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福建卓越新闻网 | 福建新闻网

国内最新最全的福建卓越新闻网网站

    您的位置: 主页 > 专栏 >

    两次失败的结果是老公短期内由此戏称我为魔鬼天使

     
      1 你给自己打过针吗?反正我打过。
      
      那家伙,老害怕了。
      
      高烧不退,家里没人,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还不想麻烦别人,只能自己动手了。
      
      找出备用药和备用针管,做注射前准备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劝自己:没事,不就是小疼一下嘛,有什么呀!
      
      侧拧着身子给皮肤消过毒之后,准备下扎。运了运气,没下去手。想放弃,想想头重脚轻的感觉,还是不行。于是劝自己:我就不信,扎一下能怎么样?!
      
      虽然这样说,可腿还是有些发软。
      
      心一横,狠着劲儿往肉上扎去。再一看,天呐!半截针头还在外面露着呢。接着条件反射“扑哧”把针又拔出来了,不由的惊呼一声“哎呀!真疼!”
      
      其结果当然是白扎一针,白疼一次了。
      
      2 每次想起自己一个人给一周岁多的儿子打针,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
      
      那次是半夜,搂着浑身滚烫的儿子犯愁,口服药已经喂了还烧,半夜让老公回来带我们去医院也不太现实。
      
      只能自己给儿子打针了。
      
      一岁多的孩子什么都懂,举着针管对坐在床上吓的大哭的儿子好言相劝,轻言发烧不打针引发的恶果。要不说儿子懂事呢,哭着也不忘记点头同意。
      
      一手举着针管,一手半软半硬地把儿子按趴在床上。无可奈何的儿子一边哭一边使劲勾着头往后看我拿着针管的手。好在小身子不动。就在我刚把湿凉的消毒棉球往他小屁股上一擦的时候,儿子瞬间打了个冷战,骨碌一下翻坐过来,和我面对面了。
      
      这时想想可笑,那时真的又气又恨。
      
      有些事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失败后的恼羞成怒让我迅速把儿子按趴在床上,一条腿跪压在儿子腰上,另一条腿跪压在儿子双腿上,这下儿子就被我牢牢控制住,任凭他哇哇大哭,手起针落,顺利完成任务。
      
      搂着哭的满头大汗的儿子,当然心疼加心酸了。
      
      前不久还和儿子谈起给他打针的事,他当然不记得,但送给我的一句话是:妈妈,你可真狠。
      
      3 第一次给老公打针,确切的说应该是输液,可是惨败。
      
      那也是很多年了,好像刚结婚不久。估计老公也是第一次躺在自家的床上,作为病人享此殊荣。看着为他忙来忙去的我,受用的很。
      
      同时自己虚荣心作怪,也想趁此显摆一下。
      
      其实有句话:医不自治。说的是医生。对于打针、输液,尤其给离自己最近或者最亲或者很熟悉的人扎针,我们也是有心理障碍的。当然,工作经验已经相当丰富的人除外。
      
      如果被扎的是陌生人,就算再怕针,他也不好意思有所反应,给我们的感觉也是放松的。因为陌生,在一个情字上生疏很多,我们也不会太在意结果,越是这样,越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心情也放松,越容易一针见血。
      
      给自己亲人或很熟悉的人打针就不一样了,ta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血管,一个劲问:好扎不?好扎不?生怕你扎不上。
      
      为了安慰ta,自然说好扎,好扎。同时心里不断对自己说:一定要扎上!
      
      越是这样,越是扎不上。扎不上,拔下来,重扎。因为自己的失败,导致亲人的疼痛自然会心生愧疚。一边安慰,一边重新开始。
      
      此时特能体会与理解运动场上失利运动员的心情,走不出失败怪圈。
      
      。
      
      4 多门手艺多条路。不过,我会打针并非就要去当护士,况且医院也不让。现在的医院都分工明确,没有执业证也不会让你串岗工作。我们医院各个岗位上的同事,大部分都会最基本的打针、输液以及简单的因病调药。
      
      就算不刻意去学也会,不是有句话说嘛: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