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书评 >

    山村的生活大多时候都是平静的偶尔有些小小风波也就象小河泛起的

    年轻时,阿莫可是个帅气的男人。1米81的个儿,常年劳作练出的一副好身板,微黑脸庞,大眼挺鼻,一笑如树阴里漏下来的太阳光,让人心里妥贴温暖。粉粉就是被他这笑容给俘虏的。他俩一个大队,阿莫会木工,在以前的农村也算是个手艺人,粉粉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果断跟着阿莫恋爱的。
      
      粉粉的爹妈不同意,因为粉粉长得也不孬,又好打扮,时新的衣服穿上可一点也不比城里姑娘差,爹妈还想着把姑娘嫁到城里呢!再不济,也得说到镇上呀!再说,都是一个大队的,知根知底,那阿莫虽然长的高大性子却最是温吞,只怕以后跟了他要操心,有气受。
      
      粉粉不认同:不管是坑是崖我都要跳。过好过坏该我自己受着。
      
      父母生了气!可是对这个自小娇惯的闺女也无法。因为粉粉当天就跟着阿莫跑到了临近的太原市,俩人在太原逛了几天,回来——生米已成熟饭——粉粉家人气在心里,但为了自家的脸面却只能默认了这门亲。
      
      婚后粉粉成了这个家的当家人,阿莫事事都由着粉粉,在外挣的钱一把上交不论多少,随便粉粉咋花;粉粉着实过了一段舒舒坦坦的日子。
      
      后来他们有了个可爱的女儿,阿莫浑身是精神——这都是他要疼的人啊!
      
      如果,一切美好都这样继续下去,那阿莫的生活该是平静安稳的吧?
      
      几年后的一天,村里传出一个惊天消息:粉粉前一天跟着一个从山东来修高速路的男人跑了。。。
      
      高速离村子不远,他们来了不是一两天,偶尔在村里转转,彼此都脸熟。但谁也不清楚粉粉是如何跟这人勾搭上的。。。紧跟着又传出一条更叫人大跌眼镜的闲话:那阿莫不知道最近有了撒毛病,已算不上个真正的男人啦!闲话到底是从谁那儿先传出来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家都信誓旦旦的说:确确实实有人在半夜里不止一回的听见粉粉的哭骂声,就是为着这事儿!
      
      阿莫没时间管这些流言,他赶着去了那男人的家乡,地址是在工地上问出来的,可是等他赶到山东时却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粉粉跟那人根本就没回来!
      
      谁也不知道阿莫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回来的——他依旧细心照顾着孩子,只是身上明显没有了之前的那股精神气儿!也难怪!粉粉就是他半条命呀!
      
      生活大概是这世上最难预知的了。
      
      就在谣言逐渐平息,人们慢慢可以用惋惜的口气对阿莫的孩子说:“这孩子,长的真漂亮”的时候,粉粉又回来了!还挺着个大肚子!当然,她没回她和阿莫的家,去了自己的娘家。
      
      她妈看见她气的浑身哆嗦,满拟要把她一顿饱打的粉粉爸在听了粉粉连哭带泪的辩白后甩手就走,丢下一句话“娘那笔,丢人现眼的东西”!
      
      粉粉的述说印证了人们的谣言:阿莫是有了病,再不能像以前那样满足粉粉了。粉粉对她妈说,我也不是没陪他去过医院,那他就不见好,我咋办?
      
      对于肚子里揣着的孩子,她说:本来跟那男人回去就想着跟他好好过日子的可谁知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回事~~可不如阿莫对她好。
      
      粉粉妈狠狠打了她几巴掌,可又起身给粉粉磕了几个鸡蛋。
      
      第二天,阿莫来了,带着孩子,来接粉粉回家“你回来了,咱这个家还是完整的,孩子还小。。。。。。”
      
      再骄纵,粉粉也觉得愧疚了,她说:那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阿莫没让,说月份大了,怕出意外。是你的也是我的。我会把他当亲生看待的。
      
