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书评 >

    我和妹妹嘱咐父母多少次了 哪里不舒服就和我们说

     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沉默的人,极不爱说话。和我母亲形
     
    成了强烈的反差,我父亲一个星期所说的话也不一定比我母亲
     
    一天说的话多。我每天中午都在娘家吃午饭,有时候,一个中
     
    午,我父亲也不说一句话,只是听我母亲和我们聊天,如果不
     
    问父亲,父亲绝不搭言。
      
      我父亲年轻时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就连我小妹出生,父
     
    亲都没有在家。我母亲一个人照管四个孩子,自己还要上班,
     
    非常辛苦。我是家里老大,虽然是个女孩,但是异常淘气。常
     
    常带着弟妹们闯祸,我母亲从来不打我们,只是威胁说:等你
     
    爸回来,揍你们。开始我是很害怕的,忐忑几天后,父亲回来
     
    ,母亲并不提及教训我的事,再后来便不再害怕,肆意玩闹。
      
      其实,就是母亲说起我们淘气之事,父亲也不会打我们。
     
    在我的记忆里,我父亲很少教训我们。我从来没有挨过打,弟
     
    妹们也没有。我父亲大声呵斥我们的时候都不多。
      
      我父亲年轻时常常不在家,基本上没有做过家务。退休之
     
    后,父亲除了在家看看电视,报纸,还去野外开了一小块儿荒
     
    地,自己种些杂豆和倭瓜什么的,自己吃个新鲜,也为锻炼身
     
    体。在家还帮母亲给妹妹照顾孩子,并主动承担了做饭的活儿
     
    ,母亲只管炒菜。我父母家住平房,可以用自己砌的锅灶做米
     
    饭,比电饭锅,高压锅做出的米饭好吃,还有锅巴吃。我和我
     
    弟弟极爱吃锅巴,我喜欢吃火大糊一点的,我弟弟喜欢吃火小
     
    一点的。平时父亲做米饭都是多烧一把柴,把锅巴烧的糊一点
     
    ,给我吃。弟弟回家来,就烧火小一点,给弟弟吃。弟弟经常
     
    是只吃一个锅巴,不吃米饭的。但是他又不吃糊的锅巴,父亲
     
    就得掌握好火候,毕竟儿子不经常回来。可是越是想烧好,就
     
    越是不行,也时常把锅巴烧糊了。母亲就埋怨父亲烧糊了锅巴
     
    。弟媳妇就偷偷的乐,因为她和我一样,也是喜欢吃糊了的锅
     
    巴。如果不烧糊了轮不到我们吃的,呵呵呵...
      
      父亲除了沉默,还相当的有忍耐力。有一次,吃中午饭,
     
    父亲还没有吃完,就放下碗,默默地出去了。我问母亲,父亲
     
    怎么了?我母亲说,父亲牙痛好几天了,可能今天严重了,没
     
    事。我追出去问父亲,是牙龈肿了,还是有坏牙,或是牙神经
     
    痛?父亲说,是牙龈肿了,上下牙合在一起就痛。我就埋怨,
     
    怎么就不早说?非要肿的不能吃饭了才说?我知道一些医药常
     
    识,只需要两种抗生素合用就可以消肿,再加一种镇痛药服下
     
    ,很快就可以好的。若早点告诉我买药吃,哪里会那么肿痛?
     
    赶快去药店买药,回来叫父亲服用。到了晚上下班再去问父亲
     
    ,说比中午强多了,不那么痛了。
      
      不止一次,父亲经常是病痛得难以忍受了,还不肯说。等
     
    我们看出来了,问才不得不说。去年夏天,到了伏天,已经很
     
    热了,我发现父亲还穿着坎肩,头上都是汗了,还不肯脱。就
     
    问父亲怎么还穿那么多?父亲才说,春天的时候,出去种豆,
     
    在野外出了汗,里面背心湿了,骑车回来胃受了凉。回家自己
     
    用热水袋热敷,当时很舒服,就连续敷了十几天。后来才发现
     
    离不开热水袋了,不敷胃就凉的难受。没办法只好多穿衣服捂
     
    着,一直到了伏天,还是这样。
      
      我和妹妹嘱咐父母多少次了,哪里不舒服就和我们说,不
     
    要等到严重了不能忍受了再说,自己难受不说,也耽误了治疗
     
    不是吗?唉...真是没辙啊,一点办法没有。老两口一样的有主
     
    意,都不说。说没事儿,多穿点捂着就行。我气急败坏的说,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啊。胃受了凉,得从里往外驱寒,只是捂着
     
    哪儿行啊。赶忙找了一个偏方,很简单的,鲜姜,红枣各10克
     
    ,加一勺红糖开水冲泡,每天上午服用,祛除胃寒。这回父亲
     
    倒是很听话,可能也是胃难受的久了。极认真的每天服用,直
     
    到完全好了为止。
      
      今年是父亲的本命年,过年以前,妹妹说给父亲买一件大
     
    红的唐装外套,说过年穿多喜庆。父亲坚决不要,妹妹就说那
     
    买大红毛衣行吧?父亲还是不要。妹妹没有办法说,那您本命年
     
    总的穿点红的吧?买秋衣秋裤吧。父亲说那还行。我说我买鞋
     
    垫和袜子吧。可是过年事多,我早就忘了这个事儿。直到春节
     
    上班以后,一次中午在娘家吃饭,妹妹发现父亲穿得不是红袜
     
    子,就悄悄地问我,给父亲买红袜子了没有?我这才想起早就
     
    忘了此事。下午下班先去超市,给父亲买了大红的内裤,袜子
     
    和鞋垫。回娘家先拿给父亲,父亲没说话,接过东西自己收好
     
    了。母亲看见笑了说,以前年轻,不信这个,现在岁数大了啊
     
    ,呵呵呵......
      
      第二天再去娘家,妹妹悄悄的叫我看,父亲已经换上了红
     
    袜子。母亲说,都换上了,鞋垫也垫上了,这回齐了呵呵
     
    呵......
      
      今天是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六日,父亲节,写下这些文字,
     
    不为别的,只是祝父亲母亲身体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