一簇一簇的在盛开,根本顾不得其他了,他心里记得她就足够了。
      
      林小眉写信,用淡蓝色的信纸,满纸的思念与爱恋,十七岁的小人儿把能想到的关于想念的字翻个底朝天,一页一页的满篇相思,只是从未寄出,她终是不敢冒险或者骨子里有些矜持,即使如此卑微的喜欢他,但过于热情的表白还是做不到。临近国庆节,她只用素白的纸,写下一句“不得语,暗相思,两心之外无人知。”,考虑了很久,她把自己的名字换成了白居易。假期开始前收到许然一封信,厚厚的三页,都是问学习,讲数学的各种学习方法,俨然收到了一本参考书,林小眉心里失望了,理工科的男生真是满脑子只有公式和定理,她隐约觉得许然在刻意保持与自己的距离,整理信纸的时候,偶然发现背后写着“请转告白居易,我想他”。林小眉笑了,她想起自己写给许然的信,只一句话,落款是白居易。
      
      林小眉每个傍晚会去操场跑步,幽暗处有鸣叫的小虫,月白色的天空变幻着各种姿态的云朵,树梢青绿的叶子散发着幽微的光晕,这一切让她觉得格外适合想念。路过操场的玻璃门,发现自己腿修长了些,眉眼之间美丽了许多。睡觉前翻开《撒哈拉的故事》被三毛与荷西的爱情深深吸引,也为这个隐忍的女子对生活的热爱和面对困难的坚定所打动,有些段落空白处亦有许然的笔迹,他写着“若去远方寻找一段生活的真谛,追求生命超越的心路历程,请带上你心爱的人和一颗坚定的心。”,很多时候林小眉觉得许然身上的文青气息很浓但又飘然理性,不太像一般的理工科男生,他内心柔软,甚至心底有着不为外人道的忧伤。
      
      林小眉突然意识到自己该努力学习,要变得和许然一样优秀,以后,对呀,就是为了以后和他站在一起无论是形象还是学识,她希望都能和许然般配。晚自习上,班主任放下一封信,意味深长的眼神让林小眉如芒在背,她看见熟悉的字迹还在想离第一封信也就两天的时间吧,打开信,称呼便是“小眉,见字如面”,读到这句,窗外恰巧有人影掠过,像前世的因缘,“见字如面”真是端然的好,有几分纵然字在眼前,人在天涯的惆怅,又有见字解相思的轻轻的又重重的欣喜,柔柔的情绪如空气一样,霎时蔓延了整个空间。
      
      信里大致介绍了自己的近况,字里行间也有比如,银杏叶子快黄了,站在树下看落叶使人怅然之类的字,最后说假期里某日让林小眉去街角的书店,却没说原因。这才是信吧,虽然不是情书,但满纸的想念还是呼之欲出,林小眉痴痴地笑了。北方十月的天气亦觉透凉,林小眉心情小鹿般乱撞,她在想,这算是第一次正式的约会吗,要不要打扮的成熟一些,打定主意便从头开始,先把头发从两侧分出小股扎一个小马尾,发节处卡一枚用细碎珠子串成的蝴蝶结,其余头发顺直的随意披在肩头,简单的公主头,斜斜的刘海显得甜美清纯,鼻子小巧,眼神清宁,确实少了几分学生气,简单地穿一件米色一字领毛衫,内搭白色吊带,清冽的锁骨蝴蝶般支着,林小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恍惚觉得已经长大,宛若女人的样子。
      
      早晨的书店寥寥几人,林小眉压抑着激动的心情进去,看见许然靠着书架,翻着一本杂志,他穿着双排扣黑色风衣,衣领敞开露出米色的衬衫,黑色裤子,整个人看起来更加修长,嘴角抿着淡淡的笑,却又好似不受世间干扰,一副洒然的样子。初次见面令人心动的白杨少年,今天这样的深色搭配又一次让林小眉呆了。
      
      他抬头看见林小眉,灿然一笑,合上书,背着手围着她转了一圈“一个多月没见,成熟了不少”,林小眉在镜子面前拾得的自信,在看见许然的一刹那又低到尘埃了。许然喜欢看她紧张的时候,低头徘徊的样子,这个清纯的像雏菊一样的女孩让人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温暖。“数学怎么样,要是有进步的话,可是有奖励的”他搬过来一把椅子示意林小眉坐下,“第一次测验69分算进步吗?分值150分”林小眉的声音比蚊子还小。许然用手指敲了一下她的额头,无奈地说“数学有那么难吗,无非就是把课本基本知识点的灵活运用”。林小眉放空的眼神打断了许然的话,他笑着摇摇头从背后拿出一个小巧的纸袋,放在她面前示意打开,藕荷色的信封里装着一套金陵十二钗的人物画像书签,袅袅娉婷的工笔画,实在惊喜。
      
