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也许是他把那份善良的情感转换成无私的友谊让我享受到了人间的大

     
      这铁路警察哥儿们是部队长大的孩子,家中哥三个他最小,也是哥三个中个子最高长得最帅气的一个,哥三个的长相灵气让他一个人占全了。后随父母从部队转业来到地方,打小就是一个善良的乖孩子。高中毕业高考落弟,其父亲所在单位考虑他们家哥三个就有俩正在服兵役,便予以照顾地把他内招到铁路上当了一名卖力气干活的搬运工。由于他干活舍得花力气不取巧偷懒,工作仅一年就受到铁路局、火车站及他所在的货场的层层表彰。一年后铁路内部招警,做为货运场搬运队里最优秀的青年的他被调干,成为了一名警察。也就是这哥儿们,不论干搬运工还是当警察都是踏踏实实,也不论是做事还是为人都是实实在在。
      
      我是在一个工作饭局上认识的他,当时参与饭局的连我一起八个人,这哥儿们是我唯一不认识的。因为在日常工作中,法律服务是由当事人决定我该与哪个部门或哪个警种打交道,他做为火车站派出所的警察,我不认识也不足为奇。然在饭局上坐我旁边的一刑警啄我,把我啄烦了,我随口就是一骂地:“警察有几个好东西?”我骂语一出,在坐的七个人全都注视着我。好嘛,八个人有七个警察,我这不是当着和尚骂禿驴——成心找事吗?好在七个警察中有六个是铁哥儿们,要不然也不会凑在一块一起进餐呀。人家不说话,铁路警察开腔了:“哥哥呀,不能一棍子全打了呀。再说也不能以东西论好坏呀,这东西好坏不都是在骂人吗?”
      
      打那以后我们就有了来往,也许是许多兴趣的相同,我俩渐渐来往频繁并成了哥儿们。特别是我与他相交没有多久,我妻子重病住院,他主动与我来往更频繁了。他只要有空就会到我家或医院里来陪陪我,那个时候,是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也是妻子的血色素不足三克连吃饭连嚼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他常常陪着我、劝慰着我开导着我一定要挺住,甚至在我不在医院的时候,他遇到妻子进餐时会主动给妻子喂饭、给妻子倒痰盂。妻子转到外地住院后,这哥儿们天天临近吃饭时就会给我一个电话,询问吃饭事宜,我若无吃饭的着落,他肯定就会给我送饭来。那个时候,也是我花钱似流水的时候,医院里需要大量的资金,货币在我这成了最大的瓶颈,只要他知道了我手短缺钱就会主动万儿数千的往我这送,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积蓄早已被我挪空,他再去找人借了来帮我……
      
      悲伤的经历没有磨灭掉他的善良。在我妻子病情稳定出院后他告诉我了他与我相似的经历:他女儿一岁时,其妻子确诊胃癌晚期,他日夜守护着妻子,四处借钱拼命挽救妻子……可回天无术,他妻子确诊病因只有半年就永远地离开了他和孩子、永远离开了自己的父母及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