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我们的浪漫婚礼走过风风雨雨 今日为金婚分享当年的辛苦

     
      现在儿女成家大操大办,那花费就不能说了。想我和老伴结婚那阵,一九六七年腊月二十七,只有几家亲戚一顿肉面,连串鞭炮都没放。俩个同事给我俩送了一个笔记本到现在扉页我都珍惜的保存着。上面写着:王老大,张老太同志结婚留念:愿你们:成为政治上的革命战友,工作中的阶级姊妹,生活的亲蜜侣伴。用你们诚挚的爱情去灌输那永不凋谢的鲜花。一九六七年二月五曰。到现在已有四十三年了。三月二十四曰晚,老伴在那本子上写了一篇曰记,最後写着::愿我们:互敬互爱,互相学习,像松柏那样永远长青,像江河那样永流不息。让我们的爱情:像丁香花那样香芳,像水莲那样纯洁。我写的是,在我心里,并不把你当成侍奉我的女人,也不把你看做伴随左右的尊夫人,在人生道路上在奋发图强的一生斗争中,你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最贴心的知已。也只有这样,才能是我们互相体贴、互相帮助、成为互相鼓励、互相措进的老师;互相学习、互相进步的学生。也只有这样,才不会使我们成为庸碌奔波的庸夫、互成前进中的累坠。洞房花烛夜,看老伴写的多有诗意,我写的多么浪漫。可在几十年艰辛中,养护儿女、侍奉老人她做到了,确实是知人都夸的贤妻良母。她经人给我介绍时还是个学生。见面那天晚上,我坚持穿补丁衣服。我很明白:艰苦的生活已摆在我面前,能伴我度生涯的人不会只看这一时。现在让孩子们知道我们年轻的故事,我想,他们不会笑话我们,或许会使他们能理解我有远见的眼光呢!我们结婚不满一个月,在小房里用烂砖头磊个火炉。还没生着老妈就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因家庭问题我还没找到工作。我和爱妻只好上山,在两兄长帮助下割柴到城里卖。我两在山上,他把我割的柴整理到一堆,我把它捆成捆,每天把整捆的柴从山上背下来堆到一起,攒到一车时,大哥套牛送到坡顶就回去了。进城的路上,下坡时,我让她坐在车上,上坡时她就在後面推车。卖柴的钱如数交给老妈。一天上山起的早,到了城郊才发现没拿汽菅,我拉着架子车,只好让她回去取。那时这小城人少,出城就是刑埸。昏黄的灯影下,看着她的背影,我就暗下决心,这一生,我决不做对不起她的事。以後,我们俩当年的书生气在严酷的生活中都磨逝的没了踪影。现在,我们都老了,时常有许多的不如意,语言里也常磕磕碰碰,可当年的日月磨练了我们。老岳父当年有本毕业留言本,上面有段话: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有两桶酒。一桶是苦酒,一桶是甜酒。当你先喝完甜酒,後来就只有苦酒了。要是先喝完苦酒,剩下的就全是甜酒了。现在,我们儿女都成了家有了自已的孩子。可回忆当年的困苦,对现在的年轻人也是个教育。人生的路是曲折的,我们喝完了苦酒,衣食无忧,可对社会变迁所带来的生活压力地承受力,现在的年轻人却远不如我们。希望他们能在年轻时能多饮些苦酒,在将来的生活里永远尝到的都是甜蜜。让我们的艰辛生活再不要重来。
      
      虽然我们逐渐衰老,可已苦尽甘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真是前半生饮完了苦酒,剩下的都是甜酒了。虽说孩子们无虑生活问题,可在经济社会中,你们所承受的精神压力比我们那时可沉重的多了。这也是对你们的一种考验和锻炼。希望我们的後代都生活在幸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