      两个人抬头恰好眼神相遇,时间定格了几秒,窗外的风微微浮动,一览无余的秋色扑面而来。林小眉只觉得从脸到脖子都在隐隐发烫,许然收回了目光“我带你去河堤吧,听说新修的大坝挺不错”,“哦,好啊”她还没回过神来,或许一直都在紧张和迷糊。沿着河流修了堤坝,大块的青石板相叠,山上一株株不知名的野树红的比枫叶还好看,许然站在一块石板上,弯腰向林小眉伸出了手,他背后的天空发出柔和的光辉,澄清又缥缈,耳边好似有云雀地叫声,又好像看着碧海望见一片白帆,反正林小眉恍惚着就把手放在了许然的手心,他拉她上去,却未松开手,并肩坐下,像是相识很久很有默契的恋人一样唯美而宁静,林小眉第一次离许然这么近,而他此刻牵着她的手,他手心里有细细的温热,身上那淡淡的气息,植物一样的气息,清凉的,幽幽地散发出来,环绕了她。林小眉闭上眼,那是一种让人微醉的气场。
      
      从此后,林小眉在所有关于爱的词汇里,牵手两个字最为令她心动,他手心的温热,皮肤之间细小的接触,像绣在自己心上了一样,沾染上他清幽幽的味道,像植物一样在岁月的长河里,恣意地开呀开,任她在熙攘的人群中穿行,只要想起,便觉得心思荡漾,又温柔又绵长。
      
      许然时不时的点一下林小眉的鼻子,他说以前说话的时候有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点了,说完嘴角总会扬起淡淡的微笑。
      
      林小眉只是安静的坐着,她拼命的在脑海中搜寻着话题,可是平时伶牙俐齿的她大脑一片空白,“我送你回去吧,下午我得返校”“国庆节不是放假了吗”林小眉急急的问,许然说还在做一份家教,又细心的叮嘱她好好复习,暂时不要写信,也不要胡思乱想,寒假再见面吧。林小眉乖巧的一一答应,又幽幽地说“日子真漫长”。
      
      许然盯着她的眼睛回答“只要心里有,就不会觉得等待漫长”
      
      ,他握着她的手,有轻微的凉,心里有薄薄的淡淡的惆怅,为什么会对一个青涩的女孩动心,有怜惜,疼爱,更多的却是连自己也困惑的心动,为什么不等她长大,可是未来那么遥远,他控制不了内心的喜欢,许然内心反复纠结,不管是错是对,既然遵循了内心那就好好鼓励她,保护她。
      
      走到街角,许然松开林小眉的手,扬扬眉“你手真小,以后好好吃饭”,“人家都夸我手指细又长呢”林小眉看见掌心有细碎的汗珠,也有极淡的粉红色勒痕,握着手藏在身后,许然递给她纸袋,“快些回去看书”。林小眉做了个鬼脸转身跑了。
      
      许然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抬头看看辽阔清远的天空,脑海中闪过一句话“爱情离人性最近,它激发了忽视的美感,也暴露了掩藏最深的邪念。”是的呀,有些自私的就想要把感情表达出来,也不顾虑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他这样想着眼神中便流露出很少有过的哀伤。其实当对方一个背影都能让你出神的时候,那么,这一个人已经可以轻易动摇你的整颗心,更多时候都是不承认罢了。
      
      回家后,林小眉还沉浸在一片恍惚中,第一次牵手并不像书里写的那样紧张,也没有来回地扭捏,反而有些仓促和自然,不过内心的悸动还是一波接一波的,打开纸袋,发现除了书签又多了一张电话卡,上面写着电话号码,应该是许然宿舍的座机,她有些兴奋地笑了,心想还说不让联系呢,理科男就是内心戏太多。
      
