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这个夏天因为有了脆瓜的回忆,变得温馨可人起来!

      夏天了,各种瓜果蔬菜充足的季节。你看那卖西瓜、桃、葡萄、李子的小摊占满了街道。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正是瓜果收获时节,县城里涌进来的商贩大部分都来自农村的瓜农、果农。你看那黄瓜顶花带刺儿,西红柿像个个红灯笼,长长的豆角、金黄色的南瓜、绿油油的长角辣椒……你再看那滚圆的西瓜,翠绿的外衣,都是刚摘来的,那把儿上还带着几片新鲜的绿叶。那嫣红嫣红的久保桃,闪着诱人的光泽。那一串串紫幽幽、绿莹莹得像玛瑙石的葡萄,挂着一层淡淡的白霜,让人看了就垂延欲滴。离老远就闻到一股扑鼻的清香,走近一看,原来是白皮甜瓜,那白色里还有几缕金黄线条的点缀,甭说吃,光闻一闻那香甜的气味就已经醉了。这个夏天因为有了脆瓜的回忆,变得温馨可人起来!
      
      每天我都要到街道上转悠一圈,每回都是满载而归,而今天却令我失望了。我沿着街道一路看去,竟怎么也找不到我需要买的东西了。在将要走到街道尽头的时候,终于发现了我要买的,哇,脆瓜!只见那瓜长圆筒形,外皮光滑,纵长线条里透着玉一般的绿。不吃,瞧着就这般可爱了!
      
      一看到瓜,我就想起小时候。从小土里生土里长的孩子,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困难年代,窝窝头、咸菜、野菜没吃腻,红薯粘粥没喝够,而这最常见的脆瓜也没吃够。这个夏天因为有了脆瓜的回忆,变得温馨可人起来!
      
      过去生活拮据,日子困难,钱恨不得掰成两半儿花。对于吃就不提什么讲究了,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已经不错了,更别说什么水果了。印象里,那绵软的大白桃,是销往别处的,我们吃不着。偶尔吃一次,也得等人家桃树园子里的桃快收获完了之后,买一些价钱便宜的残次品来品尝。这也是父母得下狠心花钱。而脆瓜则不同,我们可以通过生产队集体分下来,公平品尝。这不需要花钱,每人一份,按斤按量公平分配。
      
      夏天里最高兴的事儿,莫过于生产队里分瓜了。每到此时,我们小孩子兴奋得像过节一样。当放学回来的我们,看到那绿莹莹的瓜放置在屋内的大簸箩里的时候,我们的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放出光来。哇!有瓜吃了!有长条的,圆的,粗壮的,细弯的……当我们迫不及待地伸出小手去拿的时候,娘会轻声制止:“别忙,还没给你们分份儿呢!”娘为了防止我们相互之间争抢,也为了公平,每回都要分成均匀的等份儿。这样每人就只有享用自己那份儿。她把那些圆咕噜蛋子和粗笨的脆瓜分给我们,剩下的细长的蛮瓜切成瓜菜。娘把菜板剁得山响,那长条的脆瓜,便听话地在娘的手里魔术般变成了丝儿。娘切得很有功夫,斜斜的刀刃下去,薄如蝉翼的瓜片应声而落,而那一块不规则的瓜瓤成了我们嘴里的美食。娘一边切,一边把切剩下的瓜瓤递给我们。切到最后,还会把那小小的黄瓜把儿贴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看着有趣,我们也会向娘要个来,贴在自己额头上。凉凉的,好舒爽呢!我们看着各自额头上的黄瓜把儿,便不由得笑出声来。父亲抄起蒜锤,把包好的大蒜捣成蒜泥儿。倒上雪白的蒜泥,淋上香油和醋,一盘脆生生、绿莹莹、香喷喷的凉拌瓜菜摆在了饭桌上。吃饭时,我们纷纷拿起筷子,把瓜菜放入口中,那清脆的咀嚼声便不约而同地响起来。一会功夫,那瓜菜便风卷残云般吞入了肚中。吃完了,我们打着饱嗝儿,便急着去坑边洗澡,临走还不忘拿起一个脆瓜,边啃边往外走。那肚子呦,撑得圆圆的,滚滚的,都弯不下腰了!
      这个夏天因为有了脆瓜的回忆,变得温馨可人起来!
      生产队里分瓜,持续了很多年。平时都是父母去瓜园里去分。有时这光荣任务也会轮到我头上,应该说这是一件美差。你想,有比亲自去分劳动果实来的愉快吗?生产队分东西得提前通知 ,或相互口头告知,或打铃通知。家家户户派出一人来,去某个地方分什么东西。一般地点都是在地里。比如分花生、分红薯、分柴禾……像分瓜,地点必须在瓜地里的。男劳力们大多都在地里干活儿,来的只有一些家庭妇女、老人和孩子。
      
