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可是对于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能赡养公婆还是该给予

    父亲堂兄弟十个,除去整天骂大街横行乡里的大伯父亲就算老大了,二叔是老九。二叔做过父亲的学生,二叔成绩不好没少挨父亲的教鞭,所以二叔一直畏惧我的父亲,婚变以后的十几年一直刻意躲着父亲,直到我奶奶去世,二叔从广州回家和二婶一起来到我家。父亲已然奔八耄耋老人威严不再看着二叔二婶慈爱有余。二叔二婶走后父亲长长叹了一口气:龙龙妈到底熬出来了。
      
      我不赞成父亲的说法,一点不赞成。
      
      龙龙是二叔的孩子16岁高三了一米八几大个儿,阳光帅气,二叔发福了像个大老板的样子,难得的是二婶居然也是开开心心的样子。
      
      费解。其实二叔二婶的故事我写过两回,只是好几年过去了,好友增减了不少,二叔二婶的故事也有了新结局,索性再罗嗦一次吧
      
      二叔其实比我还小一岁,九十年代初二叔从部队探亲回家,二婶经人介绍和二叔相亲。于是世上又应验了一句成语,不,是两句:一见钟情、相见恨晚。
      
      二叔一米八大个,160多斤标准的美男子体型,浓眉大眼二婶长得嗨,还是拿我娘的一句话来形容吧:她二婶长得和宋祖英像一对双胞胎!于是就是那俗话双双坠入爱河!二叔转业进了交警队,俩人结了婚,一年后添了个大胖小子。虽说日子不大富大贵,总也滋润的很,新婚燕尔,恩恩爱爱蜜里调油。
      
      日子不惊不澜的过着,时间长了,人家说牙齿还背不住咬着舌头,何况俩大活人,磕磕碰碰的难免有了言差语失,好在没有什么大是大非,时光平平静静的流淌着。如果安于平淡也许也就白头偕老了
      
      后来手头有了闲钱二叔置办了一辆拖挂,也挣了一大笔。然天有不测风云,那车出车祸了,赔了个盆干碗净还拉了一屁股债。恰此时生猪大涨价,政府放无利息贷款扶持养猪业,二叔挣钱心切就辞职养猪,不料因为那年生猪大涨价各地养猪业纷纷上马,第二年生猪大跌!生猪掉价,二叔一时间疏于管理死了不老少,于是雪上加霜!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于是吵吵闹闹成了家常便饭。再遇上债主上门,二婶嘟嘟哝哝俩人拳脚相向也渐渐习以为常!
      
      生活逼进死胡同,穷则思变,路的尽头还是路。于是二叔的战友让二叔去广州打工,于是拉开了悲剧的序幕
      
      二叔二婶不在一起打工,二叔能说会道再加上一表人才,老板的女儿看上了二叔,初始二叔也一实相告,拒绝了那女孩。二叔对婚姻的忠诚和对人的坦诚反而让那女孩愈发感觉二叔的可贵。于是愈发加紧了追求二叔的脚步。本来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二叔一落魄狗熊呢,渐渐的忽略了二婶的音容笑貌。咱也不是写小说就不杜撰故事情节了,总言而之最后二叔堕落了,不姓季了,改姓陈了,陈世美么!
      
      可叹二婶还再为还债务努力打工呢!再后来闹非典,二叔的新女人怀孕了,二叔怕传二婶耳中,就哄着二婶非典了你回家带儿子吧,百年大计儿子第一呀,可怜二婶就被哄回来了!
      
      后来,那离婚协议就递到了手里,二婶懵了。连忙回到广州,二叔躲起来没见着,倒是见到了那女的,那女的也没怎么嚣张,她劝二婶和二叔离婚她说如果二婶离婚她可以适当的赔二婶一笔抚养费。
      
      二婶自然不干,那女的就说:也许在你的眼里我是第三者,可是如果你们的婚姻不出现问题我也无法插足,我反正是跟定他了,你觉得你和我他选择谁,实不相瞒我怀孕了,你愿意告重婚,我们去蹲监狱,二年后法庭见,他反正是穷光蛋你爱咋咋,你如果离婚我赔你20万。
      
      二婶也没同意离婚也没告重婚,就怏怏回来了。从那以后二叔就没和二婶照过面!无论亲戚还是朋友都劝二婶离了吧,也不知二婶咋想的;就这么不咸不淡不言不语的带着儿子在街上摆个小摊熬着。那年二婶28!
      
      二叔按学期的給儿子寄生活费教育费,还给儿子买了电脑,爷俩不时视频聊天,只是不再理二婶。二婶真的是个好妻子从不在儿子跟前说二叔的坏话。十年过去了二叔那边已经儿女成群了,仨孩子了都。那时候小二婶子只生了一个女儿就不打算再生了。
      
      小二婶子她妈是睿智的她说:不论人家离婚不离婚,龙龙总是你老公的儿子如果你没有儿子你所有的一切以后都会是龙龙的。于是小二婶子又生了一女一子完成了人生的目标
      
      二婶的姐夫和我老公喝酒说了一件事说他老丈人也就是二婶的父亲也不支持离婚。他临终前告诫自己心爱的小女儿:你若是不离婚就必须规规矩矩干干净净做人,就安安分分的守着公婆和龙龙安安生生的过日子,龙爸再没有良心他也不可能起诉离婚,假以时日他一定能和你和好
      
      我听了只能呵呵,和好,红颜逝水,度日如年怎么算?而且南方那个小二婶子会离开二叔么
      
      我回家的时候看着二婶眼角隐现的鱼尾纹,我就纳闷了,人家背叛了婚姻抛弃了你,要搁我那个混蛋不离我都不干,不爱了就散呗,人家过得热火朝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折磨自己算怎么回事?难不成你也打算步大奶奶的后尘么,大奶奶是大爷爷带个野女人跑路了,自己一个人抚育两个年幼的女儿赡养公婆直至公婆老去还披麻戴孝送终!守了51年孤独终老的时候我们村老私塾送了一块牌匾:三四之一!难不成作为新社会的女性你也想百年后落一个三四之一么,我觉得这不是褒奖女人,这是在抽女人的脸!
      