      林小眉开始活力四射了,在家里不再嫉妒弟弟得到更多的关爱,母亲的唠叨听着也入不了耳,心里揣着一只爱情的小兔子,整天蹦蹦跳跳。时间不觉间已过去一月有余,某天周日,郦秋说表姑外出托她看一天家,她想让林小眉去做伴,是许然的家吗,心里不免多了几分好奇怀着几分忐忑,她和郦秋坐公车在城南穿过两条街,再顺着山势稍高的地方往前走一站路,就看见一排白墙黛瓦的四合院,郦秋说这是表姑夫家的老宅。
      
      林小眉在小城这么多年却第一次见到这些古朴的建筑,在苍色的山岩脚下,宅后一片梧桐树,巷子里铺着细细的沙石,黛瓦做脊的院墙被野蓬般的墙刺薇掩映其中,巷子尽头是朱色的大门,钉着一对门环,门角处九月菊开得灿黄,郦秋打开门锁,林小眉惊叹,好一座雅致秀气的院落,东厢房几杆翠竹,南檐下十几盆秋菊含苞待放,墙角的落叶树和常青树,都悠然自得地显着入画的奇姿,这是一个青石板铺就的长方形院落,堂屋檐下一棵一丈多高的红海棠树,枝条被修剪得疏密适度,整个庭院更显得古朴,静谧。
      
      林小眉仿佛置身画中,原来风神俊秀的许然就住在这里,怪不得他身上有着不沾尘埃的洁净。一阵阵清风吹佛,从盆菊和海棠树上落下的枯叶沙沙作响时,才偶尔划破院中的沉寂。林小眉喜欢极了这个院子,郦秋笑话她痴呆的样子,林小眉有些迫不及待的等她打开堂屋和东厢房的门,这才看清堂屋正厅挂着一幅中堂,几杆疏朗的淡墨竹子,对子写着“虚怀若谷住人间,高风亮节立天地”,这让林小眉心里又是一喜,看多了满屋子是毛主席或者锦绣山河之类的中堂画,这份书香气和雅致自是与旁人不同,屋子中间放着条几,八仙桌子,两边各放着一把太师椅,椅子上还铺着红布椅垫,条几上一座自鸣钟,擦的明光锃亮,两边的隔扇门都挂着雪白的门帘,里间屋的摆设就被遮挡住了。用青色小砖铺就的地板,有青青的颜色,整个中式的布置显得典雅又书香气十足,这是一家人挤在单元楼房的林小眉内心所渴望的屋后有树,院里栽花的情景,恰好一切就在眼前。
      
      她缓缓走近许然的屋子,掀开门帘的一刹那内心激荡,好似闻见清凉的薄荷香飘来,门左边一对布艺的小沙发,右边一个朱色木柜,上面摆着一套青花茶具。屋子正中间挂着一幅画,只见画里皑皑白雪几座山,寥寥几间屋,一切沉浸在一片宁寂的山村境界之中,仿佛有雪花飘落和行人脚步声悄悄传入耳畔,大有王维《雪溪图》的风范。屋角花架上摆着两盆吊兰,翠嫩欲滴的茎叶直垂地面,挨窗一张摊满笔墨纸张的写字台,旁边两个木制书架上,挤满了各种颜色的书籍,林小眉轻轻的用手抚过哪些书背,她在想,许然曾经一定一本一本的看过这些书,她缓缓的坐在桌前,隔着窗子恰好看见那几杆清凉的竹子,真是风雅。
      
      夜晚躺在床上,窗外一弯月有些清冷,耳边还是郦秋的声音,她说许然的父亲在A市某所中学就职,而其绘画了的,曾在A市举办过个人画展,后来在一次外出学习的途中突发事故去世,当时许然也就十多岁。林小眉心疼许然,又替他的身世惋惜,又想到书香浸润的他内心应该背负着一个家庭更大的责任和压力,这是自己这个年纪以及经历无法理解的。迷迷糊糊中仿佛走在雪地里,远处一片苍茫,几棵黑黢黢的老树,寂静中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人,隐约觉得是许然,自己跑过去使劲喊他,走近才发现是一处悬崖,冷风吹来瑟瑟发抖,寥寥中只有自己,不由得害怕·····。突然被一阵急促的闹铃吵醒,原来是一场梦,大概是白天看那幅画太过于专注吧,胡乱洗了把脸就去了学校。
      
