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像所有从未见过雪的南方人一样向往一场大雪

        邂逅第一场雪
    像所有从未见过雪的南方人一样向往一场大雪
       想像中是一片莹白的粉雕玉琢的世界,还有那漫天飞舞的鹅毛似的雪花,天上,地下,干净的纯洁的让人心疼!(很想在这分段,但该死的手机是残废)一早醒来,感觉冬日暖阳正试图穿透窗玻璃,拥进我的屋子,看来今天天气不错,伸了个懒腰,父母的家,父母的床真安逸,暖融融的像儿时偎在母亲怀里,实话说,自从父母随三峡库区大移民从重轻搬到江苏后,心底便有一种没了根无所皈依的怅然,江苏除了有我的亲人我对它一无所知,我儿时的梦年少的记忆及许多依恋与牵挂都丢在了重庆老家,我的亲人们把新家安在了江苏,他们如今已经习惯或正在喜欢它,(而且,这次回来明显发觉连吃食口味都在渐渐改变)我是个恋旧的人,而去年回重庆老家一趟之后惊恐的发现:我的旧已经不再了,再也没旧可让我恋了!库区移民,西部开发,到处是高速公路、耸立的摩天大楼,不能不说是好事,只是我的梦碎了,大石盘,石板林、盐罐石、牛尾石、沙滩,不见了,统统永沉江底,河面加宽了,还架起了一座长江大桥,两岸的人们终于不用再等待渡船随时可过江了,岸边曾让我们醉了整条上学路的柑桔树全部被砍伐了,取而代之的是推倒旧址后的残寰断壁,站在山腰回望,长江是安静的,如一位沉默的忍痛的老人,再也不复当年如玉带若蛟龙气势若洪奔流,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一说了!(我扯远了,旧址不在,梦也远了,想它作甚?)去年暑假来父母亲的家,那个炎热的夏天门外片片盎然的绿、田间在风中噼啪作响的大杨树的叶子,也曾让我心生感激与爱意,如今是冬季,盎然的绿已换成光秃秃的枝干,不过我怎么看也觉得它们一点都不自卑,就那么光秃秃的理直气壮的站在冬风里,没有颓废的感觉,(突然很感动,随手拍下)等等,窗外,是什么东西在飞?父亲经过门外,爸,那是啥?是雪,下雪了!下雪了?!!几疑在梦中,得到父亲一再肯定后的我像个孩子似的钻出被窝,以从未有过的速度穿好衣服,三两步冲到屋外,叽叽哇哇,手舞足蹈:下雪了,下雪了!我兴奋的拿手机乱拍,一边问哥,这雪算大吗?会垫起来吗?家人望着我的傻样都笑,哥告诉我这只是中雪,要能这样下一个小时就能垫上,我顾自兴奋着,看那万千只雪蝶在光秃秃的桑枝间盘旋,舞蹈,期待着那银装素裹的时刻,可是,最美的时刻并没到来,一会儿雪就停了,妈妈说预告得准,说是阵雪就是阵雪,而我胡乱拍下来的“雪蝶”也就在镜头里出现了几只,看上去不是雪倒有点像头皮屑,唉!郁闷!接下来几天的好天气彻底溶化了我的雪梦,年初三夜,南京火车站候车的时刻,收到信息提示,陌生的号码,没有文字,是两张图片,两张雪地的图片,是一个网友用手机拍了发来的,感动是那么轻易占据我的心,而事实上,我只回了两个字:谢谢!(噢,原谅我笨嘴笨舌,感激的话不会说)我们只是连对方姓名都不知道的网友,谢谢你记得,谢谢!(我想在冬天让让我许下2012第一个愿望:我想在夏天去听海,在冬天去看雪,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