      阿莫的妈妈不依,打骂阿莫骂他是个没出息的种!然后直接搬到老宅子单过了。
      
      没多久,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阿莫看他的眼神像以前看自己女儿一样充满慈爱。
      
      山村的生活大多时候都是平静的,偶尔有些小小风波也就象小河泛起的涟漪,打了个旋儿,轻轻归于平静。
      
      转眼间,粉粉的儿子已经上小学了,这时的农村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互联网的和手机的普及,人们通过网络发现了另一个世界,接着土地被流转,大量的人群涌向城市,所有的一切仿佛在瞬间都被改变了原有的轨道,让人猝不及防。
      
      粉粉也坐不住了,她要跟别人一起去打工。阿莫说还是你在家吧,再咋也能看着孩子们。我跟他们去山西修隧道——那是他早就跟人打听过的。
      
      粉粉看了他一眼说好吧。
      
      阿莫走了没多久,粉粉就给儿子交代:以后回来就去婆婆家吃饭;至于女儿,她不担心,女儿已经上了初中,一星期都在学校,就算回来还有奶奶呢!
      
      安顿好孩子们,粉粉掏出手机给人打电话,那女人是她在网上认识的,经常在空间发一些在外面吃喝玩乐的照片,粉粉十分羡慕就主动跟她套近乎,俩人一聊天,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那女人早就约粉粉来市里逛逛,只是阿莫在家,她一直不能得空。
      
      阿莫又回来了,是他妈妈给他打了电话——粉粉在市里租房再也不回来了!天知道她在外面干嘛。
      
      阿莫找到粉粉……粉粉跟过去大不一样了,浓妆艳抹衣服艳丽,虽然俗气但确实比以前漂亮了。
      
      粉粉很坚定:再也不回去了。要离婚。
      
      她的话象刀一样锋利却让阿莫一句话也回不上来。她说:以前我看中你有手艺想着跟你一起会过好日子,但现在不行了,你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不管在哪方面,你都给不了我要的幸福了。
      
      阿莫几欲晕倒,粉粉是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她也说不出给不了幸福这样文绉绉的词。只怕,这个念头在她心里不止一两天了吧!他攥紧了拳头试了几次到底也没往脸前那张曾经熟悉的脸上挥去。是不舍还是不敢,他自己也不清楚。
      
      阿莫不离,粉粉也不管他……现在她自由自在,可得好好享受一把生活了。只是女儿有些麻烦,十几岁,正是叛逆期,每次她打电话过去,女儿都带理不理的,话里话外还对她充满恨意。
      
      僵持了两三年,女儿初中毕了业,死活不肯再去上学——她学习一塌糊涂,已在学校谈了个男朋友,也知道化妆喝酒啪啪啪,阿莫痛心不已,可女儿满不在乎,还说阿莫:我恨你们,过不了为什么还要在一起?看看你们给了我一个什么家庭?
      
      阿莫讷讷辩解:那不是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吗?
      
      女儿冷笑: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能感觉出来。家是完整了,可这几年,除了我奶奶,你们谁关心过我?以后你们爱咋样咋样,我只跟我奶奶亲!
      
      阿莫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头上早早就有了白发,挺直的腰杆也驼了下来,见了熟人慌慌说几句话,好像自己做了亏心事。
      
      他又去了山西,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每次回家都会给粉粉电话,粉粉告诉他:想儿子了,把儿子带来我看看吧。阿莫就去岳母家带上儿子去见粉粉。
      
      卧槽!真够贱的!不过千金难买他愿意。我说。
      
      谁知道他咋想的?大概是因为他身体原因吧?艳玲说。她是阿莫的前院邻居,娘家跟粉粉还是拐弯亲戚;阿莫粉粉的事都是她讲的。
      
      那也罪不至死吧?我说。
      
      我又问:那粉粉现在呢?
      
      她声音一下提高了,两手一拍:去他妈那碧,她一个半老妇女,一个人在城里租间房,球事不干,还得要吃要喝要打扮,你说她靠撒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