      二婶呀,希望你走出偏执,打碎心灵的桎梏,走向春天寻觅属于自己的幸福!
      
      注:三四之一,三从四德数第一。
      
      过了两年又两年,期间二叔来家离过两次婚,均已二婶以死相逼不了了之。本来我以为这就是事情的结局了。结果事情却是这样的:那年暑假二叔二婶的孩子我的族弟小龙考上了上海公安大学,二叔回家来带儿子去上海体检顺捎着就带着二婶去了上海旅游一圈,虽然回来后二叔就走了,至于何年何月再回来不得而知?呜呼哀哉!但是二婶从此脸上就有了笑容。
      
      这里插播一个段子:说一个年轻人像一个女孩求爱,他含蓄的问她:你愿意不愿意死后埋入我家祖坟【我们这里叫做入老林】
      
      那二婶的笑容可不可以理解为:二叔已经同意二婶百年后入老林了呢?
      
      村里的女人男人们都说:小龙妈妈终于熬出了头了!我的吗哎,这头熬得也代价太高了吧。这头熬得也就是说二婶再熬个到死能入人家老林了,这老林里都不知道二叔自己入不入?能完整的叫着茂友媳妇【我二叔叫茂友】了吧。
      
      要是我情愿死无丧身之地【这个破腾讯真的和谐也,这个成语居然打不出来,妈的】,情愿一辈子叫季红梅!
      
      悲哉,二婶
      
      后来剧情真的又有了反转了,也不是二叔告别小三回家了,而是二婶的坚贞感动二叔不再提离婚,二叔的母亲五奶奶去世二叔只身一个人回家奔丧据说带二婶去街上买了衣服以示和好,再后来龙龙考上大学二叔二婶俩人一起把龙龙送到上海,然后借机带着二婶旅游了几天,再再后来龙龙大学毕业二叔回来给儿子托战友安排了工作,南方小二婶子大方的在北方的小城给龙龙买了房子。幸福的二叔就这样享受了齐人之福,只是如果家里没有生老病死的大事,二叔几年也不从南方回来一次,二婶在儿子大学毕业后收了小摊在中学部食堂帮工,顺便照顾年迈行动不便的五爷爷二婶的公公
      
      因为当事人是鄙人血亲所以鄙人不好随便评论,就实事求是的恭录二叔二婶的故事与此
      
      附:大奶奶的传奇
      
      故事得追溯到上个世纪。20年代初期,那个大爷爷是爷爷的堂兄弟。大爷爷生得好,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可惜肠子太花!大爷爷和大奶奶十几岁就订了亲,在大奶奶尚未过门时,风流成性的大爷爷就和后邻张家小媳妇勾勾搭搭,为了拴住儿子的心太爷爷在大奶奶15岁时就和大奶奶的父亲商量好娶进了门。大奶奶年轻时什么模样过去科技不发达未见过照片,不过我眼中的大奶奶已是花甲老人在我印象中她是慈祥和蔼的。你想想一个15岁的小丫头怎么能拢得住丈夫的心。
      
      本来就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何况15岁的黄毛丫头怎么和风情万种的情人相比?大奶奶的到来没有止住大爷爷寻欢的步伐。好在太爷爷太奶奶是明事理的人,自知儿子不对也总是苦口婆心的规劝,对媳妇万分都呵护,好歹就这么过来了几年。后来大奶奶长大成人,添了一双可爱的女儿,大爷爷依然固我,想那张家的男人真够胎熊的【方言窝囊废之意】媳妇偷汉子这么多年竟能忍受!
      
      可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花事终还是传到大奶奶的耳中,大奶奶不干了,大奶奶伙同公婆对大爷爷再教育从苦口婆心发展到拳脚相向,大爷爷能打老婆不能打父母,每每鼻青脸肿!大爷爷不思悔改反而背着父母在大奶奶面前撂下狠话:有你哭的那一天
      
      大奶奶极其有气节的说:有夫如你,不如守寡
      
      不幸大奶奶一语成谶:在大奶奶的二女儿尚不会叫爹爹的时候大爷爷带着情人抛妻弃子扔下高堂白发下了南洋而且一去不回头!
      
      大奶奶年仅20余岁,花骨朵一样的年纪,在现在还能在父母怀着撒娇呢!大奶奶人前没流一滴泪,任劳任怨的抚养幼齿,赡养【仇人的】高堂!而且在太爷爷太奶奶百年后风风光光的安葬!
      
      伟大的大奶奶!
      
      故事延续到八十年代末,守了60多年寡的大奶奶去世,我爷爷感于大奶奶的高义,由于农村有女儿送殡一场空的风俗,让我父亲风风光光的给大奶奶送终!大奶奶的棺木前老学究写了四个大字:三四之一!【嘿嘿,你懂不?】
      
      其实我并不是宣扬那个万恶的欺凌妇女的三从四德的吃人教条,可是对于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女人,能赡养公婆还是该给予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大奶奶死后大爷爷有了消息,想和女儿骨肉相认。大姑姑已不在人世。二姑姑悲沧的笑了:我原来还有父亲么?可是我的记忆里只有母亲挪着小脚在田里劳作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