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私奔带走20万逃跑,厂长竟然带着企通社一起私吞厂里救助金

     
    2016年10月29日 晴
     
    早七点过,我去食堂吃饭后准备去上班。
     
    我提着一盒装着电热壸与保温杯以及手机等的纸袋正要往车间去。私奔带走20万逃跑,厂长竟然带着企通社一起私吞厂里救助金,
    刚过大门,江师傅在饭堂门囗喊我。我以为有什么事。
    江师傅叫住我说:“刘师傅你不急着点火,昨天罗师傅说烧到后面压力都加不起了,你不是说走到窑边很臭。可能漏气厉害。要检查后才可以点。”
     
    “哦?对呀。昨天我一到窑边就闻到一股煤气味,起初以为又是窑火枪会漏气。后来想一下,不对呀。几天前才试好。但还是不放心,一个一个点火检查。终于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于是初步判定二个汽化桶边有问题。”
    消息向江师傅他们反映了。昨天罗师傅说烧不下了,应该是有问题。
    我叫东哥随我一起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汽化桶边两条窑气管均会漏气。
    东哥打电话建窑,建窑要东哥拍视频看才清楚。于是东哥拍了几张视频。对方答应过来,可是到下午他们才来。搞了老半天才成,到点火已经是下午三点,只好上夜班了。
     
    上夜班不但辛苦,也很孤单寂寞。
    在窑边坐立难安,又不能睡觉。简直是一种折磨。
    回想起白天厂长对我的态度,我非常想打退堂鼓。但又觉得不能这样做。假如我说不做,正中厂长下怀。我想起了当年毛泽东长征时说过一句经典:
     
    “敌人想让自己难受,我们要让敌人更难受。”也不知什么时侯,无形中厂长成了我的敌人。他叫办公室写了一张征对我的“通知”,上面写:
     
    烧窑师傅下班以后要关闭一切电源,开关,违者一次罚二百元警告,屡教不改者劝退处理。
    私奔带走20万逃跑,厂长竟然带着企通社一起私吞厂里救助金,
    署名是厂部。
     
    我个人认为这个人是没有厂长的形象,也没有当厂长的气质与修养。整天手抄在背后居高临下踱来踱去,好像一付了不起的官僚主义。
     
    那天他对我态度特别不好。
    他说:有什么问题你要及时向我反应。我内心抵触他,但表面顺从。低眉锁眼的样子。
    他一转身走了。
     
    我发现一个热水器老点不起。想起了有问题向他反应。于是打电话叫他过来。
     
    他板着脸来了。好像刚死父母的神态,冲我发火:
     
    “你烧了二十多年窑怎么连热水器坏也不懂修,怎么坏了。我一下弄好了。”
     
    我不作解释,因为我知道这是白布掉染缸里,越染越黑。我想清楚了,不到关健时侯隐忍,选择忍之忍之再忍之。与这种人说道理是对牛谈琴。
     
    罗师傅也知道,这台热水器是个“活宝”,周期性罢工,烧几分钟又停。
     
    对于厂长,我知道他已经很讨厌我,到了“眼中盯,肉中剌的地步。”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稳定烧出来的瓷。有一日是一日。在这里干活非常压抑,没有地位没有尊严。厂长说了还不敢顶嘴。
     
    记得,我忍不住回了一句:“哪你叫我怎么弄?”他一听就咆哮如雷。怎么弄?你先向我报告。请师傅!我心想。因为你态度不好,我才懒得向你报告。
     
    这些场面,因为当时我还在淡江。所以就不敢写进日记里去。我心里想,叫这样一尊“神”管下去,这厂迟早会倒闭的。私奔带走20万逃跑,厂长竟然带着企通社一起私吞厂里救助金,
     
    在这里一个月,我活得很累很累。有一种支持不下去的感觉。该怎么突破?