      测验成绩出来了,语文成绩接近满分,文综和英语也很理想,就是数学依然是个小尾巴,不过总成绩总算有些喜人,班主任露出少有的和蔼笑容在班会上表扬林小眉,并让很多后进生以她为榜样。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林小眉开心极了,信心倍增,一切仿佛开始都往美好的方向发展,她想着来年考上理想的大学,就要和许然公开的恋爱,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呢,以前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上帝遗忘了的小孩,没有给她美丽的外貌,也没有给她聪明的大脑,更得不到父母的疼爱,现在突然觉得上帝用许然把前面的一切都抵挡了。因了许然,自己逐渐自信,往前看,开始一片锦绣。
      
      下了晚自习,就在街边IC电话亭打电话,刚接通“林小眉,都几点了还不回家?”“你怎么知道是我?”林小眉回头看了看周围,确定声音是从听筒里传出来的,“看看电话号码的前几位数字,再看看时间,肯定是你”他有些得意,“你昨天去我家了?”这下林小眉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你真是在学校吗,怎么感觉越来越像恐怖片的情节了”“哈哈,傻丫头,你忘了郦秋了?
      
      ”,“哦,也是,这个丫头真是嘴快”沉默了几秒,林小眉原来想的要把成绩和去他家的事告诉他,让他惊喜一番,结果这么一打岔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快回家吧,天太晚了,再说我过不了多久就回来了”,许然的声音格外温柔,“我想你了!”林小眉大声的说完就重重的挂上电话,路灯越发橘黄,不过林小眉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脸早就绯红成了一朵花的颜色。
      
      许然握着电话,痴望着窗外,听到林小眉的话心里竟软的想要融化,一直不可思议,理性的认为不会轻易的喜欢上谁,何况身边不乏有年纪学历相当的女生,他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确切的说是在实现自己早已设定的计划,他以为,会把波澜不惊的心保持到工作以后,他再去恋爱然后直到结婚,没有结果的事情,自己绝不会轻易冒险去尝试,哪怕是爱情。
      
      可是,一个青涩又烟雨迷蒙一般的女孩怎么就让自己开始无法用理智约束行为,就这样内心纠结的时候,收音机里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传来“爱情是什么?心理学家认为,异性间的初次见面,男人对女人的关注时间若超过8.2秒钟,有可能这就说明他爱上了她··。原来爱上一个人,一分钟都用不了,许然想起初次见面,林小眉的回头一笑,羞涩的笑容,小鹿一样干净的眼神,那时他心里有一棵种子涨开了,往后的相处虽然一直压抑内心的波澜,不过怕也是心里的寒冰薄雪早已化作美丽与哀愁的痴缠了吧,只是自己也未知而已。
      
      野生的,自然的女子染了这个世界的白,是那一点点的青,晕染开来时,生活就有了几分勃勃生机,林小眉因了这爱恋,确实做了一株野生的女子,繁茂的在生长,郦秋说女子面若桃花,眼泛春水,一定是恋爱了,每次被追问到无力招架时,林小眉就说,好吧,好吧,高考完就告诉你,第一个就告诉你,每每如此郦秋都会一副被打败了的神情不再缠她。有一段时间,很少看见郦秋,高三备考的日子堪比一场恶战的前夕,每个人都在心底暗暗和时间较着劲,一个晚自习前,郦秋来找林小眉,几天不见,林小眉看见她的眼眶深深的陷下去,两个人穿着黑蓝的校服坐在台阶上,晚风中两个身影越发单薄,郦秋幽幽地说,好像是生病了一样,看见一个男生,每当他笑的时候,洁白的牙齿真招人喜爱,在清晨的操场,他仿佛抖擞着清风,在篮球场,好似个追风的少年,有着强健的体魄,黝黑的肌肤,他,在阳光下飞驰。
      
      林小眉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曾经快乐单纯的女孩,每天莺莺恰恰好似欢快的云雀,根本不知道烦恼为何物的女孩,如今却是恹恹的样子。这是令家长老师视为浑水猛兽的早恋还是青春期正常的情感,学业的沉重,分数代表一切的压力,和亲人不善于沟通的巨大疏离感,这一切令处在花季雨季时节的少女的心事,都被统统忽略。林小眉揽着郦秋的肩膀,突然感觉无比孤单,素色的孤独蚀人心骨,突然不知身在何处。整个晚自习,林小眉都心神不安,她还是担心郦秋,希望她在这特殊时期能尽快调整好心态,毕竟高考是人生重要的转折点。心绪烦乱,下自习后想着给许然电话,好不容易熬到下自习,拨了好几通都无人接听,最后一次一个男生接上,结果一句话,就让林小眉瞬间好似跌进了万丈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