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你是那风情万种的翠柳我就是那碧波绵绵的湖水

    期待(五)
         耿直第一次尝到失眠的滋味。
         关灯这么长时间了,除了透过窗帘映进室内的朦胧月光,能给人带来一点视觉的活力,室内宁静得连喘
     
    气声都听得清清楚楚。挂表的嘀嗒声,似乎在提醒耿直:时间在流逝,已经夜深了,要珍惜这宝贵的睡眠时
     
    间。
        他又翻过身,闭上眼睛。没成想,这一闭眼,竟然在眼前拉开了幻灯幕布,上演着这半年多来陪伴尤兰姐
     
    的一幅幅画面···
        尤兰姐姐走了,再也不需要每晚去接她放学回家了,失去了那种陪伴的温馨,好像也失去了一种人生的意
     
    义——失去了因保护尤兰而感受到的人生价值,心里真的有些空落落的,酸酸的。
        这一幅幅画面,是那么温馨,令他激动,也带来一丝惆怅。人道少年不知愁滋味,可是他现在感觉到了。
        以前,黑夜对于他就是睡觉,只要一关灯,用不了两分钟就已经进入了梦乡。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寂
     
    静的黑夜,却又让人心如此的不安稳。他辗转反侧,不知道折腾了多少个来回,总算迷迷糊糊入睡了
     
              
     
     
        他陪伴尤兰姐来到北湖公园。因为从北门进园的,首先迎接他们的是那一塘荷花。
        耿直有些雀跃地说:“哦,真好看。”快步走到荷塘边。
        尤兰也紧跟几步,撵上耿直:“嗯,真漂亮!”
        荷叶撑起了一把把翠绿的伞,把整个荷塘遮掩得密密实实,几乎见不到塘水。那荷花仙子,有的非常张扬
    ,婷婷玉立于伞盖之上,尽情绽放自己的粉红青春。那未经世面的小荷,在伞沿处探出有些羞红的脸蛋,偷
     
    偷地张望。
        尤兰:“你喜欢荷花?”
        耿直:“嗯。姐姐呢?”
        尤兰:“如此美丽荷花谁能不喜欢?不过,我更喜欢那荷下的水。”
        耿直:“为什么?”
        尤兰:“你看,这美丽的荷花是开在水里的。莲是离不开水的,没有水的拥抱,它连生命都不能维持,谈
     
    何开花呀?正是莲水相拥造就了这美丽的风景。”
        耿直:“嗯,还真是。”
     
      
        他们向南登上一座小山丘南望,正好俯瞰整个北湖。一湖碧水,被一座东西走向的跨湖桥分成南北两部分
     
    。桥上两侧是两排大柳树,湖的周围也都是高大的柳树。南部分,柳荫下散落着垂钓爱好者和游客,湖中泛
     
    着各种小游艇,飘出各种欢声笑语。北部分较小,却生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大柳树,竟然有一些是在湖岸上
     
    向湖面横长着,在和湖水亲吻。这边没有垂钓者,也没有游艇出入,非常幽静,漫步着成双成对的亲密游人
     
        尤兰拉着耿直的手,在北湖周围柳荫下漫步。湖水周围映着翠柳的倒影,还有周遭的各种高层建筑,所以
     
    ,湖上水下都是一片美丽风光,跻身在这旖旎的风光中,二人的心情都很愉悦。
        尤兰颇有感慨地说:“你看这翠柳和一湖碧水就这样静静地守候着,不离不弃。当徐风过后,荡起翠柳的
     
    婀娜风姿,湖水也会泛起层层涟漪。这种情意缠绵的情景,实在让人羡慕不已。”
        耿直并不能完全领会尤兰的话意。
        尤兰又对耿直说:“如果你是那风情万种的翠柳,我就是那碧波绵绵的湖水该多好呀,我们就可以一生一
     
    世都不离不弃地静静地守候在一起。”
        耿直笑笑说:“哈哈哈,那是不可能的呀!只能是姐姐幻想了。”
        尤兰:“为什么不可能?”
        耿直:“因为我们不是柳树和水呀。”
        对于耿直这种不谙风情的回答,尤兰似乎有些失望。
        少许,她又转个话题说:“你要是我的亲弟弟就好了,那样我们仍然可以永远在一起。”
        耿直:“你就把我当亲弟弟好了,反正我也没有亲姐姐。其实,有你这样的姐姐真好。”
        尤兰:“你真这样想?”
        耿直:“当然了。”
        尤兰有些忧伤地说:“可惜了,我们不是亲姐弟。”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转忧为喜,“幸亏我们不是亲
     
    姐弟,不然,真的不能永远在一起了。”
        耿直:“为什么?”
        尤兰:“傻弟弟,你想啊,姐姐要结婚出嫁,亲姐弟怎么能永远在一起呀?”
        耿直:“那怎么办?”
        尤兰:“我说了,幸亏我们不是亲姐弟,还有在一起的可能。”
        耿直:“又是为什么?”
        尤兰:“可以结成夫妻呀,不就永远相守在一起了。”
        耿直:“可惜了,我们不可能啊。”
        尤兰:“为什么?你不喜欢姐姐?”
        耿直:“当然不是了,我怎么会不喜欢姐姐呀?只是我们的条件相差太多,你人好学习好,已经是大学生
     
    了,可我还是个初中生,并且学习也不怎么着,我怕连大学也考不上的,我怎么能配得上姐姐呀。”
        尤兰:“真挚的爱情是不讲条件的,只要你真心喜欢姐姐,姐姐也真心喜欢你,这就足够了,我们就可以
     
    结为夫妻,一生一世在一起。”
        耿直:“那不委屈姐姐了。况且,如果我真的考上大学了,姐姐都已经毕业了,你还得等我好多年,那不
     
    太苦了姐姐了,我怎么会忍心啊!”
        尤兰:“只要你喜欢姐姐,姐姐不怕等,因为有人喜欢,等也是一种苦中甜。你知道吗?姐姐的心和魂已
     
    经给了你,如果你不离弃姐姐,我们就是同心同趣的一个人;如果你离开姐姐,你就带走了姐姐的心和魂,
     
    姐姐就剩下了一个空壳,一个行尸走肉,再也没有快乐,没有幸福···什么都没了。”
        尤兰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耿直看到姐姐哭了,也控制不住哭了,急忙说:“姐姐,你别
     
    哭,耿直永远不会离开姐姐,永远永远都不会的。”
        听到耿直的话,尤兰一把抱过耿直,止不住地情感释放,竟让她哭出了声来。
        这时,一些游湖的人围了过来,以为姐弟俩遇到了什么难事。
        一位老年的大妈近前说:“孩子,你们可不能想不开呀!”
        还有的人说:“得想法通知他们的家长,别闹出什么事来。嗨,一对可怜的孩子。”
        听到这些话,耿直突然一惊,醒了,原来是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