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当年追求我的穷小子如今变富翁,企通社后悔莫及

    今天上午天气闷热。天阴沉着脸。我快一点才赶到厂里上班。有点反常。
     
    原因是这样的,本来每天等装窑小弟电话,谁知今天等到十一点也没有来。我心里真纳闷?只好自己打电话给小弟。谁知电话已关机:你好,你拔打的电话已关机,想要留言请按壹。
     
    这是咋回事儿?我给小弟留言:小弟,窑装好了吗?今天是否要烧?
     
    到十二点四十过才见小弟回了个未接电话,因为当时我正外面吃饭,手机在床头充电。
     
    电话打回去,终于通了。对方也有点急:你还没有过去吗?十二点装好了!我手机没有电。所以打不出电话通知你。
     
    微信聊天窗口也留有相同的话。还致歉说:对不起!我手机没有电了。 当年追求我的穷小子如今变富翁,企通社后悔莫及
     
    我回他:没有关系,应该谢谢你才对。
     
    火急火燎往厂里赶。
     
    路上有零星雨花,大雨点。天上乌云翻滚,眼看一场暴雨降临了,但总算在狂风暴雨前赶到厂里。
     
    到了厂里,又接到小弟电话说:“我都有叫厂长,老板电话通知你,怎么没有告诉你。”
     
    我说:“没有关系,马上点火了。也许他们忘了,也许以为我总会来的。没有必要说。” 当年追求我的穷小子如今变富翁,企通社后悔莫及
     
    火点好不到一个小时,天降大雨。又急又大,仿佛天上倒水一样。令人恐怖的是厂房上漏水,厂里很快水漫金山。我发了两张图朋友圈。一个人个点赞关注。
     
    厂长不断打电话通知老板情况。我也向小妹报告。小妹问哪个地方会漏雨些。我指给她看。
     
    都可以养鱼了,不上了。上釉的江西小妹一边跺着脚一边发着牢骚,骂着鬼天气!
     
    小妹与厂长忙着用插车移走会漏雨处已包装好的纸箱。
     
    我则因为中午这一意外情况耽误要烧到八九点了。
     当年追求我的穷小子如今变富翁,企通社后悔莫及
      车到广东平远上举。已快十二点。
    添盛古车靠边停在一个叫“喜客饭店”的门囗加水。很快从饭店里跑出一个穿红衣的二十来岁的姑娘,姑娘动作麻利,拿了乌水软管抓着铁管梯蹭蹭蹭爬上去加水。
    添盛古一边招呼我们下车吃饭,一边打趣加水的姑娘:“阿二麻,店里有什么鲜货。”阿二麻非常大方地挺胸甩长发媽然一笑道:“你问伢阿爸。”
    店里主厨正是阿二麻阿爸。阿爸五十岁光景,矮胖,有点发福,一边上下翻飞炒菜一边热情招呼大家:“里边坐,里边坐。阿二妹风扇拿来开。”
    阿二麻年轻,却十分丰满。人称上举波霸。添盛古刚才路上就有预告说:“等下请你们到上举波霸阿二麻店里吃饭,让你们见识一下广东妹条的暴发力。”说得三个女人咯咯笑,除了美凤。两个都是嫁过人的。说起插荤打科毫不逊色。金凤笑添盛古道:“是不是又你吃过豆腐的?”
     
    添盛古回道:“我哪有这个胆?有贼心没贼胆,让我吃豆腐我还不敢。我天天走这条线,要被她告诉她阿爸。我的车岂不被他们砸了?”
     
    添盛古说这话时我马上联想到了上回上赤事件。想想也是,已经有一次教训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我说:“还记得上赤事件就好。”
    武松插话道:“也不一定哦!老鼠记吃不吃打。”
     
    添盛古道:“别随便污人清白。”
     
    林冲正经一点。说:“别说了,阿二麻下来了。”
     
    阿二麻加好水,从梯上滑溜下来。也不知咋弄的,上衣第二粒扣子也脱纽了。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阿二麻见几个家伙目光盯着自己的大胸,下意识将脱纽的扣扣上,但很快又脱纽了。看来胸大罩不住。我打趣道:“这是店老板有意叫她女儿诱惑顾客招揽生意的招牌。”
     
    嗯!的确是一个活广告。接着添盛古偷偷轻轻给我们说了个“花边新闻”:你们还别说,这阿二麻还真与我们那边的司机德贵有一腿。
     
    德贵?几个眼睁铜铃大。
     
    山丰下的童德贵吗?金凤感到惊奇。
    我嘻嘻笑:“莫不是当年追求过你吧?”
     
    金凤道:“还真被说中了,但他问我时我已经定了婚,都快过门了。”
     
    春凤附和:“这说明缘分不到。”
     
    林冲找了角落张圆桌坐下问:“你们说的德贵我也认识。中赤的老司机了。我在岩前钢友水泥厂开票时他经常来。”
     
    我对林冲说:“开票不是轻松活,怎又不干了?”
     
    林冲叹了口气:“不是不干,倒闭了。你没听说过吗?钢友广告牌都给人砸了!听说老总黃友炳非法集资了几千万。结果产品不合格。水泥做出来卖不出。卖出的凝结不好。给人告倒了。那时很多人套进去,到处被人诬为“农民欺骗业家!””
    说话间,菜已上桌。阿二麻端菜上来。依然“袒胸露乳”,添盛古故意问:“阿二麻,你见德贵司机过吗?”
     
    “伢唔晓得!好几日没有见到他来了。可能没有,有他肯定我店吃饭的。”阿二麻羞红着脸。
     
    几个会心一笑,桌上欢声笑语。我们有意支使添盛古:“去!叫阿二麻来倒酒。”那时酒驾没那么酽,何况乡下。
    添盛古也喝了点酒,兴奋起来说广东山歌好听,于是叫阿二麻::“阿二麻,来唱首山歌来听。”
     
    阿二麻也真大胆,当着我们大伙唱起山歌:“阿哥出门去南洋……”
    阿二麻歌声非常动听,将我们迷醉得不愿上车起程,添盛古一直催促:
     
    “走了,走了。回来我还要帮人拉一车砖子。”我猜他八成不是想去拉砖。只是借囗早一点返回家时来“喜来饭店”小憩。听说这阿二麻还真的可以提供那种服务,要真是这样。这个当父亲的也真够狠!与虎妞他爹有得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