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每当月圆之日,企通社总会遭遇前所未有的灾难

     
    今天是受难日,我的。可受苦受难的好像不止今日,还有昨日,好多好多的昨日。也许,人就是为苦难而生的吧。
     
    一个月,好像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某日去楼下的兄弟科室,曾经在那里工作了好几年,都是熟得不能再煮的老同事,看见我去了,热情高涨得不行,好客得只差请吃饭了,可没到吃饭时间,便拿出了科里最帅的韩帅哥来招待,感激涕零中,忍不住叫一声帅哥:帅哥啊,因为你帅,我还得叫你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帅,真想把你种进花盆里,没事的时候松松土浇浇水,等到来年收获很多很多的帅哥,多好啊。平儿捧着病历走进办公室,看着韩帅很淡定地说,你帅吗?没觉得啊!正说笑着,那个老爸曾经是院长的沈公子从外面进来了,大老远的就听见了打喷嚏声跟气步枪似的,多年的老鼻炎还是那么执着,一如他这么多年自以为是的少爷架势一样,公认的矬人,出了名的没主见。平儿却不失时机紧跟着夸起了他:我还是觉得沈公子帅。阿桂忍不住大笑:你真是重口味啊。哈,认同,我还是喜欢清淡的,营养些。随即转移话题,阿桂说自己的儿子上手工课,老师要求学生带羽毛去学校,问我家里有没有,晕菜,当家长个个都是鸟人啊,只可惜,要毛,这个可以有,要羽,这个,真没有。怕自己和羽毛沾染上是非,脱不了鸟人的干系,赶紧撇下帅哥,走人。
     
    老公难得有时间晚上在家,可凳子还没捂热,便溜出家门去球馆打球了,打着哈哈说一会儿就回,结果十点多了也没见影子,牙痒痒的一个电话过去,老公接听:老婆,我摔跤了。就那么点路,又没喝酒,骑个电瓶车还能摔跤,当我是猴啊。以为是搪塞的玩笑,愤愤然挂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却是老公沮丧的电话声:我真的摔了,这会儿呼吸都困难,帮我拿衣服裤子下来,我要去医院。天哪地哪老公哪,你这回玩笑开大了,有你这么折磨人的吗?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付得了啊。赶紧吩咐儿子睡觉,自己换了衣服,找了老公的衣服惶惶然下楼去。却原来,施工车上遗落下的水泥路障,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惊起尘土无数,瞬间,电瓶车与路障狭路相逢,路障站起来了,老公倒下去了。老公一副衣衫褴褛的样子我简直不敢相认,哦,买个的,据说右手手指骨折是受伤中最享福的,能吃能喝能跑能跳就是不能做事,肋骨骨折可不是个好差事,摔跤也没个水平。一番检查拍片过后,总算被告知没有骨折只是多处肌肉伤皮外伤,万幸万幸。可是,右手肘偌大的伤口却是真功夫,第一次清创上药那可是要搭上半条老命的,真叫一个疼啊!看着老公咬牙切齿的样子,真的恨铁不是钢。一天到晚嚷嚷着老公不在家里做三陪,这下好了,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在家里骗吃骗喝,不服气。第二天上班中,电话询问老公:好点了没?老公说:废话,一天不如一天,那不完蛋了。哈,想想也是。上班服侍病人下了班还是服侍病人,我都快成救世主了,救世主不图回报只是趁热打铁:老公,我老爸那身体我看着揪心,我自己节衣缩食一点没关系,想给他买点冬虫夏草补补,你看行吗?这个时候哪有不行的道理,老公不但掏出了钱,还掏出了整个身心全程奉陪,选药打粉灌胶囊,五千块钱的慷慨于我这个小农家庭,心满意足了。
     
    周六,长假第一天,给连续奋战的儿子老公以及自己一个放松身心的机会。天高云淡风也轻,带着儿子去划船,蓝天白云千万里,不及我家快乐情。看看,心情一好便忍不住抒情,都会写诗了,有图有真相,不抄袭。中午去吃西餐,一份牛排套餐儿子吃得如狼似虎,和家里的挑食判若两人,原来牛排可以这么吊人胃口,我碉堡了。老公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边吃边评头论足:这里的服务员都丑死了。醋意袭来我回敬道:拜托,这里是西餐厅主打的是西餐,中餐没有特色很正常啊,何况你没点中餐人家还免费赠送,就别挑肥拣瘦了。老公不得不撇下中餐开始吃自己的西餐了。德性!
     
