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书评 >

    从断断续续的联系中知道他回到家乡滑县到底是在家里开了个早餐店

     王忆是我以前在饭店的小同事。那时他才17岁却已经在后厨白案上打拼三年了——面条、面叶、包子、馅饼、油条、各种面食都做的有模有样。不忙的时候,他总是拿着刀仔仔细细地刮着面案,偶尔跟我们闲聊几句。
      
      闲谈中他告诉我,他姊妹三个,底下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母身体都不好,自己读书不行,所以十四岁就跟着陈星(后厨的厨师长)出来学厨师了。
      
      “那你干嘛不学红案呢?学白案,感觉出路不太大啊?”我说。
      
      “我不想跟他们一样”他回头看了陈星一下“整天在外面漂,过年过节都不能回家,我想学个白案,到时在老家镇上开个小吃店,就能经常陪在父母身边”说完他就笑,然后又仔仔细细地刮他的面板。
      
      后厨就是个小社会,工资分配全在于厨师长。王忆因为只是个白案,每次工资都是最低。有时我们都替他抱怨,陈星冷笑:“像我们这些不是正规学校毕业做厨师的谁不是十三四岁就出来混的?谁不是从最低做起?有人肯带你出来就不错啦。”王忆低头揉着面,一声不吭。
      
      后厨对于厨师的个人卫生要求很高,王忆就常被陈星呵斥:“你能不能把你那鞋好好洗洗!整个厨房都没别的味儿了!尽是你臭脚味儿!”王忆脚臭,特臭。这事后厨和前厅人人皆知,王忆苦着脸,抱着鞋坐在热水器前的小凳子上狠命刷鞋。我们笑他,他苦唧唧地说“我天天洗脚,两天换一次鞋,那它非要臭,我有撒法?”我说“咋不去买双好点的鞋?再买瓶香水,每次上班了喷喷。”
      
      “哪有恁多钱啊?胡乱将就着买双穿穿算啦”他叫道。
      
      “嘿,那你说那也不对,没有钱就应该事事都将就吗?”我跟他抬杠。
      
      “那你说,没钱还能挑拣吗?”
      
      “不是事事都得挑拣,而是在经济允许的条件下尽量让自己舒服些,你还年轻,路还长着呢,以后有的是机会打拼,不应该这么早就被钱困住,你应该多见见世面,开阔开阔眼界,然后再说挣钱的事。”我感觉自己整个一唐僧。
      
      王忆没搭腔,停一会儿忽然笑了,他说:“大姐,其实我一直在想,要是以后我也能开个这么大的饭店就好了。”
      
      我也笑了说:“这算撒?你以后一定能开成全国连锁的。”
      
      “真的啊?”到底是小孩心性,他又高兴了。
      
      “真的”我点头。
      
      “好!到时候等我新店开张了你一定要来哦”他笑的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第二年王忆离开我们饭店,从断断续续的联系中知道他回到家乡滑县,到底是在家里开了个早餐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