      一路上,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们挎着竹筐或拿一个编织袋,边走边说笑,身后必然会跟几个孩子,前呼后拥。队伍称不上规整,三三两两,陆续不断。还没等到呢,就已经有回来的了。看着分回来的分量不轻,没分到的人们马上高兴地加快脚步往前行。
      
      每个生产队都有自己的菜园。管理菜园的,大多都是上了年岁的老人,帮忙干活的也只有几个妇女。每个菜园都要有一两口好井。井是砖砌成的,口小,内径越往下越宽。多年的使用,那井壁上满是暗青色的苔。井边安置的类似于辘辘井样的装置,不是人工提水,而是借用牲口带动,那铁链便从井内导出,水便汩汩流淌出来,顺着长长的水沟源源不断地流入田里。那压出来的水清冽而透明,泛起些微的白沫。我每走到那儿,都要忍不住去戏耍一番。看着清凉的井水,我忍不住伸手掬一捧送入口中,凉凉的,还带点甜,好舒服!
      
      地里种着绿油油的蔬菜。茄子秧长得格外茂盛,小小的茄苞顶着一朵朵藕荷色的小花;那大葱老了,顶上的葱娃娃饱胀得要裂开来;一畦畦韭菜嫩生生的伸展着细长的叶子,那一簇簇茴香精神抖擞,密密匝匝;那西葫芦已过了旺盛期,叶子有些枯黄,里面仍在生长着为数不多的葫芦,更加显眼。
      
      小路旁边种着大片的瓜地,就是我们吃的脆瓜。只见那瓜秧全都匍匐在地,长长的瓜蔓覆盖了整个地面。虽然如此,那大大小小的脆瓜,还是禁不住寂寞,悄悄探出头来,看着这个新奇的世界。你看,圆圆的,长长的,弯弯的,顶着淡黄色花儿的,挂着一层绒毛的,都还不成个儿,嫩嫩得不忍心去摸它。
      
      路边空地上已经堆满了摘来的成型的瓜。生产队会计一手拿账本,一手拿算盘。那时分东西都是按人口,有多少人分多少东西,不分大人还是小孩,每人一份。分瓜也如此。会计的前边必放一台秤,喊到谁家的名字,便把秤调到该分的斤两上,随着另一位双手不断地拿瓜的动作 ,那秤砣便慢慢儿抬起来了。一家的瓜分完了,接着又分下一家。瓜分的多少,看收获多少。一般瓜刚下来的时候,每人分得一二斤;等到瓜大部分下来的时候,每人要分六七斤。
      
      夏天里分瓜,有瓜吃,就成了孩子们的节日,于是我们天天盼着分瓜,来一饱口福。记得我最爱吃的是那圆圆的像个皮球样的瓜蛋,一口咬下去,那瓜瓤甜甜的便满口留香。那绿衣脆瓜,长得粗粗笨笨,却极为酥脆,汁儿多味美。最为咬着费劲的,是那绿绿长长的蛮瓜,发艮,滋味有点酸,因而在这些瓜中不受推崇。一般情况下,会把它们切成瓜菜吃。
      