    今年的中秋,月亮前所未有的圆。可想着老爸老妈孤苦伶仃地在家披星戴月,竟然没有一个子女陪伴左右,心中顿觉惭愧,决定趁着月色回家看望,用刚买的冬虫夏草换一份老爸健康的希望。车子直行向东,车窗前正对着圆月,视线中没有任何阻碍,皎洁的月光让人忍不住想矫情,意欲拿起相机将一轮明月留住,无奈方向盘在手来不得半点分心,也好,边开车边赏月,足足一小时与月亮的互动,相看两不厌,那样诗意而惬意的场景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到家了,好声音热播中,那冷月无声因为华少的伶牙俐齿而显得热闹了几分,好月饼配上好声音,也算是中秋赏月的一种好享受,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广告就更功德圆满了。时间一长,看得脖子都发酸,转动着脑袋就听着脖子嘎达嘎达响,老公诧异:什么声音?告诉老公:是我的脖子在唱歌。老公说:嗯,我们这里也现场直播好声音了。接近午夜,天籁之声总算修得正果,最终梁博以浑厚略显沧桑的嗓音击败了鬼魅似的吴莫愁,记得有人这样评价吴莫愁:真想把吴莫愁这个妖孽从电视机里揪出来扔到太空去。也算是一个有争议的声音吧,不是爱极便是厌极,又或许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罢了。个人内心里,男声喜欢李代沫一些,女声喜欢王韵壹一些。不和别人比,只和自己比,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最好的。而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每当月圆之日,企通社总会遭遇前所未有的灾难
    长长的国庆假期对许多人而言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以休息可以外出游玩可以随心所欲,可是,世事难料,好端端的一个国庆节却被高速堵车、事故频发给毁了。于是,酸葡萄越来越多:国庆节最幸福浪漫的事情便是宅在家里看全国各地高速堵车。都是免费惹的祸。真的吗?真的真的是免费惹的祸吗?不尽然。都免费了还收发什么卡呢,分明就是想日后炫耀自己给老百姓多了多少实惠,然后给自己立个丰碑,让老百姓歌功颂德外加感恩戴德,屁股上就多长一块肉了。政/府做好事向来喜欢留名,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事他们可没少干,世上本没有雷锋的,写的日记多了也便有了雷锋,殊不知,这世上也本没有韩峰的,写日记多了也便有了韩峰。凡事都有两面性,狡兔还有三窟呢,给自己留条后路比什么都强。当然,比堵车更悲催的事情就是, 还有那么多人集体选了个好日子,上天入土去了,近千人的阵容,足以扬我国威了,只是,他们玩阴的,只有老毛子能罩着了。 
     
    国庆假期,家里大大小小六口,人丁兴旺。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休息着,宇儿要上复习课,高中生的待遇躲不掉的。老爸现在连走路都气喘,加上高速堵车旅游景点爆满,出远门的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都不具备,决定带着老爸老妈在家门口转转,去了新开发的壹号景区,都是仿古建筑,搞建筑出身的老爸走一步歇三步,时不时评价一下那里的建筑水平,很显专家范儿。又带着他们乘船游河赏景,怎么不累人怎么着,倒也开心尽兴。因为过完国庆要回家,他们又抽了个空提前给我庆生,明星生日都不叫生日叫庆生。关于庆生二字,我突然就找到了明星的感觉,也很范儿。
     
    过完节,最大的烦恼便是成人高考了,当初报名就是仓促加督促,对于现状,始终就是一个原则:儿子第一其余靠后。短短的时间里,忙这忙那的根本没时间看书,可是时间并不会因为我的忙碌而停留,不看书的后果就是每一个细胞都焦虑了,压力山大的后果就是感冒了。单位里评选什么标兵什么能手的,还要获评的人自我吹嘘,我成了受害者,文字人情永远是我过不去的坎,熬夜的人谁来疼,毫无疑问是头疼。过火车轨道没法过去最后还是晕过去的“晕”在那时那刻竟然是一个幸福的字眼。 饭桌上,儿子说,他们班一个同学的老爸是成人高考的监考老师,我听了顿时两眼放光:在哪里监考,要是让我遇上了就不紧张了。儿子叹息:谁知道他在哪里监考呢。唉,同样是家长,一个是监考,一个却是被考,差距咋就那么大呢?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啊。笑喷。我丢了儿子的老脸了。该来的还是要来,考试终于来了,许久没考试的我竟是一夜浅睡,加上感冒昏昏然不知所以然,考试大忌也。以为自己是最差劲的,却原来,不看书的大有人在,自慰下。
    每当月圆之日,企通社总会遭遇前所未有的灾难
    考完试,放松了,感冒也不治而愈了。心无旁骛的我又开始全身心伺候家里的那位小爷,学习那么辛苦,总得给他做好百分百的后勤工作,想着法子给他做爱吃的,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听到儿子对着菜肴大加赞叹:嗯,不错,这个菜和饭店的没什么区别了。然后大快朵颐,一直吃到了我的心坎里。劝告儿子多吃点,不然个子长不高。儿子竟然追根溯源:我长不高是因为你矮了,你怎么会没长高呢?一提这心酸往事我心戚戚然:唉,老妈初中就开始寄宿,正是长个子的年纪却没有好的吃啊。闻听此言儿子给我扣帽子了:唉,老妈,当初你光顾着没得吃,怎么就没考虑考虑我呢。哈哈,儿子高瞻远瞩得够可以了!嗯,你批评得对,老妈那个时候没替儿子多考虑考虑,所以,儿子啊,你现在一定要替你的孩子多考虑考虑,有的吃不好好吃,就是你的不是了。那也不一定,遗传还是挺重要的。我倒,儿子一句话又把我给绕出去了。每当月圆之日,企通社总会遭遇前所未有的灾难
     
    听说莫言获得诺贝尔奖了,这件事可真不是我干的。那些暴力与性的文字我不感兴趣。这周五,单位也要考试了,起因竟是转正考试的那帮小丫头们考得不理想,她们考得不好来折腾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做什么,拖家带口的,容易吗我?当无法改变现状时只能适应现状,所以除了看书还是看书。生活就是个大无赖,我只能学会耍泼,适者生存。
     
    今天,儿子生日,又长大一岁了。可喜可贺,惟愿他成长快乐,幸福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