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书评 >

    爹为我做的泥鳅汤是县城都没有的佳肴

     
      盛夏时节是最难熬的,也是最可珍贵的。尤其是夏种结束立秋之前这一段时间,是农民全年最惬意的。没有春秋的忙碌,也没有冬天的严寒和备耕的紧张,却有着等候收获的期待。无疑这也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季节,一个充斥了美食美色的季节。
      
      七上八下的连雨下上三五天,从东北和西北两个方向的来水灌进三道河,这条季节性的小溪就开始鱼游虾跳,充满生机了。
      
      “千年草籽,万年鱼籽。”是说植物的种子可历经千年不死,遇到合适的环境仍可萌发;鱼虾的种子可历经万年不死,一旦沟满壕平,鱼虾就像变魔术一样,一夜间又开始活跃起来。
      
      有的人家有“旋网”。沿着河沟河塘走过去,发现水流较为稳定且深的地方,就理好网的纲目,故作姿态地抛过去,小心翼翼地收拢,拉上草岸,有时候就有很多巴掌大小的鲫鱼在里面翻腾。我们这一帮看热闹的就盯着这些鱼,羡慕地在旁边直咂嘴,仿佛人家炖鱼的香气已经飘了过来;同时还想:“这么多鱼平时都在哪儿藏着呢?这河沟都干了很多年了嘛!”如果接连两三网颗粒无收,这个捕鱼者就会扔下一句国骂另寻他处了。
      
      普通人家的孩子们对鱼虾之类的没有过高奢求,往往是新奇之感大于口腹之欲。我家后对门的永利就逮到几条很好看的“草里璞”,一种身体很扁且有着漂亮的红色尾鳍的小鱼。他并没有让他妈把小鱼腌起来吃掉,而是用几个玻璃罐头瓶养起来,藏在他奶奶的炕头,每天下午放学准时去喂它们。他的奶奶说了句实话“养它干啥,没几天就死啦。”他却说“你死了他也死不了。”他的奶奶很长寿,活过了九十岁,而那几条鱼好像也就活了一个星期的样子。而永利在奶奶去世的时候没有哭,我还以为是他仍对奶奶诅咒他的鱼耿耿于怀。
      
      捕捉小的鱼虾有简单的方法。鱼虾是逆流而上的,你要是用一个筛子挡住它们上溯的路,在浑浊的水流里它们就会执着地冲击这个筛子,你把住筛子的手可以分明地感觉到它们“当当”地撞击筛子的震动,朝着它们赶来的方向一抄,就会得到很多鱼虾在筛子上蹦跳。我也冒了被蚊子吃掉的风险在自己门口的河边捉过几次,最多的时候抓了半脸盆小鱼虾,但大部分都是“黄瓜卵子”和叫不上名的杂鱼,肚子很大却没有肉,回家都喂了鸡。麦穗、鲫鱼、马榔头等能腌起来吃掉的鱼寥寥无几,感觉颇不合算。
      
      但我也并非没有口福。一天下午,爹去稻田地里浇水,赶上暴雨。爹躲在避雨的棚子底下,看到无数的泥鳅在稻田地里蹦跳,他不顾倾盆的大雨,跳下稻田地,抓啊抓,那泥鳅可是出了名的滑头,很难抓得住!有时候爹都已经把它抓到手里,它又滋溜一下溜掉了。最后,爹抓了十来条大的泥鳅,由于没有地方存放,就放到了雨靴里。雨停了,爹浑身湿透地光着脚拎着雨靴回到家。妈用了两调羹油把泥鳅炖了。可能泥鳅是在臭胶皮雨靴里呆的久了,有一股腥臭味,妈说怪就怪你爹的脚太臭。爹因为淋了雨着了凉,感冒发烧好几天,不得已打了针才好。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我走遍大江南北、长城上下,各地的山珍海味也品尝了不少。但直到如今,那种带了臭脚丫泥和胶皮味儿的泥鳅仍是我今生最美的佳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