      脆瓜也好,甜瓜、西瓜也罢。到快要成熟的时候,这瓜就成了人们眼馋的东西了。这时,瓜地里会搭起一个小窝棚,里面有了看瓜人,日夜看守着,以防有不轨之人来偷瓜。
      
      看守瓜地的多半是老人。大概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守候。其实派年纪大的人看瓜,不一定是看得住人。试想如果偷瓜的是壮小伙子,你又能奈他如何?所以“看”也就是看的是“心”。作为一个正常人来讲,是不屑于偷的。为了个瓜,落得个贼的名声 ,实在划不来。作为偷瓜之人的也就是半大孩子做的事情了。记得小时候,常跟一帮姐姐们下地打草拾柴。那时候还分不清是好还是坏,于是那偷瓜人里面便有一个我。比我大好几岁的姐姐打头,在前探路;还有负责转移老人注意力的,后面跟随着好几个。鬼鬼祟祟,匍匐而行。有先遣,有掩护,有冲锋的,颇像一场战役,而这样战战兢兢的结果就为偷几个瓜吃。结果有意思了!老人虽然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可耳朵灵。听到这方有动静,大喝一声:“谁,是谁在那儿?”一帮人便跟头咕噜地跑出来。其实看瓜的老头是我爷爷,按当时来讲,跟爷爷要个瓜吃,绝对没问题的,何苦要跟着一帮来起哄。也许这就是愚蠢的从众心理吧!
      
      后来地承包到户,再想吃瓜就自己种了。瓜地就在屋后,便于管理,也以防别人偷。其实,就是个瓜。生活条件好了,吃个瓜是不成问题的。把地平整好,脆瓜子是事先泡发芽了的。种瓜的时候上些底肥。那小苗苗在父母的浇水施肥中渐渐长大。娘是拾掇瓜的行家里手。哪时打心,哪时压蔓,都非常按时。因为娘的精心管理,我家的瓜接得格外多。自家吃不了,还要送与左邻右舍。
      
      娘知道我爱吃,每回瓜收获以后,最先告诉我们去带,而我可以趁此机会回去看看父母。其实我吃不了多少,家人和我口味并不相同。就像这脆瓜,我的儿子和丈夫都不屑看一眼的。因为我爱吃的东西,既不像西瓜般又沙又甜,又不似甜瓜般香甜浓郁。有的只是清淡脆生。瓜结得多了,娘便一遍遍催我,我便不耐烦地对娘说,“娘,我每回去,光路上花费就够买不止一倍的瓜了 。”这时的娘便不再吭声。其实到后来慢慢才懂得,娘喊我回去,哪里只是让我带那几个瓜啊!她那是想我了,想让我多回去几趟陪陪她而已。而这一切我最近几年才觉察出来。好糊涂好粗心的自己!
      
      去年父亲去世了,责任田也租给了别人。春天里,娘又想起了种瓜。我劝她别种了。可她说:“知道你们爱吃脆瓜,我多少种点呗,还有那几分地,又不麻烦。”我没能挡住娘的执着。前几日,娘又打电话来,让我去带瓜。“娘,我的胳膊不得劲,您把那些瓜送给邻居家吧!”说完这句,我又怕娘失望,马上改口,“好吧,我过两天就去!” 我果真去了,娘早早把准备好的脆瓜装进袋子。
      
      昨天,娘失望地告诉我,今年的瓜种得不好,没怎么结。我忙劝她,下年别种了,大街上有的是卖的。花点钱就能饱口福。我不知娘听进去没有。
      
      其实我还是想吃娘种的脆瓜。因为那瓜里有亲情的味道!
      
      夏天的话题离不开炎热,而在这个炎热的夏季里,我再次想起从前有脆瓜、吃脆瓜的日子,这种回忆的犹如一股清凉的风儿,吹进我心田。我知道这种清凉来自我的家乡、来自我的父母、来自我的亲人……
      
      这个夏天因为有了脆瓜的回忆,变得温馨可人起来!
      
      难忘那翠绿的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