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旅游 >

    有了许多背道而驰的人与事上演了千千万万缠绵悱恻的情爱故事

     
      日子在平铺直叙中无声而逝,一切都是按步就班,女儿们仍是上学放学写作业,阿军依然是酗酒赌博,喝醉骂孩子,赌输打老婆,弄得家里整日是大人哭孩子叫,鸡飞狗跳,不得安宁。。。。。。。。。。。。。。。阿萍实在厌烦了这不知何时才是尽头的生活,她借口这几日身体不适,让上小学的俩女儿住到了婆婆家,安顿好了孩子,她又去了同村的娘家,为爹娘洗了所有脏衣服,做了可口的饭菜,晚上在被窝里和二老诉说了她的满腹心事与无尽委屈,娘陪着掉了好多泪,但还是劝她说:”有俩孩子呢?凑合过吧!咱们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这样,认命吧!”父亲更是义正词严的说:”再怎样,我也不允许你离婚!你千万别有那该死的念头!明儿你就回去,安分守己的过日子去!”阿萍知道父母都是顽固不化的老思想,不会理解自己的,没办法,只有不辞而别了。。。第二天一大早,阿萍做好早饭就走了,她眼含热泪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生她的父母养她的家,最后她一抹眼泪,毅然决然的踏上了私奔的路,这一走,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回来。。。。。。。。。。。。。。。。。阿忠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只随身携带了全部积蓄,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就来到了他们提前商量好的上途车站。。阿萍阿忠差前往后到了车站,他们上了第一班开往大同的车,在车上他俩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紧挨着坐在一起了,他俩不由得都长嘘一口气,他们觉得幸福的生活正在向他们招手。。。。。。。。。。。。。。。。。车启动了,一路上,阿忠无微不至的照顾着阿萍,阿萍因昨晚没睡好,有点晕车,好在车行至半路,她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阿忠这才松了口气,看到她难受,他心疼啊!他觉得还不如让自己难受来得好过些。。。。很快车到了市区,阿忠推推阿萍,他想让她看看这古老的云中城,领略一下它的独特景致。阿萍睁开惺忪的睡眼,这一觉睡得可真香!她坐正身子,扭头看向车窗外,街上人头攒动,各自匆匆忙忙奔波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店铺后边各种楼宇鳞次栉比,好一派繁华兴盛之态,真不愧是城市,不是家乡小县城可堪比拟的。。。车驶出了市区,一路急驰,经矿务局,过口泉,二矿,到了三矿,阿忠领着阿萍下了车,投奔他的表姐而去。。。。。。。。晌午时分,阿忠携阿萍风尘仆仆紧赶慢赶的到了表姐家,表姐一家人正在吃饭,就招呼二人上炕一起吃。饭后,表姐安顿他俩休息,就出去给他们找房子了。。。。。。。矿上的年轻一辈大都搬迁到新区了,因而矿区的老房子很大一部分都闲置着,所以阿忠表姐很快就找好了房子,里边还有废弃的旧家俱,旧家电,三人大概打扫收拾了下,表姐又从家里搬来了两套被褥,晚上二人就能住下了。
     人生有太多的事与愿违,甚至是背离初衷,因而才造成了世事的无尽缺憾,有了许多背道而驰的人与事,上演了千千万万缠绵悱恻的情爱故事。。。。。。。。。。。。。。阿忠初为人夫,又即为人父,这令他有些措手不及,惊慌失措中不由常常去见阿萍,他可怜无助的眼神让她心疼不已,她的关怀,她的柔情蜜意让他迷失,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光阴似箭,转眼女儿呱呱坠地,阿忠实在受不了无爱婚姻的折磨,与妻子一五一十的讲了他和阿萍的事,直到此刻,小平才明白新婚之夜丈夫为何叫她阿萍,她算什么?影子,替代品,或许什么都不是,她的心彻底死了,绝望至极,望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却什么也听不见了,一切都照他说的办,很快他们协商一致分手。半年后,小平孤身离开了这个曾带给她欢笑和泪水的家,离开了这个她曾深爱过的男人,正因为她爱他,她明白他的痛,看着他折磨自己,她感同身受,放手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同时给他们俩一条生路。。。。。。。。。。。。。。。。。阿忠抱着女儿回了父母家,向二老禀明了一切,当然其中也夹杂了些许谎言,二老捶胸顿足,说他这么大的事也不和他们商量,就擅做主张,你眼里还有父母吗?母亲更是急怒攻心,差点晕了过去,农村娶个媳妇不容易啊!你想气死我们呀!可再怎么说,事已至此,再无挽回的余地了。父母虽恼恨儿子,可也心疼小孙女,没办法,母亲还是接过了孙女,担起了养育孙女的重任。。。。。阿忠彻底自由了,没了妻子女儿的牵绊,父母也完全放弃了他,不再对他管教约束,他们认为他是烂泥扶不上墙无药可救,因而对他放任自流,只有阿萍隔三差五给他送些吃食,温暖着他那颗虽有激情却仍不免略有沧凉的心,他们的爱是不被世俗所接受的啊!两个苦命的人时而抱头痛哭,时而激情温存。他们看不到希望,心中都是一片黯然。未来的路该何去何从,他们都感到毫无头绪,茫然失措,他们真的感觉好无能为力啊!!日子好不好过,都在一天天继续,不觉又一年的春光明媚,这一天傍晚,阿军又醉醺醺回了家,不知是在外受了什么刺激,还是打牌输了钱,反正是不问青红皂白,对阿萍一顿猛捶痛打,她早已习惯成自然了,咬牙忍受着,不让眼泪流下,许久他打累了,倒头就睡,她却厌恶的望了他一眼,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家门。。。。。。。。。。。。。。阿忠正在看电视,却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感觉有什么事发生似的,一抬头阿萍走了进来,只见她鼻青脸肿,再看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一副惨不忍睹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忙拿出药,给她擦拭伤处,并心疼的说:”他这个畜生,打你这么狠,和他还有什么过头,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创我们的新生活!”阿萍一愣,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是啊!她早该离开他,随阿忠一起走啊!她握住他的手,激动地说:”你真带我走?”看见阿忠重重地点头,她又接着说:”那好,你等我几天,我养好伤,顺带着就处理一些事,我们就走。”说完,她两眼放光,她觉得他们离幸福的生活不再遥远,她憧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