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那个时候的物质十分匮乏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却十分豁达

     冷子坤的四个女儿,自然也遵循着社会规律,在穿衣服上毫无疑问也是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是老三,可传到老四冷月时,那一件衣服已经缝补的早已不象样了,既是做抹布都嫌布丁多,怎么还能再穿呢?好在冷子坤的妻子手巧,她就不同花色衣服没有布丁的布裁剪下来,给冷月做一件杂色的衣服或一条杂色的裤子,冷月穿着拼凑的衣服合身得体,也显现出了冷月家的经济状况的窘迫。在那个岁月,家长就不会考虑孩子们的穿着是否漂亮,他们的义务仅仅是物质层面上的不让自己的孩子饿着和冻着了,精神层面上的东西不在家长考虑之列,不光是家长的思想境界达不到,更多的是家长手上的财力不允许。
     
      
      冷月进了幼儿园的门后,就一直跟着杨光在一块,吃饭,坐一起;午睡,床挨床;喝水,同时要;就是尿了,也彼此先后。冷月与杨光,就如同人影一样,一刻也不分离。特别是冷月上幼儿园两个月后,杨老师每每接送杨光看见小冷月所穿着的五花八色的杂衣,心里颇觉酸楚,打那以后,杨老师每每给杨光购买衣裤鞋时就会给小冷月也买与杨光一模一样的衣裤鞋,半年后,冷月的新衣裤鞋完全与杨光同步一样了,俩小姐妹穿着完全一样的手牵着手,旁人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对双胞胎呢。
       说是“愁生不愁长”,真要在悠悠岁月里把孩子抚养成人,做家长的哪有不发愁的事?吃、喝、拉、撒,睡、行、衣、学,字字内含的事能离开大人的操心或安排?特别是象冷月家这样半边户里的孩子,在农村人眼里是城里人,在企业人眼里就是农村人,尽管受着农村人的羡慕:鲤鱼跳了龙(农)门;也尽管没有受到企业人的歧视:户籍不还在农村吗?可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孩子们的吃饭问题。那个时候的共和国还是计划经济时代,城里人不论男女老少的生活物资全凭国家供给,买粮要粮票、买肉要肉票,穿衣要布票、盖被要棉花票,既是抽烟还要有烟票,买包火柴还要有火柴票。一个没有户口的人自然享受不到国家的计划供应,没有了国家的供应物资的票证仅靠货币也是买不到生活必须品的。
      
      冷月的爸爸冷子坤是部队复员到企业的,企业依据冷子坤的军龄给他定了一个三级工,月薪三十六元人民币。那个时候的企业给工人定了级后,除非有国家政策普调,一般都是一个级别要等数年甚至十数年才会遇国家工资政策的调整才会调级涨工资。冷子坤从部队回来就是三十六元,现在是四个孩子的爸爸了还是月收入三十六元,不能怪他不努力,他年年被企业评为生产先进工作者,获得了无数荣誉,工资却一分没涨。冷子坤刚到企业的时候,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三十六的工资着实让他萧洒了一阵子,当了爸爸,孩子越来越多,家庭经济状况也越来越窘迫。指望着添一儿子再苦再累也认了,没料到老天爷又给老冷家送来一丫头。冷子坤望着冷月心里寻思着:丫头好哇,养丫头至少可以少费粮。不费是不费的问题,量再小不也多了一张嘴不是?冷子坤与妻子商量了商量决定:冷月的妈妈待冷月半岁后就把冷月搁家里让姐姐们看护,自己出去做临时工赚钱以补贴家庭开支。
      
      杨光的父母都是大学生,月工资都是五十二块五,当时就有分到企业工作的大学毕业生自我戏谑地:十数年寒窗苦,就值五十二块五。相比冷月家的半边户来说,杨光的父母是拿着高工资的双职工,其家庭经济状况与冷月家来说有着天壤之别。也就是有着这巨大的差异,杨光的母亲便经常把家里的粮票、肉票、油票、布票省出一些来送给冷月家,杨老师后来发现:冷家除了把粮油票消费了以外,诸如肉票、豆腐票等生活必须的票据都过期作废了。不是不想消费,而实在是货币太少没有能力消费。于是,杨老师除了粮票每月总要挤出十来斤送给冷家以外,剩下的票据,比如肉、豆腐、猪油、干脆直接购买了物资后送到冷家。
      
      那个时候的物质十分匮乏,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却十分豁达。也就是杨老师的豁达与真诚使两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也使冷月与杨光俩小姐妹携手并肩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