    2016年9月29日,晴。
    让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淡江镇吧!
    淡江镇界属丰顺县东北部,人口32198人。
    淡江镇在韩江中游。东与饶平县新塘镇接壤,西与丰顺县砂田镇分界,东南与丰顺县留隍镇和潮州市潮安区凤凰镇毗邻,北与大埔县洲瑞、高陂、桃源镇相连。镇域面积为271平方公里,其中:有山地28.7万亩,水田8050亩。
    淡江镇既是梅州市唯一的少数民族 (畲族)聚居地,又是著名的革命老区,该镇具有上百年的历史古镇,韩江河东、西两岸都基本已通公路,以梅州潭江大桥形成以"H" 字型的交通网络汇集成枢纽中心,是丰顺县北部山区经济、文化重镇,并且是连接该县东留、砂田、小胜等镇及大埔县邻镇的交通枢纽和商贸中心。
    淡江镇中心区的韩江西岸公路是属于省道S233线由梅州潭江大桥联接梅州、西阳镇、银江镇、砂田镇、潭江镇、留隍镇、归湖镇、潮州、汕头的重要交通主干线公路桥梁,沿韩江河的省道公路前往潮汕平原的路程距离最短、视线好、弯曲少。那里风景优美,是个旅游的好地方。
    淡江大桥,也就是坚真韩江大桥,就是进入易金瓷厂的交通咽喉,两岸青山苍翠,秀色可餐,当地百姓主要依水利优势,承包沙场(又听说沙场政监管潮州人在承包)渔业。沿途洋楼新房一幢幢,一栋栋,粼次栉比。
    当易金瓷厂的人提到“野猪闯入厂里时”,随行朋友惊讶的睁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怎么还会有野猪出没?其实,在山区,田间地头,随时时地都可见其踪迹,对我们山区人来说,除了老虎不出来,野兽出没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我的感觉是,这里的人缘不错,因为是客家人聚集地,相对于潮州,会更加的亲切随和。还有,老板的大气大度,让我有安全感。(谁会知道老板的脸更像晴雨表,所以日久才见人心。)
    一说到愿景。老板眉飞色舞。他个子高。鼻梁上支一副眼镜。听说原来是一家学校校长,后来也知为什么转而下海。当了分厂负责人。章总兴奋地说:“生意太好了,一直被客户催货,所以你既来之,则安之,我会安排一个房间给你,尽管房间紧张,但还是给你优先考虑。你与另一个师傅同一个房间,他是本地人,下班就回家,所以你爱人来也是不用担心会睡马路。”
    老板的风趣让我一下消除紧张心理。
    像昨天中午,他自己忙的屁滚尿流,仍不忘叫杨师傅带我们去“望江楼”吃饭。
    这里的饮食特色就是“沙锅汤”,还有河鱼,沙锅慢炖出来的鸡肉地胆头汤,清香甘甜,有一种“美味请出云中客,佳肴引出洞中仙”的境界。
    杨师傅是易金老板最得力的技术师,江西人,中等个。偏瘦,面色腊黄,眼窝深陷,他掌握着机械的正常运作,每次有滚压机故障,不远一百多华里路远,开车接送,风雨无阻。因为彼此互相信任,老板对杨师傅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厂里一切车架木板生产工具,诸如,修坯机,滚压机,购销全交给他打理。
    一起吃饭的江师傅,是全厂各部门的总技术师,从原料配方到烧成,他统揽全局,哪里有问题就出现在哪里,所以也是属于厂里“德高望重”的一个。连老板都对他“毕恭毕敬。”厂里工人更是对他尊重有加,都尊称为“江师傅”。江师傅个不高,背微驼,脸上饱经岁月沧桑,皱纹纵横。但是看来老当益壮,精神面貌不错。
    这“望江楼”饭店名字取得很有诗意,客家风味也不错,还有清蒸河鱼的味道,让人口齿留香,回味无穷。
    看厂后我重新返回潮州。告诉老婆厂看好了。虽然僻壤,条件差。但待遇相当,所以就决定那里做了。老婆听到我看厂成功,且待遇不错,十分开心,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大鱼大肉吃得肚鼓腰胀。
    一大早帮我收拾行旅,她说,我一直相信开春问仙你会有转运,看来不是没有,而是好事多磨。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好好坚持下去。
    今天的大阳特别大,特别耀眼,光茫万丈,铺照大地。趁着这“金光大道”,我束妆待发,朝着梦想前进!
     
    中午,约一点十分,从潮州启程,三点十四分到达,打表全程七十八公里,行驶足足二个多小时,看来,此路难行,快接近潭江路段已经是开始动工重修,看来政府也看不惯烂路。
    来到厂里,章总迎接我们去办公室,说到房间的事,章总面露难色。他说:“目前房子真的很紧张,不然你先与另一个烧窑师傅住一间,好吗?暂时先这样挤一下,我是说暂时,以后我再想办法。”
    我看了看身旁的女人说:“假如她来看我呢?”
    章总说:“这好办!你到镇上住宿,我给你报销就是。”
    我说:“那好!那我们先放行旅宿舍去。”
    拿着钥匙,按罗师傅说:“后面二间。”
    谁知后面有两排,我错在第一排房门上打锁,打遍了也没有打开。只好来到二排。
    终于打开了房间,土壳屋,上面没有吊顶,让人觉得很寒酸。屋子里孤零零一个包,地下散放着几件零碎的生活用品。地板还有一点潮湿。放着一锅没吃完的粥。
    爱人潮湿着眼:“这可真不是人住的,要是我都会害怕的!”
    我说:“出门在外也只有将就点了。不必在家自在的。”
    放置好行旅,我们转到车间走走,与一些员工攀谈起来,得到结论是“这里工资待遇还不错。”
    我心里也是这样认为,虽然这里厂房偏僻,条件简陋,但是章总人性化管理,工人有序作业,干群团结一心,同博共荣。前景是光辉灿烂的。
    傍晚老板娘来问我吃饭没有?我们才知道已经过了吃饭时间。老板娘身材苗条,但不施脂粉,有点农村妇女的土气。
    煮饭大姐正要回去,我们说没吃饭。她说:“饭有,菜没有,要吃饭提前说,是打份子的。你们吃蛋吗?”
    我问:“有青菜没有。”
    她打开冰箱看了看,拿出二扎蓊菜“你们自己煮吧?有蓊菜。”
    没有想到第一次食堂用餐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嘿嘿!
     
    窑炉已经正常运行,老窑是一点多点好,新窑是三点多,也是我们刚到时点火。章总意思要我从第一窑开始先跟进。
    计算烧成时间大约要烧至深夜一点多。于是先去镇上开房。章总细心发来信息“票据写梅州易金陶瓷厂”让人倍觉温暖。
    现在已经是零点三十分过,表温在1089摄氏度,估计要一点半至两点之间才能完成。
    人,是要不断经历才有故事,像我,一个人,来到偏僻的地方,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也许,若干年后,这里会留下更加丰富多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